久久书院 - 都市言情 - 开着房车,去古代逃荒种田吧在线阅读 - 第64章 进山采摘 一更

第64章 进山采摘 一更

        徐村长早饭都没心思吃,就等着大儿子回来问话,结果见他进门就一脸的魂不守舍,忍不住皱眉,“这是又咋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也太不抗事儿了,难道是许怀义又干了啥事儿把他给刺激到了?

        徐长松赶忙把许怀义的话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    徐村长听完,激动的胡子都在颤抖,“真的啊?太好了,这可真是打瞌睡就有人送枕头啊,怀义有没有说在哪儿?具体有多少?啥时候才能采摘?”

        徐长松闻言,却没立刻回答,而是神色纠结的问道,“爹,这种事儿,您觉得儿子直接问怀义合适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就跟打听人家的银子藏在哪儿一样,得脸皮多厚才能干的出来?

        徐村长一脸嫌弃冲他哼了声,“要是问旁人,确实有点讨嫌,对方也未必肯说,但怀义不会,他肯定愿意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徐长松不解,“您为啥就这么肯定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徐村长忍了忍,还是没忍住,骂道,“你个榆木疙瘩,他要是不愿意说,干脆随便扯个借口糊弄你就是,还提发现那些东西干啥?他跟你一样是缺心眼儿吗!”

        徐长松恍然,赶紧赔罪,“爹,您别生气,是儿子愚钝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够愚的!”徐村长气不过的又骂了两句,这才喝斥,“还愣着干啥?怀义到底是咋说的?还是你压根就没问?”

        徐长松支支吾吾的道,“儿子问了,但怀义说,那地方不好找,等能采摘的时候,谁愿意去,跟着他一道进山就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徐村长一愣,“所有人都能去?”

        徐长松不确定的道,“怀义没说要藏着掖着,那就是都能去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徐村长默了片刻,不由感慨道,“怀义果然厚道仁义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徐长松,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亲爹是不是忘了许怀义前几天才亲手打断了三个人的腿?徐有田现在还躺床上哀嚎呢,焦大夫给上了夹板,三个月后才能知道是个啥样儿,要是养不好,就要变成个跛子了,现在村里人,谁还夸他厚道仁义,那绝对是反讽。

        徐村长不是反讽,他真心实意的感慨完,吩咐儿子,“既然怀义没想吃独食,那你就把消息放出去吧,让大家伙儿都跟着沾沾光,背后可别再编排怀义心狠手辣了,真正心狠的人,能管旁人死活?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见儿子有些不以为然,运运气,语重心长的又道,“收成好的年头,给旁人一口吃的不算啥,就是那些大户人家拿出大批米粮来赈灾,都未必是真的心善,可眼下,能舍得分旁人一口吃的人,那指定是大善之人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徐长松听的心头微震。

        徐村长想到啥,又叮嘱,“算了,这事儿再捂几天,等怀义说啥时候能采摘了,你再传扬出去吧,省得节外生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,爹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一等,就是七八天。

        徐长松都要怀疑是不是自个儿被甩了时,许怀义终于跟他说,明日就能进山去采摘那些核桃、栗子、大枣啥的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徐长松恍恍惚惚的应着,等他走了后,又忍不住去跟亲爹念叨,“他为啥非要等到这时候呢?明天可都八月十四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定好的逃荒日子,是过完中秋节,也就是八月十六,也就是说,留给大家采摘的日子,顶多两天时间。

        徐村长沉吟道,“看来东西不是很多,两天时间足够用了,也对,山里要是有那么一大片树,咱们早该发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徐长松想了想,也是这个理儿,这才打消了疑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赶紧把消息传出去,谁想去明早就去山脚那儿等着,宜早不宜迟,过期不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,爹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徐长松忙不迭的去传话了,可想而知,今晚上,又有多少人家,因为这事儿背后嘀咕许怀义这个名字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许怀义这是啥意思啊?这是怕旁人骂他太心狠手辣,没人敢跟他处,又故作大方给自己刷好感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瞧着不像,谁舍得拿出那么些吃的东西、就为买旁人几句好话的话?眼下,一口吃的都是宝啊,他这到底是厚道还是傻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哼,也可能是骗人的呢,说不定山上就那么两三棵树,还大张旗鼓的喊着全村人去摘,抢的过来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难道这里头还有旁的事儿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谁知道他是个啥打算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咱明天还去不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去,为啥不去?他还能把全村人都骗进山里打断腿不成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断腿的梗是过不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翌日,天还没咋亮,就有人陆续往山脚的方向赶去,个个穿着利索的短打,带着背篓、篮子,腰上别着砍刀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家路上见了,互相打着哈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三堂兄,你也去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随便跟着去瞅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怕被他坑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么多人呢,再说,这回可是他主动说带着大家活儿去摘东西,不算是偷抢,他还能打断咱们的腿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山脚下,人越聚越多,清一色的男人,轻壮居多,也有几个年长的,徐村长来的最晚,他绕道去喊上许怀义。

        俩人说着话,看起来没有半点嫌隙。

        等着的那帮村民见了,心思各异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人小声的嘟囔,“村长这心胸可是够大的啊,出了那等事儿,都还能有说有笑的,不愧是能当村长的人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有人意味深长的道,“他还有用处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有用的人,还能为一点破事就踹开?徐有田他配吗?

        许家这次也来了不少人,许茂元带着小儿子,爷俩也在悄声说着话,“爹,我瞧着村长对怀义,咋比之前还要亲近了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出了那档子事儿,大家都认为,俩人会就此疏远才对。

        许茂元语气复杂的道,“这就是怀义的本事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孝不知道咋接这话,便转了话题,“二叔家里,一个都没来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茂元闻言,顿时有些气恼,“他们还有脸出门吗?有脸沾怀义的光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孝“呃”了声,尴尬的挠挠头,他转的这个话题明显更不明智啊,也是,许怀礼干出背后坑兄弟的丑事,连累了整个许家男孙的名声,爹找上门去,二叔却只不痛不痒的骂了许怀礼几句,这种惩罚一看就是敷衍了事。

        显而易见,他们对许怀义没有半点羞愧,倒是他们这些许家人,出门都恨不得用袖子蒙脸,还是四叔公出面,让人打了许怀礼二十棍子,又在祠堂跪了一天,这事才算揭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丢的颜面,却不是一时半会儿能找补回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倒是徐家那边有话说了,最近一直嚷着是他们许家心黑,教坏了徐有田,这才当了贼,受了断腿之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