久久书院 - 都市言情 - 开着房车,去古代逃荒种田吧在线阅读 - 第68章 温馨中秋节 一更

第68章 温馨中秋节 一更

        十五的月亮十六圆,但今晚月亮也很圆,像一轮银盘高悬夜空,盈盈月辉映照着铺满核桃栗子的小院子,一点不清冷,相反,温情脉脉的恰到好处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家四口坐在树下,吹着清爽的凉风,吃菜赏月。

        穿过院墙,隐约可看到远处的山脉重重,依稀还能听到村民们的交谈声,还有晃动的火把一闪而过的光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惬意的喝着儿子斟的酒,再美美的吃着媳妇儿做的菜,一脸的满足感叹,“这小日子过得,太舒坦了,要是能天天这样,此生无憾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小鱼面色平静。

        顾欢喜淡淡瞥他一眼,“你志向还挺远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想天天伺候他,做梦比较快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嘿嘿傻笑,“人嘛,梦想总还是要有的,万一就实现了呢?”话落,立刻殷勤的给媳妇儿夹菜,“媳妇儿,多吃点儿,这道过油肉蒸干菜让你做绝了,还有这道咸鱼茄子煲,好家伙,差点把我给香迷糊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忙活完这个,又马不停蹄的给顾欢喜倒梨汁,今晚他喝的高粱酒,顾欢喜和顾小鱼喝的是鲜榨的梨汁,梨就是从山里背下来的,水分含量倒是挺高,就是口感差了些,加了冰糖,调制的酸酸甜甜的,这才能入口。

        顾欢喜端起杯子,意有所指的道,“这是咱们家在一起过的第一个中秋,往后每年,希望我们都能如今日这般团团圆圆、喜乐安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闻言,顾小鱼略出神的怔了片刻,但不耽误他麻利的举杯应和,回神后,郑重的道,“儿子定不忘母亲所愿所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欢喜知道他听懂了,含笑和他轻轻碰了下杯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慌得赶紧站了起来,“娘折煞儿子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抬手,一脸嫌弃的把他给按回座位上,“啥折煞不折煞的?小小年纪,就规矩这么多,古板的跟小老头似的,这是在自家,这里坐的都是家人,整的那么客套干啥?不就是碰个杯子嘛,一家人欢聚一堂,喝个酒多正常的事儿?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小鱼茫然道,“可是父子不同席、叔侄不对饮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理所当然的道,“这里又没叔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小鱼,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叔侄是泛指长辈,爹真的不懂么?

        懂不懂的不重要,许怀义举起杯子,豪情满怀的道,“来,来,咱一家人再整一个,希望年年有今日、岁岁有今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小鱼迟疑片刻,举着杯子小心翼翼的靠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三个杯子不轻不重的撞在一起,发出清脆悦耳的声响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爽快的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    顾小鱼见状,也把梨汁喝光了,酸酸甜甜的味道,一如此刻他心里的滋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来,小鱼也说两句。”许怀义大刺刺的嚷着。

        顾欢喜鼓励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    顾小鱼又站起身,这回许怀义倒是没拦他,他神色郑重,甚至有几分肃然的道,“惟愿父亲、母亲身体安康、一世顺遂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欢喜含笑道,“谢谢儿子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提醒,“还有你妹妹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小鱼继续道,“祈盼妹妹一生如意无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那你自己呢?忘了谁也不能忘了自个儿啊……”许怀义又道。

        顾小鱼却沉默了,抿着唇,眼里闪烁着复杂难言的情绪。

        气氛有片刻凝滞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抬手冲他脑袋上胡噜了一把,嘴上嫌弃道,“瞧你笨的,说两句自夸的话都不会,瞧为父的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话落,扔给他俩柿子,“这叫柿柿如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又塞给他两石榴,“这叫多子多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然后,冲着顾欢喜得意的显摆,“媳妇儿,你觉得我这祝福词说的咋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顾欢喜无语的瞪他一眼,事事如意也就罢了,多子多福是什么鬼?顾小鱼才五岁,就跳过催婚直接催生了?

        顾小鱼也从复杂的情绪中抽离出来,眼神幽幽,颇有些一言难尽,却还是对着许怀义道,“儿子多谢父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坦然无愧的受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顾欢喜这时温柔又认真的看着他道,“小鱼,愿你此生,所得皆所愿,所遇皆所求,所求皆所得,所盼皆所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闻言,顾小鱼心头一震,躬身行大礼,却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见状,许怀义不甘寂寞的道,“这种祝福词我也会啊,愿你三冬暖,愿你春不寒,愿你天黑有灯,下雨有伞,眼里有光,心中有爱,目光所及皆是美好,愿你路上有良人相伴,愿你被这世界温柔以待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顾欢喜见顾小鱼的神情越来越惊异,赶忙打断,“吃你的菜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顿觉哀怨委屈,“媳妇儿,我说的难道不好?”

        是背诵的挺好,但符合你的人设吗?

        顾欢喜敷衍的点点头,“嗯,挺好,所以还是赶紧吃菜吧,等下还有不少活儿呢,明早就得走,走之前,那些栗子不得去壳?梨子不得熬成糖浆?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这些话,许怀义顿时急迫起来,也顾不上再耍嘴皮子了,吃完饭,仨人分了月饼,就投入到干活大业中。

        今晚月光正好,倒也不用点灯,许怀义带着顾小鱼剥栗子外壳,顾欢喜洗梨子熬糖浆,梨太多,都带走太压分量了,她拿出大半来,打算熬成梨膏,这样不占地方,喝起来也方便,熬的时候,还加了红枣、姜丝、罗汉果和川贝母,增加了止咳润肺的功效。

        三人一直忙活到近亥时,才洗洗睡下。

        村里其他人家,比他们睡得还晚,主要是他们背回来的核桃栗子较多,柿子和梨子就更多了,自家肯定带不走,就去镇上、或是邻村里卖掉,这么一趟趟的跑腿,搅和的整个村里都充斥着焦虑情绪,躺下都没能睡踏实。

        中秋节更是潦草收场。

        翌日,天才擦亮,村里就热闹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家家户户冒起烟,不时传来叮当砰咚的声响,那是在收拾要带走的家当,还有鸡鸭鹅的惨叫声,活的没法上路,只得宰了,至于为啥非等到今早上才杀,自然是要榨干它们最后那点价值,多下一个蛋都是赚了呀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被褥衣服、粮食吃食等重要的东西,更是要收拾齐整,统统打包带走,绝不浪费一点,会过日子的,连锅碗瓢碰都不放过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今村里,骡子和牛车不多见,但板车推车是每家的标配,重的东西自是要装车的,其他的便得是人背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忙活,让那些没准备走的,都惶恐不安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