久久书院 - 都市言情 - 开着房车,去古代逃荒种田吧在线阅读 - 第92章 一招制敌 一更

第92章 一招制敌 一更

        村民们往许怀义身后一站,镖师们的脸色就有点不好看了,原本只想着教训许怀义一个,他们五个人都没打算全出手,用不着,不过是想炫耀一下他们的实力,唬一唬这群逃荒的灾民,他们就没把这些穿的破衣烂衫的人当回事儿,都沦落到要去讨饭了,能有多大本事?

        谁想,就是这群看着窝囊无能的人,竟然敢跟他们打擂台。

        真是翻天了!

        不知死活!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恼归恼,那是被挑衅的不快,却还是依旧没把灾民们放在眼里,灾民们那点战斗力,压根不够看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随便砍两下子,等见了血,瞬间就能吓退一片,这种杀鸡儆猴的套路,他们早就玩的滴流转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许怀义就是那只鸡,准确的说应该是猴儿,不然旁的灾民都当缩头乌龟,他哪来的胆子敢蹦出来打姚管家?

        这是把姚家的面子都踩在脚底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姚昌明能咽下这口气才怪!

        但他也不会亲自来找许怀义算账,犯不上,身份不对等,他要出面,那也太抬举许怀义了,掉价,所以派几个镖师教训一下就够给脸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镖师里话事的人叫吴庆丰,长得人高马大,一脸凶相,抱臂往那儿一站,都不用开口,就能吓哭女人孩子,当然,对男人也有极强的压迫力,少有能与他对上,还面不改色、镇定自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眼下,偏就有这么一位。

        吴庆丰走出来两步,与许怀义隔着一米多对峙,俩人眼神碰撞上,谁也没落下风,但吴庆丰就觉得自己好像输了,原本管这一摊子事儿就满心不悦,此刻,更是戾气横生,冷喝一声,“是谁打的姚管家?”

        村民们还算厚道,哪怕被这一嗓门给吼的打了个哆嗦,却还是克制着没朝许怀义的方向去看。

        徐村长甚至差点想站出来,替许怀义求个情,说个软和话,看能不能把这事儿给平了,结果,脚刚动,就被自家的好大儿给紧紧攥住了胳膊,低声哀求,“亲爹啊,您可别添乱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自个儿斤两不清楚吗?在许家村好使儿,但出了村子,谁会给面子呀?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既然有胆量揍人,就肯定有平事儿的本事,不然那不成惹祸头子了?他的直觉告诉他,许怀义肯定能摆平,不会连累旁人替他出头。

        果然,许怀义毫不犹豫的站了出来,“是我打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吴庆丰盯着他的目光,锋利如刀,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淡淡的道,“行不更名、坐不改姓,许怀义!”

        吴庆丰眯了眯眼,语气冷沉,透着股嗜血的狠厉,“许怀义!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吗,竟然敢打姚管家?”

        对这种程度的震慑,许怀义完全不带怕的,当即嗤笑道,“他骂我媳妇儿,我不打他打谁?要是有人欺负你媳妇,你能干看着不管?那还是个男人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吴庆丰没被他带沟里去,一脸鄙夷的训斥道,“旁人骂你媳妇儿,你要打只管打去,但姚管家不行,他是姚家的人,即便犯了错,自由姚家处置,你算个什么东西,也敢不给姚家面子、替姚家教训奴才?”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打姚管家事小,重要的是伤了姚家脸面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最烦这种打架之前还要瞎比比的,反派死于话多都不知道?直接干多好!净瞎耽误事儿,于是,不耐的催促道,“别整这些没用的,你到底想干啥,麻利的划出道来,我没空陪你在这里干耗,还忙着赶路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话说完,隐约有吸气声响起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说村民们,就是其他镖师,看许怀义的眼神都变了,只见过急着升官发财的,没听说还有赶着投胎的!

        这可真是不知死活!

        吴庆丰唰的拔出刀来,阴狠冷笑,“想死?行,老子就成全你,以后黄泉路上,可别怪我,要怪就怪你自己,不知道天高地厚,在村里得瑟两下子就算了,出了门,还敢横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话说到这里,忽然就戛然而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吴庆丰像是被人掐住了脖子,一句话都说不出来,那张脸满是不敢置信的震惊,还有被人一招制敌的恐惧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那把刀,陪伴着他走南闯北七八年,不知道杀过多少强盗山匪,为他挣了名声和钱财,此刻,却如此不堪一击,生生断裂成两截,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他的胸口前,不轻不重的抵着另一把刀。

        银光闪闪,锋利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场一片死寂。

        村民们都看傻眼了,脑子也不够使唤,完全不知道,事情是咋变成这样的,难道许怀义除了会做饭,会说书,会疼媳妇儿,还会变戏法儿?

        那几个镖师也被震住了,一时间僵在原地,都忘了反应,他们原以为会看到许怀义血溅三尺,可为啥现在要被捅心口窝的成了他们老大?

        这条官道上,处变不惊的,大概就是许怀义自己了,连顾欢喜在车厢里都微微提起了几分心,顾小鱼也紧张,不过,半点不耽误他从窗户里探出脑袋来看,还看的目不转睛,生怕漏下啥精彩画面。

        别说,许家村的孩子们,表现跟他大差不差,都是用手捂着脸,漏着指缝看,越看越兴奋,满脑子都是一句话,许叔叔太威武了!

        威武的许怀义不耐烦的问,“还打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吴庆丰,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感觉被羞辱了,心口窝被刀尖抵着,还打个屁啊?

        他又不是不知死活!

        他是正经镖师,又不是姚家的奴才,他们出来是为了赚钱,又不是为了送命,他们做人做事都是有原则和底线的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于是,他涨红着脸,憋着气,低声道,“不打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,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行走江湖的骨气呢?

        村民们离得远,没听清吴庆丰说的啥,但镖师们听到了,也反应过来,个个目眦欲裂、如五雷轰顶似的喊,“大哥!”

        吴庆丰顿时恼羞成怒,“都他娘的闭嘴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眼下这怂样儿难道很有脸吗,喊这么大声干啥,引更多人过来围观?

        他现在需要的是遮丑,不然以后还咋混?

        五大三粗的镖师们被吼成了鹌鹑,一个个缩着脖子不敢吭声了,倒是回过神来的村民们看出门道来,眼里迸射出不同寻常的光芒。

        尤其是那些还举着砍刀来助阵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家伙,真是好家伙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不止是个狠人,猛人,还是个高人呐!

        这可真是……太让人心潮澎湃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