久久书院 - 都市言情 - 开着房车,去古代逃荒种田吧在线阅读 - 第5章 女儿奴

第5章 女儿奴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异想天开,小心翼翼的抱起闺女,想找找闺女身上有没有啥天赋异禀的地方,万一那就是穿越回去的触发密码呢?

        然而,折腾了半响,直到把小闺女闹醒,都一无所获。

        听着闺女不满的哭声,顾欢喜没好气的道,“你闹醒的,你负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好,我负责……”嘴上应的很痛快,但手脚显然不协调,俩人上头都没有长辈了,他早就做好准备给媳妇儿伺候月子,做饭、洗衣服早都练出来了,压根不是儿事儿,唯一有挑战性的就是怎么带孩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为此,他还特意从网上买了个仿真娃娃来练手,学着怎么抱,怎么拍打不吐奶,怎么洗脸洗澡换尿布,他看着教学视频练的可认真了,可这到了真正验收成果的时候,手脚咋就不听使唤了呢?

        顾欢喜见他手忙脚乱,不知道先干什么好,只得一步步的吩咐着,“先换尿布,原主倒也准备了一些,但麻布还是太粗糙了,用咱车里的吧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必须用咱车上的啊,那可是我赶集特意给咱闺女扯的细棉布,买回来洗了又用开水烫,还在大太阳底下暴晒了几天……”许怀义一边忙活,一边嘟囔,换完尿布,顺便把外面的包被也换上了新的,之前那个是用旧衣服改的,还打着补丁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赶紧去泡奶粉,没看你闺女还在哼唧吗,肯定是饿了。”顾欢喜见他抱着收拾的焕然一新、又香喷喷的闺女笑得跟二傻子似的,不得不提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,对,对,怎么把这事儿给忘了,天大地大,吃饭最大,瞧我闺女瘦的……”许怀义心疼坏了,满脑子都是咋喂胖闺女,于是,豪爽的泡了满满一奶瓶。

        顾欢喜,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那奶瓶足有两百多毫升啊!

        爷俩虎儿吧唧的,一个敢喂,一个敢喝,顾欢喜只能当那个虎口夺食的恶人了,约莫着喝了三十毫升左右的时候,嗖一下把奶瓶拔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,”……“

        不光当爹的懵,阿鲤也懵懵的睁着大眼,不满的挥动着小拳头,嘴里呜呜的叫着,两条小腿儿也胡乱蹬着,看起来委屈极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立刻疼的跟什么似的,“媳妇儿,再给闺女喝两口吧,你看她饿的,肯定没吃饱,就刚才那点能管啥事儿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顾欢喜晃了晃奶瓶子,面无表情的道,“你看她喝了多少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不以为意的道,“不就是五十吗,不多啊,闺女这么瘦,多吃两口不碍事儿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顾欢喜气的横他一眼,“之前白看那么多育儿书了,孩子刚生下头个月,那胃才多大?一次喝的太多,压根消化不了,对胃也是种负担,还容易吐奶,三十毫升最合适,以后要加,也得循序渐进,不能由着孩子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疑替闺女委屈,“可她还没喝够呢?你看她馋的,伸胳膊蹬腿儿的,多让人心疼啊,这可是咱亲闺女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顾欢喜无语的翻了个白眼,没好气的道,“我也不是后娘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再喝几口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行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媳妇儿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求情也没用!”

        媳妇儿一脸冷酷无情、决不妥协,许怀疑能咋办?只能委屈巴巴的抱着闺女哄,只是时不时的就扫顾欢喜一眼,那控诉的眼神……仿佛她十恶不赦。

        顾欢喜都给气笑了,她算是看明白了,这铁憨憨就是个女儿奴,以后可不敢指望他管教孩子,八成一点规矩都立不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几分钟后,阿鲤小包子秀气的打了个呵欠,闭上眼又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不错眼的看着怀里的闺女,简直爱不释手,连去厨房搅动熬煮的鸡汤,都不舍得放下,那叫一个黏糊。

        见状,顾欢喜只得又出声当恶人,“赶紧放下,孩子不能光抱着,万一抱习惯了,可就撒不开手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想也不想的道,“那就不撒手呗,闺女才多大?就这么点分量,还能累着咱俩啊?等长大了,咱想抱也没机会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之前那育儿书真是都白读了啊,学渣就是学渣,学过的知识,转头就都还给老师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还在唠叨,甚至,还抱着闺女到她跟前显摆,“你快看看,咱闺女长的多招人稀罕呐,这眼是眼,鼻子是鼻子的,嘿嘿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顾欢喜面无表情的盯着他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终于察觉到不对了,眨巴着眼,心虚虚的解释,“那个,我就是想跟闺女多培养一下父女感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欢喜冷笑着问,“现在培养完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立刻识相的点头,“培养完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欢喜咬牙,一字一字,“那、还、不、放、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放,这就放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轻手轻脚的把闺女放回了摇篮里,转身讨好的给媳妇儿捏起肩膀,把人伺候的雨过天晴,这才商量起正事儿,“你说咱俩搬去山脚下那套小院子里住咋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乍听这话,顾欢喜愣了下,反应了片刻,才回了神,“你是说,原主……喔,就是我亲爹那三间土坯房子?”

        以后可不能再说原主了,既来之、则安之,不然万一在外头露出什么痕迹来,被人当妖怪烧了可就冤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点点头,“刚才我去抓药时远远看了眼,房子没毛病,打扫干净应该就能住,再说,就是差点儿,也比这里强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欢喜冲他似笑非笑的挑起眉,“你愿意顶着上门女婿的名头去住岳父的房子?不怕被人背后指指点点、说闲话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闻言,许怀义立刻挺直脊背,“天地良心啊,媳妇儿,我可从来没有大男子主义,上门女婿就上门女婿呗,我又不在乎……”表完衷心,又忍不住吐槽,“原主两口子都够傻的,放着能自己当家作主的舒坦小日子不过,非得挤在这里给老许家当牛做马,简直蠢透了,咱俩可不能接这个班,不然还得被他们搓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欢喜沉吟道,“搬出去自然是最好,不过咱们不能跟这头的关系闹得太僵,还是得迂回着来,最好让他们撵我们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不解,“干啥弄怎么麻烦?我这上门女婿的身份很多人都知道,又有文书在,许家想不放人都不行,衙门里都备案了的,咱只管走就行,他们不敢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欢喜叹了声,“你这脑子啊,得亏咱穿的是许家这样的小门小户,要是搁在那些官宦权贵大家族里,你都活不过三集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,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媳妇儿又要教他做人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