久久书院 - 都市言情 - 开着房车,去古代逃荒种田吧在线阅读 - 第93章 惹祸头子还是人物?二更

第93章 惹祸头子还是人物?二更

        接下来的事情发展,更让众人吃惊,也不知道许怀义和吴庆丰头挨着头的说了啥,反正,很快,俩人从兵戎相见,到互相抱拳,反转的那叫一个猝不及防又莫名其妙,然后,镖师们就收起刀,让出路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大手一挥,“出发!”

        村民们懵着头,赶紧跟上,一溜的队伍,忙而不乱,井井有条。

        在他们之后,那些难民们,竟也不声不响的收拾好了家当,理所当然的跟着许家村民离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留下的镖师们见状,表情都有些凝重,围着吴庆丰问,“大哥,就这么放走了人,咱们回头咋跟姚家交代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吴庆丰很光棍的道,“就说被人劫持了,不放走不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?那对咱们的威名有损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屁的有损,命都没了,还要啥威名?留的青山在,不怕没柴烧,眼光放长远点儿,别总盯着眼前这一亩三分地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其他镖师,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们大哥,哪儿都好,就是有点话痨。

        吴庆丰想起许怀义的话,吸了口气,打住了话头,“总之,就这么跟姚家说,他们不乐意,咱们就拆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哥,姚家可不好得罪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咱们威远镖局就是怂包了?再说,咱们也没违背原则,咱们接的任务就是护送姚家人跟那些钱粮安全到京城,可不包括给他们当打手找回场子,而且,人家许怀义也没打姚家人,姚管家就一奴才,不算姚家人,人家也没抢钱抢粮的,咱们对付人家干啥?那不是欺负老实人嘛,忒不地道,以后这种缺德事儿咱们可得少干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其他镖师,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大哥之前可不是这么说的,看来吃了这次大亏,长记性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人好奇的问,“大哥,刚才许怀义都跟你嘀咕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吴庆丰默了片刻,才一脸懊丧郁闷的道,“他说,反派多半死于话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镖师们,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可真是忠言逆耳。

        徐村长也在好奇的追问许怀义,刚才俩人都说了啥,许怀义道,“我就是忠告他,以后再遇上这种事儿,直接冲上去就干,别瞎比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徐村长半信半疑,“你就这么直说啊?人家不得生气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大大咧咧的道,“他生气啥?他该高兴才是,我是教他做人呢,要不是我先下手为强,刚才能那么痛快利索的把事儿给解决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这话,徐村长才认同的点点头,“倒也是,亏的你身手麻利,趁其不备,先制住了他,不然,真打起来,可免不了伤亡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这头要是动了手,村民们还能干看着?肯定得帮忙掠阵,打起来,刀剑无眼,谁能保证身子囫囵着?

        许茂元也凑上来打听,“怀义啊,那个镖师跟你说了些啥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沉吟道,“他给提了个醒,让咱们最好跟姚家离得远些,最好别走一条道去京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茂元面色变了变,“他这话的意思,莫非是姚家还会对咱们出手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道,“准确的说,是报复我,这些镖师没能拦住我,姚家要是不甘心,后面肯定还会再找人来教训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徐村长愁得皱眉,“那可咋办?就没有千日防贼的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笑道,“也只是猜测而已,或许姚家顾不上呢,他们又是粮食又是银子的,还有闲心对付我了?再说,我也不是那么好欺负的,姚家吃了两回亏,姚老爷只要不是蠢货,就该掂量掂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闻言,徐村长多少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许茂元也不再说啥,说啥都晚了,他是真想不到这个侄子,脾气会这么大,胆子也大的能捅破天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在,能惹事儿,也能抗事儿,不然,村民们可未必还敢继续跟着他一道走了,这得担多大风险?

        村民们大多都被许怀义的种种表现给拿住了,对他不管是敬畏也好、信任也好,总归愿意追随他,也庆幸当初跟着一道出来了,不光有了奔头,路上还能过的这么刺激,也算是开了眼界、长了见识,以后跟人吹牛都有资本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这其间肯定也有不和谐的声音,途中停下歇脚时,就有人嘟囔,“这脾气也太大了,一点小事儿就翻脸,忍一忍就过去了,非要逞能,完全不计后果,当姚家是咱们村里的人呐,想咋揍都行?”

        有跟他一样想法的人就附和道,“是太鲁莽冲动了,这么逞勇好斗可不好,差点酿出大祸,只他自己也就算了,这万一连累大家伙儿,他担的起责任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是,之前那场面,差点没把我吓死,那些镖师是啥人?个个都杀人如麻呀,咱们能是对手?冲上去,就是送死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么看,他还真是个惹祸头子呢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的人里,有不赞同的,也有默然的,也有站出来为许怀义打抱不平的,话说的直白,“惹祸头子?你眼瘸了吧,我咋觉得他是个人物呢?就冲人家干的那些事儿,你说惹祸头子这话就不地道!”

        刚才抱怨的人不服气的道,“他都干啥事儿了,让你这么抬举他?还人物,啥人物,不都跟咱一块儿逃荒?”

        对方冷笑一声,掰着手给他说道,“人家都干啥你这么快就忘了?做人可不能忘恩负义,之前去县里也好,去青州也好,人家都跑前跑后的操持受累,打听消息,去青州那趟,要是没他,村长说了,不脱层皮都回不来,你们觉得做这些没意义吗?要是不亲自去看清楚,问清楚,大家伙儿还下不了决心早早的去逃荒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早逃荒的好处还用我再说一遍吗?现在逃荒,你们只是走路受点苦头,可那些要命的事儿,到目前为止,咱可啥都没碰上,老一辈逃过荒的谁不知道,灾民饿的眼珠子红了,抢粮食不要命,啥伦理道德都不顾,换着孩子吃,路上走几步就能看见个死人,时时刻刻都要提心吊胆,不是被人杀,就是自己逼着自己去杀别人,那时候的逃荒路上,就没几个还是人的,都是畜生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还不是最危险的,还有数不清的匪患,瘟疫,暴民,最后能能活下来的,十不存一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你们再看看现在,你们过的又是啥样?这一路上,你们不用害怕,也不操心劳神,怀义全都替你们安排打算好,把祸患都提前考虑好,能避开的都尽量避开,你们不领情便罢了,居然还嫌弃他惹祸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呵,他惹啥祸了?人家替自己的媳妇儿出头错了吗?非得当个缩头乌龟才行?你们可要点脸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再说,人家连累你们了吗?人家自个儿就把事儿给摆平了,还趁机跟姚家撕撸开,免得咱们被姚家当炮灰,说句舍身饲虎都不为过,结果,就换来你们这么编排?”

        最后,那人语重心长的道,“做人,不能只占便宜,不跟着担风险,天底下就没这个道理!反正,我觉得跟着许怀义不吃亏,我是肯定要与他共进退的,觉得冒险的,现在退出,也完全来得及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