久久书院 - 都市言情 - 开着房车,去古代逃荒种田吧在线阅读 - 第19章 去当铺卖琉璃

第19章 去当铺卖琉璃

        从粮铺离开,许怀义表情凝重的顺着街道往前走了大约一盏茶的功夫,就找到了一家当铺,门脸看着很气派,牌匾上写着盛隆阁三个字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抬头打量了几眼,就抬脚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当铺的伙计正无聊的拿着块抹布擦拭着柜台,听到动静,脸上刚扬起的笑,在抬头看见来人一身的布丁短打时,又悻悻的落了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有事儿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也不介意小伙计一副狗眼看人低的模样,点点头,“这里是当铺吧?啥东西都能当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小伙计撇撇嘴,“你当咱这里是收破烂的,啥不值钱的都要啊?行了,这里不是你这种人能进来的地方,赶紧走,别耽误我们做生意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一边说着,一边撵人,脸上的鄙夷和嫌弃毫不掩饰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深吸一口气,默念着媳妇儿的提醒,尽量不在外头惹事儿,这才维持住了平静,不过声音冷下来,跟夹着冰渣子似的冻人,“莫欺少年穷,你怎么就知道我身上没有贵重的东西呢?贵铺开门做生意,就是把上门的客人当成要饭的打发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小伙计被他说的愣住,触上他那双没多少温度的眼,一时间竟瑟缩了下,“你,你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时,从里间走出来一个中年男人,穿着绸布长衫,脸上续了胡子,看起来很是庄重严肃,眼里却透着精明,他不动声色的打量着许怀义,开口问的却是小伙计,“怎么回事儿?”

        小伙计弯下腰,忐忑不安的喊了声,“姚掌柜,他,他说要来当东西,小的就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姚掌柜还有什么不明白的,摆摆手打断,对着许怀义客气的道,“这位客官,是小店的伙计无礼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甭管人家是真心还是假意,总之道了歉,许怀义就顺着台阶下来,同样摆出客气的态度,“没事儿,掌柜的客气了,都是误会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姚掌柜心里的疑惑更深,他从未见过这样的人,明明穿了一身得补丁,却偏偏没有穷酸气,尤其是神情,没有半分拘谨不安,从容的像大户人家的少爷,他态度更谨慎了,“敢问客官想当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从怀里随意的掏出个东西,往他手里一递,“您先给瞧瞧,看这东西能值多少银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姚掌柜接过来,虽也存着好奇心,可也没太当回事儿,他在当铺干了十几年,啥稀罕东西没见过,就没想过会有什么惊喜,然而,当他一层层打开外面裹着的麻布,露出里面的东西时,他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,差点就惊呼出声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小伙计就没这份忍性了,脱口而出,“琉璃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声,惊醒了姚掌柜,下意识的把麻布又盖上,而动作也变得小心翼翼,生怕给摔了,再看许怀义,神情就恭敬多了,还热情的把他请到了雅间。

        小伙计反应过来后,也很有眼力见的跟着端茶倒水,态度殷切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由始至终,不卑不亢。

        进了雅间后,姚掌柜两眼发光的细细摩挲着手里的琉璃摆件,摆件并不算大,大概一巴掌多点,造型是一匹马,前蹄扬起,像是在飞奔的路上,极为神骏动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,这马雕琢的并不多精致,毕竟不是啥大师作品,可胜在材质,晶莹剔透,显得就惊艳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也非常难得一见。

        姚掌柜爱不释手,心跳的都快失衡了,这可是宝贝啊,有价无市的宝贝,要是由他的手献上去,那他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缓了片刻,他才镇定下来,视线落在许怀义身上,暗自思量着,该给个什么价格合适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从容不迫的端着茶碗喝,动作既不似贵人们的斯文优雅,却也不粗鲁,就很自在。

        姚掌柜心里有了计较,却还是忍不住试探道,“客官想当多少银子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闻言,笑的一脸憨厚,很是实诚的道,“我当然是想银子越多越好了,可这做生意,不能一厢情愿啊,得咱们买卖双方都乐意才能成,所以,还是姚掌柜先出个价吧,我要是觉得成,那咱们就一手交钱,一手交货,要是不成,那咱就再商量商量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这番话说的实在,人看着也老实,可姚掌柜却不敢小觑,敛眉沉吟片刻,竖起两根手指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眨巴着大眼,“两千两?”

        姚掌柜,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得是穷疯了吧?

        “难不成是两万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姚掌柜给呛着了,端起杯子喝了几口,才顺过气来,干笑着道,“客官就别拿小店打趣了,老夫说的是二百两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高深莫测的“喔”了声,然后,就没有下文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屋里的气氛顿时僵持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到底姚掌柜先沉不住气,再次开口,“客官要是不满意,咱们可以再商量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痛快的点头,“那商量吧,掌柜的还能再给加多少?”

        姚掌柜试探的问,“五十两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嘴角抽了抽,内涵他是二百五吗?

        他不吭声,就盯着姚掌柜看。

        姚掌柜狠狠心,豁出去一般的道,“一百两,不能再多了,再多小店也拿不出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察言观色的本事还是在线的,他看得出来,这个价格,还能再往上涨,并没触及到姚掌柜的底线,但他却不打算再要下去了,银子多了也会烫手,适可而止才是明智之举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,他在深思熟虑一番后,无奈且痛惜的道,“行吧,三百两就三百两,唉,亏大了,这琉璃可是无价之宝啊,要不是急用银子,我也不会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说一半,留一半,给人无穷的想象空间。

        姚掌柜确实脑补了不少东西,不过再怎么敢想敢猜,也没想到这所谓的无价之宝,其实就值几十块钱,换算到眼下,大约就值一斤麦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三百两的银子,许怀义要了二百五十两的银票,剩下的就是白银了,他头回见古代的钱,努力克制住不土包子的好奇表情,等交割清楚,离开走的远了后,才避开人从怀里拿出一锭银子来欣赏。

        当铺给的是银元宝,一锭就是十两,他也不懂成色如何,就觉的银光闪闪,很是圆润喜人。

        难怪包水饺要捏成元宝状呢,确实招人欢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