久久书院 - 都市言情 - 开着房车,去古代逃荒种田吧在线阅读 - 第9章 歪打正着

第9章 歪打正着

        一直沉默着没说话的许茂元忽然出声,“怀义,你先起来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伯?”许怀义犹犹豫豫的,看了这个,看那个,一副不知道咋办的表情,怎么瞧都是个软弱窝囊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现在,屋里的其他人都觉得自己以前太天真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起来再说话!”许茂元板着脸,微微加重了语气,“你又没错,跪着干啥?男儿膝下有黄金,站起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,我听大伯的……”许怀义这次麻利的站起来,目光略有些愣愣的,透着几分憨直,细看,眼底一片澄明坦荡。

        许茂元叹了口气,“你刚才那些话,在这屋里说说就罢了,切不可传到外头去,对你,对咱许家,都不好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一脸的委屈,“我也不想说,可不说出来,娘误会我不孝咋办?”

        赵婆子闻言,差点一口气没喘上来,“你,你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茂山目光沉沉的扫了她一眼,啥话没说,就让赵婆子垂下头去,大概憋的太狠,手不受控制的哆嗦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心里冷笑了声,视而不见。

        许茂元拍了下桌子,一锤定音,“谁敢说你不孝?你都为这个家……做到那份上了,还要怎么孝顺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话是冲着许茂山,也是冲着赵婆子说的,当初提出给顾家做上门女婿时,他就不同意,许家又不是走投无路,哪里需要家族子弟做这种牺牲?

        太丢人,简直辱没祖宗。

        可等他去阻拦时,那份利欲熏心的文书已经尘埃落定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借着翻旧账,他才能发泄一下火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伯……”许怀义的情绪说来就来,立刻红着眼圈,一副被感动到哽咽的样子,“谢谢您,有您这话,我死都瞑目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茂元当即不悦的斥了声,“胡说八道个啥?啥死不死的,好端端的晦气!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忙从善如流的呸了几声,“您说的对,我得好好活着,我还得完成岳父的嘱托,照顾媳妇儿,养大闺女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茂元点点头,带了几分关切的问道,“你媳妇身子咋样了?吃了焦大夫的药,可有好转?”

        总算等到这话了,许怀义忧心忡忡的叹了声,“还不知道,眼下瞧着……唉,焦大夫说,吃完那几副后再看看吧,就算救回来,以后,也干不了活儿,还得用药养着,不然……唉,我现在一点办法都没有,最后那点嫁妆也让我卖了,我又没啥本事,挣不了几个钱,这以后难道只能看天意?唉,真有那一天,我也活不成了,只能一死,向我岳父谢罪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一番长吁短叹,意思表露的再清楚不过。

        要银子!

        没银子,就是逼他们小三房去死。

        屋里顿时沉寂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王素云揪着心,暗暗给自己男人使眼色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仁却没收到,他完全沉浸在自己复杂的情绪里,他想不通,明明一开始喊老三进来是要算账的,咋就稀里糊涂发展到现在这一步了呢?

        许茂元等了一会儿,见还是没人吭声,心不由往下沉,干脆把话问道了许茂山脸上,“这事儿,你咋说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茂山一脸为难,长叹了声,“大哥,我能咋说?家里的银子,唉,是他娘管着,你问问吧,能拿出多少来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茂元还不等张嘴,赵婆子就嘶声叫起来,“没有!一文都没有!家里早就揭不开锅了,穷的一天吃一顿饭,眼看着就都扎脖子等死了,哪还有银子去看病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闻言,立刻做出一副震惊到不敢置信的表情,“一文都没有了?那五弟读书可咋办?听说考秀才,光报名就得十几两银子啊,每个月的束脩也要二两,还有笔墨纸砚啥的,这要上哪儿弄去?难道要让五弟回家种地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赵婆子听了这话,简直恨不得咬他一口,“你竟敢咒你弟弟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无辜的道,“没有啊,我就是好奇问问,是您自己说家里一文钱都没有了,先不说我媳妇儿吃药的钱,那五弟读书的银子从哪来?”

        赵婆子呸了声,“你媳妇儿算啥东西?她能跟你五弟比?你五弟那是天上的文曲星下凡,你媳妇儿就是一贱命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闭嘴!”许茂山冲她喊了一嗓子,转头对着气的脸色铁青的许茂元解释,“大哥,她头发长见识短,你别跟她计较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茂元拍着炕几,“行,我不跟她计较,我就只问你,这事到底咋办?你也甭拿旁的话敷衍我,你有多少家底我心里有数,咱村里人也不都是瞎子,有眼明心亮的盯着呢,你住着大瓦房,怀玉还在镇上读书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缓了口气,他语重心长的道,“你就算是不看怀义跟他媳妇儿,不看你那过世的亲家,也不在意咱许家的名声,难道你也不替怀玉想想吗?他是读书人,读书人最重啥?要是让人知道因为供他读书,害了嫂子的命,他就是文曲星下凡,也没用!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茂山面色终于变了,这威胁,直击要害。

        见状,王素云急了,用力推了下许怀仁,许怀仁这会儿也总算清醒了,还难得生出急智来,“大伯,您忘了一件事儿,怀义,怀义他现在是顾家的人啊,早就跟许家没关系了,不过就是暂时住在许家而已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茂元愣住。

        赵婆子却激动的嚷起来,“对,老大说的对,这小畜生早两年前就是顾家人了,他媳妇儿看病抓药,是死是活,那是顾家的事儿啊,凭啥要用许家的银子?天底下就没有这样的道理!全村人都知道,顾家跟许家是两家人,白纸黑字,都在文书上写着呢,说破大天去,那也是两家人,既然是两家人,他媳妇儿是死是活,凭啥要连累我们家怀玉的名声?”

        一番疯狂输出,赵婆子心里痛快了,看向许怀义的眼里有着毫不遮掩的恶意和快意,她从来就不喜欢这个儿子,从来就不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许茂山也放心了,不过面上还是做出一副纠结不已的表情,“大哥,你看这,这事儿闹得,唉,都是我没管好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茂元神情僵硬的问许怀义,“你还有啥想说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想说啥?他现在高兴的想出去放鞭炮庆祝!

        原本没打算怎么着,没想到歪打正着,竟是成了!

        他可真是个机灵鬼!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按捺下激动,做出一副哀莫大于心死的表情,“我没啥可说的,大哥说的对,娘说的也都是事实,我从来都没有选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只有离开这个家一条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