久久书院 - 都市言情 - 开着房车,去古代逃荒种田吧在线阅读 - 第27章 兄妹相处,就那么稀罕?

第27章 兄妹相处,就那么稀罕?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挑着水,匆匆回家,一进屋,就嚷嚷着,“媳妇儿,井里的水位又降下去不少,就这,还有不少人去浇地浇菜,都特么的快不够给人喝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后面的话,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    东屋的土炕上,顾欢喜低头在缝衣服,用的是许怀义从县城买回来的细麻布,原白色的,穿在里头,也能当睡衣,以后家里多了个人,不能再穿个大短裤、趿拉着拖鞋就出来晃悠了,该注意的地方,都得提前打算好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幕,自然不是让许怀义消声的缘由,他是被顾小鱼和闺女玩的画面给震住了,他家阿鲤穿着一身粉色的连体衣,头上戴了顶花朵样的小帽子,奶呼呼的小拳头里,紧紧攥着顾小鱼一根手指,笑得比大中午的太阳都灿烂。

        他闺女对顾小鱼的喜欢,简直扑面而来!

        可他这颗老父亲的心呐,却哇凉哇凉的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,闺女对他都没笑得这么甜呐,像朵盛开的花儿,他甚至有种错觉,也就是闺女力气还不够大,不然就冲她蹬腿伸胳膊的那用力的架势,像是要把顾小鱼给拽到自己怀里去,整个的抱住。

        就那么稀罕?

        顾小鱼有啥啊?不就是那张脸漂亮点儿?

        敢情他闺女还是个颜控!

        再看顾小鱼,褪去了小大人般的沉稳,特别乖巧老实的由着闺女抓他的手指玩儿,另一只手拿着块细麻布,不时的帮闺女擦口水,动作虽笨拙,却轻柔,还耐心十足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看的眼都快要瞎了,捂着胸口,有种自家白菜刚出苗就要被人拔走的悲痛,这么一想不要紧,天灵盖都要炸开了,几步窜过去,把闺女搂进自己怀里,才觉得踏实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这动作,如猛虎下山,着实出其不意,叫人防不胜防。

        顾小鱼,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刚认下的爹,看他的眼神像防贼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    他抿抿唇,没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而阿鲤就忍不了了,懵了一瞬后,就瘪着嘴呜呜起来,大眼睛开始眨巴眨巴的蓄满了泪,要落不落的,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,那叫一个可人疼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顿时被自家闺女萌化了,“阿鲤,是爹爹啊,是爹爹抱着你啊,爹爹的怀抱不够温暖、不够舒适、不够有安全感?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这话,顾小鱼实在没忍住,嘴角抽了下,眼神幽幽的把手里的细麻布递过去,“爹,给妹妹擦擦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没接,而是直接低头,亲了亲闺女的眼睛,结果,一脸震撼加惊喜的抬起头,“媳妇儿,咱家阿鲤的眼泪是甜的哎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顾欢喜,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这老父亲的滤镜也太厚了吧?

        眼泪是咸的不是常识吗?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见她一脸的不信和无语,赶忙焦急的解释,“真的,媳妇儿,你不信自个儿尝尝呀,我保证,比蜂蜜还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、够、了!”顾欢喜没好气的横他一眼,从进门开始,这神经就跟搭错了一样,不着调的事儿干了一出接一出,现在连味觉都出现障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接过顾小鱼手里的麻布,给闺女擦了擦眼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阿鲤似乎不领爹娘的情,脸上还是写满了委屈巴巴,同时,两只小胳膊,都使劲的朝着顾小鱼的方向伸着,像极了不屈不挠迎着太阳开放的向日葵。

        顾欢喜,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不是遗传的她吧?

        而许怀义这个老父亲见状,一颗玻璃心碎了一地,不敢置信的喊了声“阿鲤……”,那模样像是被惨遭抛弃的怨妇,那语气颤巍巍的如同被凄风冷雨肆虐过。

        顾欢喜顿时没眼看、也没耳朵听,干脆直接上手,把闺女抱过来,重新放回到土炕上,紧挨着顾小鱼的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陪你妹妹玩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,娘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望着空空如也的怀抱,委屈的喊了声,“媳妇儿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呢?咋就不顾及他老父亲的感受呢?

        顾欢喜连个眼神都不给他,自顾自的低头缝衣服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不敢冲媳妇儿使劲儿,只得转头去警告顾小鱼,让他离闺女远一点,结果,就看到一大一小,玩的不亦乐乎。

        他闺女重新攥着人家的手指,如获至宝般,咯咯的笑出声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那稀罕劲儿,再次把许怀义酸的像吃了一颗柠檬。

        都说闺女是贴心小棉袄,可他的小棉袄是漏风的吧?

        他忍不住出声提醒,“小鱼,这是你妹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小鱼抬眼看向他,一脸不解,“不然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顿时被噎住。

        顾欢喜见他自讨没趣,不由好气又好笑,干脆拉着他问起正事儿,“你在门口狠狠挫了许怀礼几兄弟的面子,这痛快是痛快了,之前受的窝囊气也算出了大半,但这跟撕破脸可没什么区别了,许家肯定不会善罢甘休,你想好后头要怎么应对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闻言,许怀义总算顾不上酸了,跟媳妇儿也没啥好瞒的,直接道,“我都打算好了,之前就想着能找个机会彻底撕破脸,省得以后还得时不时让他们纠缠,刚才天时地利人和,我就干脆把话撕撸开了,又不是造谣,眼不瞎的都知道,我跟许家那几个人的所谓兄弟情,薄的就跟张纸一样,以前不过是粉饰太平罢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刚才在门口骂的毫不留情,许怀礼丢了大脸,回去后肯定要和老宅的人添油加醋的告状,把我说得六亲不认,那老两口指定得气炸了,不过以我对他们的了解,不会马上就来找我算账,估摸着要等许怀仁和许怀玉回家商量后,再制定个万全之计,争取一举翻身,把毁了的名声再洗白,还得顺便把我踩脚底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过,我也不会等着挨打,他们要是跟我玩亲情、用孝道压我,那我就把当初的文书甩给他们看,我跟许家没啥关系,我就是一被他们卖出去的上门女婿,不怨恨他们毁了我就算尽孝了,难道还要再装父慈子孝、兄弟和睦?我就算敢装,他们还敢信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们要是跟我打舆论战呢,呵呵,那我更就不怕了,这世上多的是眼明心亮的,总不能个个都瞎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顾欢喜拧起眉头,“可是,咱们之前跟村里人有交情的并不多,他们能站在咱们这边?”

        闻言,许怀义意味深长的道,“靠交情肯定不行,共同的利益,比任何交情都靠得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家村,有两大姓氏,一是言午许,二是双人徐,最开始是许氏家族占了上风,所以村名才叫许家村,但是后来,徐家接连出了两任村长,徐氏家族就隐隐压过许家一头去了,除此外,还有孟家、刘家,高家等散户,这些人大都看徐家的眉眼高低行事儿,徐家要是肯站在他这边,那他跟许家的对抗就稳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徐家,自是巴不得许家闹内讧,他们好捡便宜。

        而‘敌人’的‘敌人’就是朋友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他才不怕跟许家撕破脸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