久久书院 - 都市言情 - 开着房车,去古代逃荒种田吧在线阅读 - 第76章 真正的男人,无所畏惧 一更

第76章 真正的男人,无所畏惧 一更

        顾欢喜可不知道许怀义又帮她在村里人面前刷好感了,下午上路后,她就躺下睡了,左边闺女,右边儿子,一米八的大床铺着厚实的褥子,半点不硌的慌,因为走的官道,也没那么颠簸,稍微晃动,就跟摇篮一样的功效,简直不要太舒服。

        一直睡到青州城,她才醒来,惬意的伸了个懒腰,推开小窗户往外扫了眼,脸上慵懒的表情渐渐消散了,取而代之的是难以排解的凝重和无法言说的悲凉。

        前世,她来过青州古城,那时候看到的是充满商业气息的繁华,是人潮拥挤的热闹,是远道而来的游客忙着拍照打卡,她遗憾古城墙犹在,却少了历史的味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刻,历史的味道扑面而来,却又让她避之不及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候的青州城墙,还没经过岁月的侵蚀,战火的摧残,高大巍峨,气势煌煌,然而,城门前不远,却又似是另一番天地,像是从五彩艳丽的画,忽然转变成了黑白镜头,目光所及,暗淡无光,没有一点生息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种冲击感太强了,即便是顾欢喜自诩内心已经修炼的冷硬,直面时,还是不可遏制的觉得心酸难受。

        数以万计的难民,精神委顿,或躺或坐,衣衫褴褛、瘦骨嶙峋,好像只剩下一口气在撑着,脸上的那种绝望麻木,甚至叫人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不是电影里镜头,他们也不是群演,这是活生生的人间地狱。

        路上,没有赤地千里,没有饿殍满地,便以为是幸运,直到现在。

        顾欢喜尚且如此,其他人的内心更可想而知,是掀起了多猛烈的波澜,仅剩的那点侥幸盼头被摧毁的渣都不剩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不忍看、低头小声啜泣的,有脸色惨白、惊恐不安的,有踉跄仓惶、摇摇欲坠的,还有崩溃嚎哭的,人间百态,一一上演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目的达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可他宁可没达成所愿,这样的参照物,实在是噩梦。

        再次上路,队伍里安静多了,大多人默默无言,偶有小声交谈,也是在分享内心的不安,寻求同伴的宽慰。

        车里,顾欢喜问,“小鱼,你看了这些,心里是个什么感受?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小鱼身子僵硬的端坐着,闻言不由抿抿唇,小脸还有点泛白,眼底却已溢出愧疚和难堪,“心口发堵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顾欢喜摸摸他的头,“长太息以掩涕兮,哀民生之多艰,古人大概就是看到眼下这般悲惨境况才所感所写的,你现在,还觉得这只是天灾、是朝廷不得已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小鱼摇摇头,默了片刻,认真问道,“娘,您有什么好的应对之策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顾欢喜斟酌道,“具体措施,要看具体情况而定,娘实在不好与你多说,免得让你以后流于教条主义,不过,在我看来,最起码不能把难民当成狗一样的对待吧?用一碗粥吊着他们,把他们圈养起来,防备着他们作乱闹事,可这样治标不治本,而且,对难民来说,无异于饮鸩止渴,用不了多久,他们的精气神就都废了,等到官府和城里的富户再拿不出吃的来喂他们,便只剩下武力驱赶,任其自生自灭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小鱼若有所思的听着,脸上的表情,正经严肃的一点不像个五岁的孩子。

        顾欢喜看着他,意味深长的继续道,“你说,官府和富户们这么做,是怜悯救济难民,还是把他们往更大的火坑里推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小鱼面色一变,不由攥紧了袖口,“难道,难道他们打的是……兵不血刃、慢慢耗尽这些难民性命的主意?”

        顾欢喜淡淡的道,“他们倒也未必真有这么狠,但任其自生自灭肯定是有的,不然,官府早该拿出可行有效的赈灾措施了,即便朝廷不往下拨救济粮食,当地衙门就真的没有应急准备?若是安排得当,能举全城之力,别说门口那些难民,便是咱们,或许都用不着撇家舍业的去逃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干旱确实客观存在,但她总觉得,并不是造成眼下这种情况的主要原因,人祸应该也占了相当大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    难道开国才三十多年,宫里就乱了?

        相隔千里,信息闭塞,她是猜不出来皇室和文武大臣们都在忙着搞什么幺蛾子,为什么跟眼瞎了似的,对中原这十几个州府的灾情视而不见,但这会儿看到青州的乱象,不由开始发愁,到了京城,天子脚下,达官贵人多如牛毛,要是朝廷那帮人不靠谱,皇帝又糊涂,那他们一家又该咋办呢?

        总不能苟一辈子啊。

        比起她的思虑深远、千愁万绪,许怀义的头脑就简单多了,也纯粹,想那些还没发生的干啥呢?顾好眼下才是正经,他向来信奉天无绝人之路,真到了绝处,干就完了呗。

        思虑再全,不如放手一搏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这会儿队伍里,他简直是独树一帜的淡定自若,扬起的鞭子,甚至还带着那么几分欢畅自在。

        徐长松看的大受刺激,忍不住凑过去问,“怀义,你咋就不担忧、不害怕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瞧瞧大家伙儿,难受的话都不想说了,快告诉他是咋做到的,他实在太好奇太想学了,省得心里七上八下,跟踹了只兔子似的,折腾的他坐立不安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瞥他一眼,“真正的男人,无所畏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徐长松,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想抽自己两巴掌,他就不该问。

        没一会儿,徐村长又来找他,脸色看着有些沉重,“怀义,有难民跟在咱们后头,就隔着七八米远,老高吓唬了两句,他们也不肯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闻言,许怀义立刻想到青州城外那黑压压的一片,“他们是从青州城门口跟上来的吧?人数多吗?有没有家当?”

        徐村长道,“看那样子,确实像是之前在青州城门口等着领粥的难民,糙的都没眼看了,人数不算少,三十多个呢,有两辆板车,上面还躺着人,有被褥,还有锅碗瓢盆啥的,至于粮食?没瞧见,可能是他们都背在身上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沉吟道,“看来这些人是意识到了再留在青州没啥好下场了,这才打算跟着咱们的队伍一道走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徐村长皱起眉头,“这是要借咱们的势、护着他们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不以为意的道,“想跟就跟吧,反正这官道又不是咱们的,咱们能走,他们当然也能走,真要遇上啥事儿,说不定咱们还能利用他们一把呢,只要叮嘱大家伙儿,别胡乱搭话发善心就行,他们三十来个人,还能威胁到咱们?”

        徐村长一想,也是啊,他们许家村这次出来一多半,加吧加吧二三百号人呢,除去女人、孩子,有动手能力的,七八十个还是够的,除非遇上强盗土匪,不然还真不带怕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