久久书院 - 都市言情 - 开着房车,去古代逃荒种田吧在线阅读 - 第26章 问话

第26章 问话

        最后,许怀廉也败下阵来,沉着脸走了,倒是没放什么狠话,只是那表情,难看的像被挖了祖坟,眼神冷的犹如跟山上的猎物对峙。

        许家这俩兄弟一走,热闹也就散了,众人还挺遗憾的,见许怀义拎着水桶要走,这才想起跟着来的初衷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热闹是顺带着,重点是打听事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怀义啊,你院子里拴着那头骡子是你的不?”被推出来问话的人叫徐德寿,四十来岁,长得瘦小精干,是许家村村长徐德福的兄弟,在看热闹的一众人里,算是最有身份的,由他开口,也不怕得罪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念着过后还得徐村长帮忙,所以对徐德寿很是客气,一声“徐三叔”喊得也很亲热,“是我买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没遮遮掩掩,大大方方的承认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他人虽说已经猜到了,但人家正主当面承认,还是不免有些震惊,心里更是酸不拉几的难受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见状,心知肚明,笑人无、恨人有,人之常情,并不需要放在心上,等你站在他们再也够不到的高度时,就不会如此了,只有仰视羡慕,甚至崇拜。

        徐德寿见识多些,家里条件也不差,倒不至于去酸,不过好奇是肯定的,“怀义啊,你既喊我一声三叔,那叔就不跟你客气了,你之前从老宅搬出来,是分了银子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自嘲道,“我哪有那福气?净身出户,不过我也不怪爹娘,谁叫我是顾家的上门女婿呢,当时白纸黑字写的很清楚,我跟许家再没半点关系,又咋能再分许家的家产?之前,是我年轻,也是窝囊,撑不起门户来,又舍不下那张脸,这才赖在老宅没走,现在……不走不行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言外之意,被撵出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他人听的唏嘘,也不由想起许家和顾家的那桩婚事来,既让人羡慕,又让人不耻,一时间,心里平衡了许多,居然不酸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徐德寿拍拍他的肩膀,“好男不吃分家饭,你现在能想开,那将来肯定差不了,就是现在,这不就出息了么?大骡子都买回来了,多少银子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坦坦荡荡的道,“八两!再架上马鞍、脚蹬子、车架子啥的,拢共花了十二两,您老见多识广,觉得这价儿值不值?我也没经验,就怕买贵了,让人坑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言语诚挚,把徐德寿给捧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徐德寿面上有光,说话就亲近了几分,“值,这银子你花的可不亏,我刚才站院墙那儿瞅了,这骡子买的好,老话说,长脖骡,长尾马,见了就买下,准错不了,千万别买那腰长腿细的,一老不成器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听的认真,不时点头附和。

        徐德寿说过瘾了,才问出其他人最感兴趣的问题,“你既没从老宅分家产,那这么多银子是从哪儿来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凑近一步,低声道,“实不相瞒,徐三叔,我在山里挖了棵人参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徐德寿惊诧的脱口而出,“咱这山里还真有人参啊?光听老人们说,咱也没见着过,你小子这运气可够好的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可不能给自己拉仇恨,见其他人又酸意上脸了,当即作出一副落寞又哀痛的表情叹道,“啥运气好啊?徐三叔,您说这话,不是戳我的心口窝吗,我要是运气好,能落得这步田地?唉,也就是老天爷饿不死瞎家雀吧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他这么说,众人这心里又奇异的舒坦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徐德寿看着他,抚着胡子,颇有意味的感慨道,“都说傻人有傻福,天公疼憨人,老祖宗诚不欺我哪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就配合的连连苦笑,“我能有啥福啊?这人参也是瞎猫碰上了死耗子,这辈子估摸着也就一回,以后咋过日子都不敢想,我这一没土地、二没营生,都琢磨着是不是得去要饭了,唉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其他人也跟着叹了声,不过心里却升起优越感来,他们虽然没有挖人参的运气,但有田地啊,那才是过日子的根本,挖人参就是一锤子的买卖,还能指望它养家糊口?

        果然,就听徐德寿好奇的追问那人参卖了多少银子,而许怀义掰着手指,说的清清楚楚,等说完,他们第一反应,好家伙,拢共卖了五十两银子,竟是一下子都花出去了,这没当过家就是不会过日子啊,细水长流,咋能不存下点呢?

        第二反应,才是意识到粮食竟然贵的那么离谱了!

        有些人压根不信,追着许怀义连声问,“蜀黍真有那么多?三十五文?咋可能变成三十五文呢?豆子都二十五文了?前两天还十文呐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天爷啊,这是抢钱呐,跟那土匪有啥区别?”

        徐德寿表情凝重的问,“怀义,你说的这些都是真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苦笑道,“这种事,我还能撒谎啊?我当时听了,也是不敢置信呐,我进了县城,先去粮铺打听,当时蜀黍还是三十文,等我买了骡子回去,就涨了五文,当时铺子里哭天抢地的好几个,可人家粮铺的伙计压根不当回事儿,翻着白眼骂嫌贵就滚,等过几天就是拿着金山银山还未必能买到呢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徐德寿拧着眉头问,“那最后,他们都买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点头,“买了,我也买了些,把手里的银子大半都换成了粮食,其他人也是如此,哪怕再心疼银子,也咬牙买,家有余粮,心里才不慌啊,不瞒您说,过两天我还得再去一趟,看看还能买到粮食不?其他吃的喝的,有的也赶紧屯点儿,不然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后头的话没说尽,留一半给旁人脑补的空间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脑补,一个个的脸色就都变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徐德寿原本还好奇那孩子的事儿,这会儿都没心思再拉着他问了,转身就要回去找人商量,走了几步,又回头喊了声,“怀义,你啥时候再去县里,喊着叔儿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痛快的应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他人见状,也纷纷嘀咕着往家里跑,再顾不上看啥热闹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这才拎着扁担,悠悠哉哉的去挑水,到了井边儿,一看那下降的水位,好心情当即就没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跟一天一涨的粮价正相反,水位一天一降。

        比缺粮都让人心慌,人不吃粮食,能坚持半个月左右,可要是不喝水,顶多三天就熬不住了,逃荒的时候,粮食能提前囤下,也不怕坏了,可水咋办?

        这附近十几个州府都闹旱灾,可以想见,沿路上能找到的水源也有限。

        届时万一没水了,抢起水来,比抢粮还可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