久久书院 - 都市言情 - 开着房车,去古代逃荒种田吧在线阅读 - 第106章 去山里打猎 一更

第106章 去山里打猎 一更

        吃饭时,顾欢喜见卫慈要站在自己身边伺候,赶紧挥手打发了,眼下这么个寒酸潦倒的环境,还要安排个丫鬟布菜,这画风也太别扭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是他们一家四口坐在桌边吃饭更自在,卫家三兄妹端着碗,蹲在不远处,顾欢喜并不在吃食上克扣,蒸的杂粮窝头管够,配菜也有,两边吃的差不多,只许怀义做的那道拔丝山药,没有分给旁人。

        顾小鱼夹了一筷子,尝过后,真心实意的赞道,“爹的厨艺越发精进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以前在家里时,自以为尝过所有的山珍海味,对口腹之欲并不在意,却不想现在,粗茶淡饭,竟觉得千金不换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被捧得飘飘然,得意的道,“回头为父教着你做,等学会了,以后也能做给你媳妇儿吃,哄她高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小鱼顿了下,媳妇儿在哪儿还不知道,而且,娘比媳妇儿可重要多了,于是乖巧的道,“儿子学会了,做给娘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欢喜闻言笑起来,摸摸他的头,一脸欣慰道,“我家小鱼可真乖,那娘可等着你的孝敬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小鱼红着脸“嗯”了声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见状,顿时酸了,没好气的抬手弹了顾小鱼额头一下,“少对着我媳妇儿献殷勤,当我不存在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小鱼,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才五岁,现在就讲究男女大防合适吗?

        顾欢喜直接无语的提醒,“那是你儿子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什么献殷勤?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理直气壮的道,“儿子也不行,儿子就不是男人了?只要是男人就不行,我媳妇儿只能我自己疼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顾欢喜实在听不下去,粗暴的往他嘴里塞了一块拔丝地瓜,堵上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没羞没臊的嚼着咽下去后,还砸吧砸吧嘴,腻歪歪的道,“媳妇儿亲手夹的菜,吃着咋就格外甜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顾欢喜翻了个白眼。

        顾小鱼,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感觉有点饱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吃完饭,卫慈收拾碗筷去洗刷,卫良继续编草垫子,卫安守在顾小鱼身边,寸步不离的跟着,许怀义和徐村长等人去商量明天上山打猎的事儿,连阿鲤都睡着了,不需照看,顾欢喜瞬时觉得清闲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没啥活儿干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就是有人伺候的好处?

        她倒也不无聊,还很惬意的享受这样的清闲自在,煮上一壶茶,点了盏油灯,舒服的靠在车厢的软枕上,挑了本喜欢的书随意翻看着,外面或近或远,或高或低,各种的声音传来,都丝毫不影响她的兴致。

        有灵感了,就放下书,构思几章情节,照这速度,等到了京城,这话本子也能完稿了,就是不知道能不能卖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夜色渐深,外面响起许怀义抑扬顿挫的声音,他现在说书倒是渐入佳境,越来越懂得如何吊人胃口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亥时,院子里安静下来,除了值夜的,村民们大都躺下睡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卫良坐在草垫子上,给弟弟妹妹掖好被子,旁边,是他那把夜里从不离身的砍刀,月色下,泛着幽冷的光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从外头转了一圈回来,见状,低声催促,“还不睡觉?磨蹭啥呢?赶紧睡,院子外面有巡逻的,不用你再盯着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闻言,卫良张了张嘴,想说点啥,就被许怀义不耐的摆手打断,“让你睡,你就睡,再跟之前那么熬下去,身体就垮了,那我带你回来还有啥用?”

        卫良听到这话,抿抿唇,和衣躺下睡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逃荒以来,第一次能安稳的闭上眼睡觉,不用再时时刻刻提防着那些恶人趁黑摸过来,偷他们仅剩的那点口粮,更不用揪心,会抢了妹妹弟弟去卖掉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赌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遇上了好人家。

        丑时,该换班了,许怀义打着呵欠从车厢里,轻手轻脚的下来,生怕吵醒了媳妇儿和孩子。

        结果,一转头,就对上卫良睁着的眼,差点把他吓出尖叫声来,恼火还得压着嗓子骂,“大半夜的你干啥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人吓人,会吓死人知不知道?

        卫良恭敬的道,“老爷,我替您去巡逻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摆手,“不用,你在这里守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爷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守住这里更重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闻言,卫良心头一震,看着许怀义的身影走远,直至不见,才深沉的呼出一口气,他的选择没有错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么多人想买下他,开出的银子足够养活弟弟妹妹,他都不曾动心,却主动寻上许怀义,为的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自是因为许怀义对亲人的那份爱重。

        卫良坐在草垫子上,黑夜里,眼神清亮,等到天色渐明,依然精神奕奕,丝毫不见疲惫困顿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打着呵欠回来,进车里补了一觉,吃过早饭,带着徐村长挑出来的人,进山打猎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山下也留了不少年轻力壮的后生,以防有意外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天,似乎过得格外漫长,顾欢喜抱着闺女,往下山的路口那里转了好几趟,却都是失望而归。

        每次,卫良都尽职尽责的跟在后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卫慈也陪着,小声的宽慰,“太太,老爷吉人自有天相,肯定不会有事的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小鱼也道,“娘,您放心吧,爹本事很大的,一定会平安回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欢喜勉强微笑应着,心里却依旧七上八下的,倒不是不信许怀义的本事,而是打猎本就存在极大的风险,谁知道会碰上什么猎物?且猎物的攻击性也不可控,那冤家身手再好,也可能会有意外发生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旦受伤,就是麻烦,就眼下这医疗条件,实在无法叫人放心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现在都后悔了,早上该拦着才是。

        家里又不缺肉吃,没必要冒险去打猎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她第四趟走出院子时,终于听到了嗷嗷的欢呼叫嚷声,听动静,便是打猎的人回来了,且还收获颇丰。

        最重要的,伤亡应该不大,不然大家伙儿的情绪不会这么激动。

        果然,一共猎到了三头野猪,七八个青壮小伙子抬着都费劲儿,简单编的架子被压的晃晃悠悠,粗略估计,加起来得有一千来斤。

        除此外,还有几十只兔子和野鸡。

        跑出来迎接的村民见状,个个喜笑颜开,忍不住感叹,这真是座宝山呐,不光有吃不完的橡子当粮食,还有这么多肉,这要不是还惦记着去京城给子孙拼前程,都想干脆住下不走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