久久书院 - 都市言情 - 开着房车,去古代逃荒种田吧在线阅读 - 第30章 给他撑腰

第30章 给他撑腰

        徐村长家在村中间的位置,院子里种了两棵高大的桐树,非常显眼,正屋跟许家老宅一样,也是五间青砖大瓦房,不过许家老宅那是靠吸顾家血才盖起来的,人家这是凭自己真本事,住的更有底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徐村长子嗣不丰,只俩儿子,大儿子早已成婚,但这些年下来,膝下只立住了一个孙子,小儿子是老来得子,才十四岁,跟许怀玉同在镇上的学堂念书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一路琢磨着,到了地方,见大门敞开着,他在门口先喊了一嗓子“村长叔”,才抬腿迈过门槛,绕过影壁,然后就看到桐树下,好几个人正围着张石桌子,喝茶闲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怀义来了?”先出声的倒是徐德寿,态度很是热情的冲他招手,“快过来坐,刚才我们还说起你呢,长松,快给你怀义兄弟再搬张凳子来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徐长松是徐村长的大儿子,闻言,忙起身支应着,“哎,二叔,我这就去,怀义,你先坐我这把椅子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徐大哥甭跟我客套,我站站就行……”许怀义赶紧拦着,他原本就是打算放下东西,说几句话就走。

        徐村长拿着旱烟杆,嘴里缓缓吐出口烟气,开口发话,“怀义,要是不忙,就坐下说会儿话,正好,我有事儿问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闻言,许怀义就不好再拒绝了,“四叔公,高二叔,刘大伯……”,跟其他几人挨个打了声招呼,才坐在了最下首的位子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徐村长不动声色的打量着他,脊背挺直,眼神清亮,虽还穿着粗麻补丁衣服,却不显寒酸窘迫,一派坦荡清正,甚至隐隐有种英武凛冽之气,叫人不敢小觑。

        果然,宝剑锋从磨砺出,一点没错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他人心里也在暗暗称奇,谁能想到以前软弱老实的窝囊小子,开窍之后,竟是如擦去尘土的明珠,闪瞎了多少人的眼。

        许茂山一家应该是感触最深的,肯定有种整日打雁,却叫雁啄瞎了眼的恼羞成怒,不过现在还没顾上跟他算账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但现在,许家这位辈分最高的四叔公在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一点都不担心四叔公会兴师问罪,相反,他还盼着呢,毕竟他来找徐村长的主要目的就是解决这事儿。

        许四叔公也没叫他失望,清了清嗓子,率先发难,“怀义啊,我听说你跟你二哥吵架了?有啥矛盾不能在家里处理,非得闹到外面去?嚷嚷的满村皆知,给人看笑话,你俩谁能得了好?简直给老许家祖宗丢脸!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抬手抹了把脸,诚心实意的认错,“四叔公,这事儿,我做的确实不妥当,给许家抹黑了,您教训的对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四叔公抚着胡子,脸色稍缓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接着话锋一转,语气悲痛的道,“可是,四叔公,侄孙是真的被逼的没办法了呀,但凡还有一线活路,谁想跟亲兄弟撕破脸、闹翻呢?我当初在家里过的那是啥日子,不需我再多说一遍,在座的诸位长辈眼明心亮,都该清楚,说句不好听的,当牛做马也就那样了,绕是当牛做马,我也没落得一点好啊,我被卖到顾家当上门女婿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也是爷们,我就算再窝囊,也要脸面,可我最后说啥了?还不是老老实实听了家里的话,用自己的后半辈子,给许家换了五十两银子和一箱子书?谁叫我是许家的人,他们都是我的亲兄弟呢,我认了!可我媳妇儿和闺女,不是许家的人啊,他们不欠许家啥,甚至,她们对许家那是有恩情的!可她们娘俩命悬一线时,谁站出来管一管了?连句场面话都没有,直接劝我放弃再娶一个,四叔公啊,您说,我承了岳父的恩情,却要眼睁睁的看着媳妇儿闺女去死,那我还是个人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最后一句,问的振聋发聩。

        四叔公顿时一张老脸红白交错,半响,才干巴巴的挤出一句,“当时,那情况,也是没办法,二两银子一副的药,咱们庄户人家谁吃的起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嘲弄的道,“可一个月一两银子的束脩,我那五弟却交的起,家里远不到为了十几两银子就弄得山穷水尽,我大哥,在镇上当账房,每个月也能挣不少,再不济,还有我三叔,找谁借,也能凑出药钱来,只是不把我们一家三口当人,无心罢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四叔公强撑着道,“那,那也不用闹到那个份上,有啥矛盾搁屋里说,有你大伯,还有我在,至于打整个许家的脸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做出一副强忍哀戚的绝望表情,“四叔公,我要还是许家的人,他们就是搓摩死我,我都认了,可我现在净身出户,是顾家的女婿,出来行走,代表的就是顾家的颜面,许怀礼欺负上门,我还得为了许家的脸面再忍气吞声继续当窝囊废?那我岳父的棺材板还盖得住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四叔公终于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    徐德寿高声喊了一嗓子,“说的好!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立刻打蛇随棍上,起身冲着徐德寿行礼,“多谢徐三叔,有您这句公道话,我,我这心里总算有点热乎气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徐德寿哈哈笑着,“甭客气,我也不是为你,纯粹就是见不得你家里,不对,是许老二那家人的德行,拿着儿子不当人,往死里欺负,以为整个许家村就没个明白人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徐村长瞪他一眼,“你少说两句,茂山一家哪有你说的那么不堪?不过是就是有点偏心眼儿罢了,当父母的,本来五根手指头就不一样长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徐德寿翻了个白眼,“啥偏心眼儿啊?偏心眼就卖儿子去当上门女婿?就可着怀义一个使唤?住着用顾家银子盖得大瓦房,用着顾家银子去学堂念书,却不给顾家闺女看病,我呸,薄情寡义都是轻的,那叫啥?忘恩负义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徐村长斥道,“你快闭嘴吧,越说越不像话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虽是斥责,脸上却没有半分生气,显然,俩兄弟是一唱一和,逮住机会,挤兑许老二一家。

        见状,许怀义心里就稳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徐德寿这时嘿嘿笑着,冲着四叔公拱拱手,“许四叔,您老可别往心里去,我可不是针对您家,虽都是姓许,但龙生九子,还个个不同呢,哪能都一副德行?您老教育的子女,谁不夸一声厚道仁和、有情有义?”

        四叔公僵硬的点了点头,没吭声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,高二叔出来打圆场,“行了,咱不提这些糟心事儿了,反正人在做,天在看,谁干了缺德事儿,眼不瞎的都心里清楚,公道自在人心嘛,怀义,你也别总想着过去那点事儿,谁年轻时不受点委屈了?人要往前看,我看你现在过的不就挺好吗,大骡子都买了,听说还买了不少粮食,这叫啥,否极泰来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闻言,又转身冲着他行礼,“多谢高二叔教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高二叔摆摆手,“教诲啥?我啥都不懂,但说句公道话还是可以的,你现在给顾家顶门立户,确实不能太好性子,不然咋对得起你岳父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一副虚心接受的表情,“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刘大伯也出声感慨道,“你岳父把唯一的闺女托给你照顾,你就得担起责任来,既然从许家搬出去了,以后就是俩家人,虽说生恩要尽孝,但两头,总该有个先后轻重之分嘛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这话就差明摆着说,让许怀义先尽顾家的孝道,把许家撂在后头了,俩家要是发生冲突,那肯定要以顾家颜面为主。

        几人一一表态,都是为许怀义撑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