久久书院 - 都市言情 - 开着房车,去古代逃荒种田吧在线阅读 - 第53章 山里找到吃的 二更

第53章 山里找到吃的 二更

        她当时之所以选这几本书,一来是喜欢古经典文化,二来,则是为孩子,想着以后孩子出生了,她可以当成睡前故事来教她。

        不成想,现在闺女还没用上,倒是方便顾小鱼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练字抄写的书,字迹可想而知,自然是生嫩的,但一笔一画,都很规整清晰,并不耽误看,顾小鱼收到时,只看了几眼,就惊呆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顾欢喜对此早有对策,她并没有把所有的书都一股脑的拿出来,三百千,顾小鱼早就耳熟能详了,所以她给他的是《弟子规》和《幼学琼林》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她看来,这两本书,比《论语》更适合他读。

        《弟子规》的内容原也是从论语中截取的一部分,以三字一句、两句一韵编撰而成的。其主旨是教育孩子们孝敬父母、尊敬师长,包括孝、悌、谨、信、爱众、亲仁、学文七个部分,前六项属于德育修养,后一项属于智育修养,列述弟子在家、出外、待人、接物与学习上应该恪守的守则规范,特别讲求家庭教育与生活教育的践行,可以说是教育子弟养成忠厚家风的最佳童蒙养正读物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《幼学琼林》,全书都是用对偶句写成,容易诵读,便于记忆,而且内容广博、包罗万象,被称为古代的百科全书。

        世人称“读了《增广》会说话,读了《幼学》会读书”,可见其地位的重要性,书中记录了许多成语典故及其出处,囊括了天文地理、典章制度、风俗礼仪、鸟兽花木、朝廷文武、饮食器用、宫室珍宝、文事科第、释道鬼神等诸多方面的内容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,书中的一些警句、格言,即便是到了后世依然传诵不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两本书,是我跟着你外祖父在外游历时抄写的,这本《弟子规》是一位名讳为李毓秀的秀才所作,《幼学琼林》则是一位名讳为程登吉的先生所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小鱼在记忆里搜索着这俩个名字,却没有一点印象。

        顾欢喜解释道,“俩位先生都避居山野,才华并没显露于人前,所以,哪怕写出这样的书籍,也不被世人所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他们现在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都不在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闻言,顾小鱼不由觉得遗憾,“太可惜了,这两位先生大才,若是能出仕,必能做出一番成就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顾欢喜淡淡的道,“能著书育人,未必就能当一个好官,俩位先生虽去了,但他留下的书,若能传播开来,惠及诸多学子,那他们的成就可比为官、造福一方百姓有意义多了。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小鱼琢磨了一下,赞同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自此后,他看书就尤为投入认真,遇到不懂的,就请教顾欢喜,顾欢喜自然知无不言、言无不尽,体会了一把当老师的乐趣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主要是学生聪明,举一反三,她才教的有成就感,若是遇上个不开窍的,怕是就得上演鸡飞狗跳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中午,许怀义才回来了,神情看起来很是激动的样子,却忍着没说,直到吃完饭,他才拽着顾欢喜的手道,“媳妇儿,我跟你说,我在山里找到吃的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顾欢喜挑眉问,“什么吃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献宝似的把筐子搬过来给她看,里面乱七八糟的放了不少东西,有带着青皮的核桃,绿油油的枣,绿油油的梨,绿油油柿子,还有带着毛刺外壳的栗子。

        顾欢喜用手扒拉了一下,半信半疑,“这些真是从山里找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拍着胸口,信誓旦旦,“千真万确,绝对不是从房车里拿出来糊弄你的,你看这栗子,可都还带着壳呢,还有这枣这梨这核桃,哪个不是绿的?咱车里那些可都是熟透才摘的,这些,最少也得再等十天半月的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顾欢喜意味深长的道,“可真是难为你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干笑道,“不难为,就是运气好而已,嘿嘿,正巧被我碰上了,山里还不少呢,就是可惜,都还不熟,需得等些日子才好摘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顾欢喜似笑非笑的看着他,“所以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清了下嗓子,小心翼翼的道,“媳妇儿,要不咱再晚走几天?等山里这些东西熟了,咱摘了再走吧,不然,多可惜啊,到时候,我给你炒核桃当零嘴吃,还有栗子,逃荒的时候,你坐在车里烤着火,顺便把栗子搁上头烤,边吃边走多舒坦,那些梨,我给你做成罐头咋样?吃多了零嘴容易上火,到时候来一口糖水梨,多熨帖呐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任他说的天花乱坠,顾欢喜也没被迷惑过去,她直截了当的问,“是不是他们又撺掇你晚几天再走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下意识的解释,“不是撺掇,是商量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喔,那咋商量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那么商量呗……”许怀义心虚气短,“媳妇儿,他们没咱下决心的早,所以许多事儿都没准备好呢,就这么急赶着上路,哪能踏实?”

        顾欢喜冷笑,“那怨谁?难道咱们没早早提醒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忙讨好的道,“都怨他们,可现在也不是追究谁责任的时候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,他们不听劝的后果,就得咱们来承担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也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闭嘴吧,少替他们找借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媳妇儿,真不是找借口,一来,确实是他们没准备好,二来,是山里那些东西,不摘了太可惜,第三,我想着咱过了中秋节再走,团圆的日子,总不能在路上过吧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咱们一家又不分开,在哪儿过不一样?我看,是他们想留下过了节再走吧?村里,还是有人准备留下是不是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是想再观望一段时间,也没说不走,就是晚走几天,也是怕这次逃荒,大家万一走散了,或是哪个没熬过去,以后就再团圆不起来了,所以想趁着现在人还都全乎,过个节,留个念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谁找你说的这话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她猜着就是这样,“是不是老宅那边的人不肯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顾欢喜默了片刻,脸色缓和了,“行,那就等中秋节一过,咱们再走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闻言,许怀义不敢置信的问,“啊?媳妇儿,你答应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顾欢喜心里还是有些不痛快,但想着若是能趁机撇开老宅那一家人,这笔买卖还是很划算的,晚走就晚走吧,她也认了。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