久久书院 - 都市言情 - 开着房车,去古代逃荒种田吧在线阅读 - 第73章 悠闲的顾欢喜 二更

第73章 悠闲的顾欢喜 二更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停好骡车,扶着顾欢喜从车里下来,然后相继搬出小桌子、马扎,做饭要用到的锅碗瓢盆等,都安置妥当,又带着顾小鱼去捡柴禾,回来后一刻不停的用石头垒起个简易的灶,开始生火加热早上剩下的小米粥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有一碗饺子,他在煮粥的锅上撑了个篦子,把碗搁里头顺带熘一熘,还不忘抓了把栗子,扔烧过的灰烬里,用余温去炒栗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动作,他做的无比自然,有条不紊,犹如行云流水。

        而顾欢喜自从下车,就一个动作,抱着闺女,往这里走走,往那里看看,天上的鸟,路边的野草,地里的干苗,她都不放过,都要去瞧一瞧,嘴里还不时的念念有词,看那样子,是跟怀里的孩子在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少村民都惊呆了,一个月大的孩子,能听懂人话吗?

        不是,这不是重点,重点是,你作为妻子、女人,你咋这么悠闲呢?还一脸坦然无愧,好像是来游山玩水似的,却叫你的男人去操持家务,这像话吗?

        而许怀义的种种表现,也叫他们看不透,咋能这么理所当然的去干那些活儿呢?还大包大揽到供着媳妇儿的地步,这叫啥事儿?

        就算是上门女婿,也不能如此伏低做小吧?

        夫纲不振啊!

        徐长松实在想不通,就趁着亲爹去四周巡视的空当,凑过来低声问,“怀义,弟妹咋没过来帮忙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坐在马扎上,熟练的往灶里塞了根柴火,闻言,随口道,“我媳妇儿那不忙着吗?哪有空干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徐长松抬眼看向远处,顾欢喜正抱着闺女在揪扯路边的桑树叶子玩儿,他嘴角抽了抽,这也叫忙?

        再看村里其他的女人,哪有一个闲着的?

        闲着的都是男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再瞧许怀义那一脸习以为常的样子,不赞同的道,“你也太惯着媳妇儿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反问,“男人惯着自己的媳妇儿不是应该的吗?疼她、宠她,这本就是身为丈夫应有的责任和义务啊!只有没本事的男人,才可劲的欺负压榨自己的媳妇儿,让她为这个家当牛做马,还不知道感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徐长松,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是啥虎狼之词啊,可给他吓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狼狈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徐长柏见他脸色泛白,额头上都流汗了,忙关切的问,“大哥,你这是怎么了?哪里不舒服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徐长松摇摇头,见弟弟一脸天真,忍不住郑重的提醒道,“长柏啊,以后你娶妻,一定不要去问怀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徐长柏听的一头雾水,他为什么要去问许怀义?不是该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吗?管人家许三哥什么事儿?

        “总之,不要听他的,不然,你后半辈子……就得学着烧火做饭,给你妻子当牛做马了,否则,就是你没本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徐长柏更茫然了,“大哥,你没事儿吧?是发烧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咋说开胡话了呢?

        徐长松,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没人理解,是多么的寂寞。

        徐村长巡视一遍,回来后,就直接去找许怀义说话,见他自个儿在忙活,却没多问,只跟他聊正事儿,“这一上午走的倒是不算慢,不过,我瞧着,也都没多少力气了,下午那俩时辰,青壮小伙儿还凑合,女人跟老人,怕是撑不住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一脸平静的提醒,“这才是第一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第一天要是都撑不住,那还逃啥荒?越往后,只会越苦越累,没这点觉悟,还不如趁早另想旁的出路。

        徐村长明白他的意思,黯然叹了声,“你说的对,再累也得咬牙撑着,不走就是个死,等下我再去安排安排,尽量给他们点盼头,多少也能长点精气神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点点头,“下午咱们速度放慢点就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徐村长道,“好,你带头,听你的,对了,下午就能到青州了,城里进不去吧?那咱们是直接绕道,还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沉吟道,“去看一眼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直面青州城外的惨状,村民们才会更坚定的往京城去,啥盼头,都不如直接断他们的后路来的更有用。

        徐村长走了后,顾欢喜也回来了,旁人只当她是在悠闲瞎逛,其实,她是坐了一上午的车,再不活动活动,腰和腿就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玩,也确实是玩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借着活动身体,避开众人,用手机拍了不少照片,不管以后还能不能再穿回现代去,都可以等到年老时,拿出来翻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回来的正好,粥都热的滚开了,快吃吧……”许怀义给她盛好小米粥,又掰了块锅饼给她,“撕小一点泡里头,会软和点,好嚼,再配上咸菜,将就着吃吧,还有饺子,你多夹几个,这碗里还有不少呢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絮絮叨叨的,一番话说得无比自在。

        顾小鱼也听的习惯了,神色平静的不得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远处徐村长家和许茂元两家人却被惊的目瞪口呆,这,这对媳妇儿也太好了吧?这都不是惯着,这是供着吧?

        男人们多是无法苟同,女人们就只有羡慕嫉妒的份了,同样都是嫁人生子,为啥待遇却天壤之别呢?

        凭顾欢喜是秀才的闺女?

        还是凭她长得标致、会识文断字?

        或者,只是因为许怀义是上门女婿的缘故?

        旁人怎么看、怎么想,许怀义不在意,顾欢喜自然更不会放心上,她坦然受着许怀义无微不至的体贴照顾,饭后,也没像其他女人那样去洗锅刷碗,哄着闺女睡了后,又去采摘了些桑树叶子,挑着嫩生的,用篮子拎了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收拾利索后,正躲在车厢里给顾小鱼调制药水,见她弄了这么多桑树叶子,不解的问,“弄这些东西干啥?喂骡子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宋红果无语的白他一眼,“你忘了?这个可以做桑叶豆腐,味道虽说不怎么滴,但多少能替代下粮食,缓解饥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闻言,许怀义眼睛一亮,“对啊,我咋忘了这个了?你之前……”他猛地顿住,嘿嘿一笑,现在人多嘴杂,可不敢再嘴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顾欢喜也懒得跟他计较,提醒道,“路边的桑树还有不少,你要不要去跟村里人说一声,想做桑叶豆腐的,可以去采摘些回来,我教她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听到这番话,冲她竖起大拇指,“我媳妇儿就是大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欢喜似笑非笑的道,“少来这套,我能有你大义?我是怕你下午再见不得旁人受苦,就把我们娘仨给撇下车去,这才想着先堵住你的嘴而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哪能呢?绝无可能!”许怀义说的斩钉截铁。

        顾欢喜哼了声,没好气的催促道,“快去吧,等下忙完了,你也躺车里歇一下,坐了半天,你腰不累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嘿嘿,还是媳妇儿疼我,马上去,保证完成任务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