久久书院 - 网游竞技 - 大周浮生在线阅读 - 第一百四十三章 借刀

第一百四十三章 借刀

        在黎珩回到九溪府衙之中后,没过多久,一个消息便传遍了九溪。

        据传卫谦因那日护卫不利受到了主公的冷落,丢官罢职,受到刺激后便拜别了家人,外出游历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与卫谦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杜洪一家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被黎珩以护卫有功为名重赏,一口气加封了三千亩封地,甚至连家中子嗣也有封赏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前被杜氏举荐过的杜洪次子杜彬,更是被黎珩大张旗鼓的召见,在众人之前大赞其才华独具,当场任命为刑狱司提刑一职,并以其为主,娄仲厚为辅,全权清查遇刺一事。

        通过这一系列的恩赏,一时之间,主公要重用杜氏一门的消息传的到处都是,恩荣无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都给我搜!”

        如今杜彬意气风发,他按照黎珩给出的刺客首脑尸首位置很快便将其带回,并查清了身份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即带着刑狱司人马气势汹汹的找到了贼首所经营的棺材铺,一脚便将门板踹开,身后差役们如狼似虎的冲了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真是晦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杜彬捂着鼻子进了铺子,嫌弃的看着铺子里摆放着的各色棺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不是晦气,这都是杜提刑的鸿运啊,如今查到了刺客们的窝点,想来要不了多久便能水落石出,到时候杜提刑你可就成了大老爷面前的大红人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娄仲厚跟在杜彬身后进了铺子,扫视了一圈,笑呵呵的夸赞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娄大人,话是这样说,但我看那些刺客即使有同党估计也已经逃了,实在是不好查,也许过段时间等主公消了气,这事也就放下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可说不准,贼首想必也不会想到自己会死于大老爷之手,这铺子里极有可能会留下其他线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人目光随着差役们的动作四处游移,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谈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里有发现!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名差役激动地呼喊道,二人也没了功夫再闲谈,三步并作两步,赶上前查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铺子的账本?”

        差役发现的是一本簿册,用一个红漆木盒装着,一看就是很紧要之物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...”

        杜彬随意将簿册取来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刚刚翻了两页,他表情面上的悠然之色就不翼而飞,脸色逐渐变得难看起来,捏着簿册的手指也因为过于用力而有些发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有些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瞥了一眼身后正在观瞧的娄仲厚,额头微微冒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杜提刑...你要是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查,我看你还是禀告大老爷为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娄仲厚笑眯眯的盯着杜彬,躬身建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......

        九溪府衙,杜彬在娄仲厚的逼视下,最终还是心里一横来到了此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贼首的尸首各方辨认后,已确定贼首乃城内一家棺材铺的东家,其名为乐知慎,六年前来到九溪,目前不知原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从贼首所经营的铺子中搜出的名册,这上面详细记载了与其合作的本领人士,涉及人员之广触目惊心,属下不敢自专,特将此呈于主公,该如何处置还请主公定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在将清查经过尽数为黎珩禀告后,杜彬低头将名册双手呈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杜司长伤养的如何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黎珩接过名册,但是却未曾翻看,转而关心起前几日在遇刺时受了内伤正在休养的杜洪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蒙主公挂念,有了主公赐下的伤药之助,想来要不了多久便能复旧如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就好啊,你转告他,好好休养些天,别落下暗伤。至于这名录...我就不看了,你尽管放手去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黎珩语气温和,仔细交代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主公,列名其中之人绝大多数为九溪属衙官吏,属下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谋逆犯上罪不容诛,不管涉及到什么人,该怎么办,就怎么办,你的才干我是认可的,有什么阻力直接来找我便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杜彬还未说完,黎珩便将话头打断,给名册内人员的罪过定了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谨遵主公令谕,属下定当竭尽全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杜彬闻言按捺住心中的想法,伏而再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行了,尽快去办吧,别走漏了风声,让贼人同党走脱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杜彬二人退下后,黎珩脸上温和的笑意才慢慢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次虽然他拿真正的幕后主使柳岑没有办法,但柳岑送给他了一个整顿九溪官场的极好借口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前在登峰时制定的六章律虽然也被搬到了九溪来,但时间尚短,遵循这之前的惯性,百姓极少上告,同时不法差吏互相串联,实际施行中阻力重重,难以对有问题的差吏定罪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等不了慢慢引导百姓贯彻六章律了,他太缺钱了,领内到处都要花钱。

        田赋如今收不上来,只能从商税想想办法了,要发展商贸首要条件便是吏治清明,解决队伍中的硕鼠首当其冲。

        没错,刚才杜彬呈上的那本名册根本不是什么贼首所书,而是黎珩伪造后放到棺材铺里,专门等着杜彬和娄仲厚一同搜查棺材铺时“发现”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上面所载,皆是娄仲厚抵达九溪以来,搜集民间见闻后查有实据的各衙劣迹差吏名录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么做的原因,自然是为了借助杜家在九溪士族间的影响力,为所有硕鼠送上一口“棺材”。

        黎珩不怕有人从蛛丝马迹中看得出来这是他有意为之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今他作为遇刺案的受害者,清查刺客同党天然具有正当性,以此作为借口,可以将一切阻力消弭无形。

        而重用杜彬查案就是第一步,有杜家人挡在前面,可以维持住自己这个主君的形象,也能分化各家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有些可惜此前杜家举荐的子弟中没有其家中嫡子,但杜彬身为次子也有个优势,那便是好鼓动的多,未来不继承家业的他根本不会在乎家中原本的那点关系,更适合作为他的白手套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不担心如今还在休养的杜洪怎么看,杜洪是个聪明人,就算隐约有些猜测,也会顺水推舟,为主公担下这次整顿中利益受损之家的愤恨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今能拿三千亩地作为补偿已经够了,再说杜洪也不一定能按住如今求功心切的自家次子。

        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