久久书院 - 都市言情 - 开着房车,去古代逃荒种田吧在线阅读 - 第22章 捡了个儿子

第22章 捡了个儿子

        前后不到一盏茶的功夫,人跑了个干净,若不是地上还留着血证明刚才有劫匪来过,就许怀义那淡定的态度,旁人见了只会以为啥都没发生过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擦干净砍刀,正准备要走,忽然从旁边的小树林里走出一个……孩子,看模样,也就四五岁大,穿着一身麻布衫裤,一张脸却生的粉雕玉琢,像极了年画里的漂亮娃娃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最叫许怀义觉得惊诧的是,那孩子穿的寒酸,像底层百姓的装扮,偏他身上有种让人无法忽视的气质。

        让他脑子里,瞬间闪过那句“莫欺少年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几乎笃定,这孩子必不是池中物,将来长大了定会很有出息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孩子背着个包袱,走到他跟前,仰着脸定定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双眼,黑白分明。

        嗨,这气场摆的,许怀义没忍住,主动问,“你有事儿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问的随意,心里却再次暗暗警惕起来,既然有行侠仗义走天涯的梦,他自是看过很多这方面的书,总结出一条,女人和孩子,千万不能小觑,不然容易吃大亏。

        若他没猜错,刚才这小子就一直藏在树林里看,也不知道打的啥主意。

        难道是等他们两败俱伤,他再跳出来捡漏?

        而且,他走出来的神情太过平静,一点都不像四五岁的孩子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小子抿了抿唇,眼里的情绪总算丰富了些,像是极为不情愿却又无可奈何,或者还有那么一丝破釜沉舟的孤勇,“你要儿子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?”许怀义惊呆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果然不是普通人,张嘴就是石破天惊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小子似是对他大惊小怪有些不满,皱着眉头又重复了一遍,“你要儿子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试探着问,“你,你这是毛遂自荐?”

        那小子点头“嗯”了声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嘴角抽了抽,还有毛遂自荐给人当儿子的?

        或者,这是啥新型的诈骗套路?

        他摇摇头,拒绝,“我有孩子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谁知那小子却道,“儿子没有嫌少的,多多益善。”说完,还又补上一句,“而且,我比一般人都要聪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言外之意,你就是有儿子,也没我厉害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给整笑了,抱臂看着他,“小子,别拐弯抹角的,你刚才在树林里也看到了,我不是个好惹的,你有啥事儿,直说,我要是能帮,也不介意搭把手,要是不能,那对不住了,你找旁人去,咱们大路朝天,各走半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没有旁的事要你帮,就是想给你当儿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似笑非笑的“呵”了声,一脸你看我信不信的表情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小子见状,略一沉吟,再开口时,说的却是他的底细,“我父母临终前,把我托付给一户人家,那家人收了我父母的银子,却对我非打即骂,甚至丧心病狂的要把我卖到那种脏地方去,要还留在那个家里,我迟早是个死,所以,才想给自己找条活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听完,心里挺复杂的,半信半疑的问,“这么说,你是逃出来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那小子点了点头,“算是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拧起眉来,这就难办了,这小子刚才自述的底细,也不是没有漏洞,但莫名其妙的,他居然并未有反感,甚至此刻,连心里的那点警惕都消散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大一小,俩人都沉默着。

        半响后,许怀义一脸认真的道,“你的遭遇,我也很同情,可我实在不好帮你啊,总不能就这么稀里糊涂的带你走吧?你现在的养父母若知道了,非告我拐卖孩子不可,我可不想沾染这种麻烦,还有,我真不缺儿子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那小子闻言,竟也不慌,还语气笃定的道,“你放心,他们不敢、也没那个精力来找我,所以,你不会有麻烦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好奇的问,“他们为啥不敢又没精力来找你?”

        那小子淡淡的道,“因为他们惹上了官司,正忙着自救,亲生孩子尚且都顾不过来,哪里还会再记起我?正巴不得我丢了,他们好正大光明的霸占我父母留下的银子,用来给家里人疏通关系脱罪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说话口齿清晰,条理分明,许怀义听的暗暗咋舌,也不知道是他太聪明,还是古代的孩子都早熟,瞧瞧,这应对能力,都快赶上个大人了,前世这么大的孩子还在幼儿园傻吃傻玩,能懂啥啊?人家就已经能临危不乱的自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可比离家出走酷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唏嘘了片刻,问道,“那如果我就是不帮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那小子想也不想的道,“那我就去县衙,说你砍伤了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给气笑了,“行啊,小子,都会威胁人了?软的不行,给我来硬的了,可惜啊,我不吃这套!”

        那小子抿了抿唇,“我以后一定会报答你,你收养我,绝对不会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哼了声,“不稀罕,闪开,别挡了路,你再去找旁人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他赶着骡车,毫不犹豫的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小子也不动,就那么看着他渐渐走远,一双漂亮的凤眼里,蕴含着叫人难以窥透的复杂情绪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走得远了,回头望了眼,那小子还站在原地,就像被人遗弃的小狗,可怜巴巴,又带着某种倔强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怪叫人心疼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种情绪一上头,许怀义就赶紧拍了自己的脸一下,自言自语道,“你可别滥好心啊,现在绝对不是心软的时候,你啥条件啊,就敢往家捡孩子?”

        另一个声音冒出来,“可孩子这么小,无父无母的多可怜呐,要是放任不管,在这个世道咋活下去?忘了你自己是干啥的了吗?警察,老百姓有事找警察,没毛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紧接着,他又狠掐了自己一把,“不行,绝对不行,你要是敢捡回去,媳妇儿肯定得骂你个狗血淋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两道声音来回切换,把他给折磨的越来心神不定,坐立不安,最后,还是骂骂咧咧的驱赶着骡车,掉头回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等他走近,那孩子的眼睛里似乎有流光闪过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很烦躁,“还愣着干啥,上车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那小子赶紧爬上去,郑重的说了声,“谢谢您!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哼了声,扔给他一个包子,问道,“你叫啥名字?”

        那小子低头啃着包子,含糊不清的道,“以后,我就是您儿子了,您给我取一个吧,过去的种种,便罢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