久久书院 - 都市言情 - 开着房车,去古代逃荒种田吧在线阅读 - 第29章 认亲礼

第29章 认亲礼

        吃完饭,许怀义不用谁指示,就利索的收拾碗筷,端出去洗刷,整套动作娴熟又自然,仿佛已经做了千百遍。

        顾小鱼默默的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    爷俩出去后,顾欢喜想着刚才饭桌上那孩子无可挑剔的用餐礼仪,眉头不由轻蹙,这可不是寻常人家能养出来的规矩,还有他那出色的容貌,超乎年龄的沉稳和聪慧,收养他真的没有问题吗?

        院子里忽然响起一阵畅快的大笑,许怀义得意的一手叉腰,一手指点……顾小鱼刷碗。

        顾小鱼面无表情,笨拙的跟一只碗在做斗争。

        顾欢喜揉揉眉头,没心没肺可真好,就不用像她这样纠结了,趁着俩人没回来,她进了房车一趟,等到再出来时,脸上还有几分恍惚。

        车里的食物竟然没少!

        她和许怀义之前就做过实验了,除了能入口的食物,其他东西,用了就是用了,不会再生,像抵给焦大夫的那只银镯子,还有卖给当铺的琉璃摆件,那就是属于别人的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哪怕这些东西是为他们俩所用,也不会原物再现,但食物可以,像是源源不断,只一样,不能送给外人。

        给了外人吃,食物的数量便会减少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刚才,她进车里找东西时,无意间扫了一眼,放在厨房里的鸡蛋和菜居然原封未动,这说明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难道顾小鱼对他们来说……竟不是外人?

        这个猜测,比之前怀疑顾小鱼的身世不简单,还叫她震惊,纠结却是淡了,如果注定他是这个家的一员,那么即便他会给他们夫妻惹来麻烦,也躲避不开,只能既来之则安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,等顾小鱼进屋,顾欢喜就招手将他喊到跟前,从盒子里拿出一个银质的吊坠挂在了他的脖子上。

        顾小鱼怔住,茫然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    顾欢喜微笑着解释,“这是认亲礼物,说来也是缘分,你妹妹叫阿鲤,我当初怀她时,梦见一条大鲤鱼,便让人打了这一对鱼形吊坠,正好你也叫小鱼,如此你和妹妹一人一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小鱼低头,手下意识的摩挲着那个吊坠,吊坠不算大,跟他的手指差不多长,却雕琢的很是精巧可爱,栩栩如生,尤其那双眼睛,镶嵌了红宝石,便如画龙点睛一般,变得俏皮生动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而鲤鱼,还有美好的寓意,鱼跃龙门,一展宏图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喜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喜欢!”顾小鱼深吸一口气,退后两步,躬身行礼,郑重道,“儿子谢过母亲!此生必当珍之重之!”

        顾欢喜扶他起来,笑着摸了摸他的头,“以后,我们就是一家人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家人三个字,让顾小鱼心怀激荡,片刻后,才正儿八百的点了点头,“是,娘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被冷落的许怀义顿时不干了,“哎,哎,还有我呢,认亲咋能落下我这个……”把一家之主咽下去,识相的换成,“当爹的呢?我也有准备认亲礼啊,保管你会喜欢,等着,为父去给你拿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兴冲冲的进了东屋,很快又风风火火的出来,神秘兮兮的对着顾小鱼道,“猜猜,为父给你准备的啥礼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小鱼,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就冲他教给自己的那些所谓本事和知识,他上哪儿猜去?

        他老老实实的道,“儿子愚钝,还请父亲明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摇着头,啧啧道,“你还没猜咋就能放弃呢?这不行啊,再难也得试试吧,猜错怕啥?人生就是不断试错的过程,你读书没学过那句话吗?古之立大事者,不惟有超世之才,亦必有坚韧不拔之志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咳咳!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教子的长篇大论顿时戛然而止,对着媳妇儿讨好的笑了笑,不敢再墨迹,赶紧拿出礼物,吩咐顾小鱼,“把手伸出来,右手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小鱼一头雾水的伸出右手去,然后,就见许怀义不甚温柔的往他的大拇指上套了个……圆环?

        顾欢喜正端起茶碗来喝水,看见这一幕,差点喷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有许怀义一脸得意,“咋样?为父这认亲礼,惊不惊喜?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小鱼,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要说不惊喜,是不是不孝?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见他小脸复杂,又忍不住啧啧两声,“你这见识,哎,果然是少的可怜呐,不知道这是啥对吧?更不知道这东西咋用是不是?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小鱼抿抿唇,“儿子愚钝,还请父亲赐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满意的点点头,他对闺女是树立不起威严的,这辈子都树立不起来,也就只能在这小子面前找找严父教子的感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蹲下身子,仔细的教着他如何使用,“这东西是防身用的,平时就是个装饰物,也不起眼,但关键时候就能发挥大作用,出奇制胜,看到这个小凸起了吧?这是开关,你稍微用点力,这边就能弹出个刀尖,小心点儿,这刀尖锋利着呢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小鱼已经震惊的不知道说什么好,他麻木的学着他教的步骤,小心操作了两遍,就已经能体会到这东西的妙处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其貌不扬,平平无奇,谁能想到这是个能绝地反击的暗器呢?

        “咋样?喜欢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喜欢,儿子谢过父亲!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哈哈笑着,一时得意忘形,问了个送命题,“我和你娘送的认亲礼,你更喜欢哪个?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小鱼,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要怎么回答才能皆大欢喜?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用不着他纠结,就已经有了答案。

        顾欢喜一声咳嗽,瞬间就让许怀义认清了现实,“呵呵呵,瞧我问的这是啥愚蠢问题?小鱼,你也是够笨的,这么显而易见的答案还做不到张口就来?那你这应变能力还很欠缺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小鱼能说啥?“父亲教训的是,儿子愚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欢喜冲着许怀义无语的横了一眼,“不是要去找徐村长说事儿?再不走,天就黑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终于想起这茬事儿,“对,对,还得去刘二叔家走一趟,车厢得尽快打出来,媳妇儿,你想要个啥样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顾欢喜摆摆手,“你看着办就行,适合长途旅行,尽量舒适一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拍着胸口道,“放心吧,媳妇儿,肯定不会叫你坐着遭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出门时,怀里揣着点碎银子,手里拎着个篮子,篮子里放着一包桃酥,一块大约两斤重的腊肉,这些东西是从房车里拿出来的,送礼既不会惹眼,又能说得过去,去徐村长家正合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