久久书院 - 都市言情 - 开着房车,去古代逃荒种田吧在线阅读 - 第126章 集体演戏 二更

第126章 集体演戏 二更

        天将将亮,本来是村民们起来做饭的时候,但今天,没有炊烟升起,而是冷不丁的爆发出一声凄厉的哭嚎,“三儿,三儿,你醒醒啊,你可别吓娘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女人的声音极具穿透力,瞬间惊醒了方圆几里的人,一个个茫然四顾的打听,“咋了?这是出啥事儿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被问的人摇头,“不知道啊,听着像是那些村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许家村的人?他们能出啥事儿?听说连狼群都敢杀,连山匪都敢搏命,不愁吃不愁喝的,他们还能有烦心事儿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谁知道啊,反正哭嚎声是从那片传过来的,要不咱去看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再等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们都是朝不保夕的难民,经不起一点风浪,哪怕再好奇,这会儿也不敢随便去凑热闹,万一有啥事儿被殃及池鱼呢?

        那就太倒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接下来事态发展,也让他们都庆幸这一刻的谨慎小心,不然,谁知道会不会被传染上啥要命的病。

        是的,许家村在爆发出那声哭嚎后,没多久,又接连喊出几嗓子,有男人有女人,都是撕心裂肺的,充满了痛苦和绝望,一遍遍的喊着自己亲人的名字,仿佛这样,就能让昏迷中的亲人醒过来似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听到人无不心生凄然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很快他们就顾不上同情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啥?那些村民的病会传染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像是,他们村里有大夫,那大夫去看了直摇头,还用布捂住半张脸了呢,说是很可能从口鼻传进去,喔,还一个劲的洗手,说接触到的部位,也可能会染病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天爷,这是啥病啊?咋突然就这样了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突然,听说那些昏迷的人,都是之前他们跟山里的野狼厮杀受伤的,当时也处置了,可没想到隔了这么多天,又会发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,我好像听说过,我们村以前有人让野狗咬了一口,伤口没几天就长好了,可谁知道过了段时间,那人就疯了,不敢见光,也不敢喝水,还逮谁咬谁,被他咬过的人,后来都疯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真的啊?我的个亲娘,那也太吓人了,那许家村的人,岂不是完了?他们处在一块儿,谁知道有没有被咬过碰过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别说了,咱们赶紧躲远点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,对,可不敢再跟着他们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很快,消息一传十,十传百,难民们都忙不迭的四散远离,对许家村的人避之不及,仿佛那是一群会吃人的猛兽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时间,许家村成了无人敢靠近的孤岛。

        除了廖老爷。

        该他上场的时候,毫不含糊,用袖子捂着口鼻,却不能阻挡他怒火滔天的咒骂,“你们可把老夫给坑惨了啊,这一路上,老夫自问对你们不薄,可你们呢?村里有人被野狼咬了,也不吭声,还藏着掖着,你们打的什么主意?是不是想害的老夫也疯了昏迷不醒,好图谋我廖家的财产?简直其心可诛!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站出来道,义愤填膺的回怼,“你少冤枉人,谁稀罕你们家的财产了?我们村民被野狼咬了,是我们自己愿意的吗?那不都是无奈之举?但凡能躲开,谁愿意跟狼厮杀搏命?谁又愿意受伤变成现在人不人、鬼不鬼的模样?你不说同情宽慰,还落井下石,简直忘恩负义!”

        廖老爷跳脚骂回去,“谁忘恩负义了?打山匪的时候,我廖家就没出人出力?指不定是谁占了谁便宜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指着官道,“你走,你马上带着你们廖家的人走,自此后,咱们井水不犯河水,我就当之前救了一群白眼狼!”

        廖老爷却拍着大腿,忽然放声大哭,“我走?老夫倒是想走,可老夫一家还走的了吗?万一路上有人发病,哎呦,老天爷啊,到时候岂不是要绝了我廖家满门?你们的大夫呢?不是号称是神医吗?必须给我们一家看病,负责到底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还讲不讲理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命都要没了,还讲理干啥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顾欢喜坐在车厢里,听着外面的好戏,唱的那叫一个热闹,个个都似戏精上身,不光演的投入,还不停的给自己加戏。

        尤其这廖老爷,一个人就能撑起半场,他名下莫非还经营着戏台班子?耳濡目染才有这份功力?

        连跟他对戏的许怀义都落了下风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娘,这是您想的主意?”顾小鱼开了点窗户,不时往外瞄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顾欢喜点了点头,“最好的防卫就是主动出击,甭管对方有啥招数,咱们演这么一出戏,他们都该吓退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在古代,被定性为会传染的病,那都是谈之色变、畏之如虎,就算有几分怀疑,也不敢冒险试探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万一是真的呢?他们赌不起。

        况且,村民们这么卖力演出,真实的连她都要骗过去了,对付那些心怀不轨的人,更是没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顾小鱼心头郁郁,“娘,您说,他们真的会来找咱们麻烦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顾欢喜道,“娘也不能肯定,等等看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娘俩并未等很久,就有了答案。

        一队衙役,大约十几个人,朝着他们的方向走来,打头的人嘴里嚷着办案,说是昨晚有人进入城里盗窃,不少人家被偷,他们怀疑跟灾民有关,所以府城附近停留的人都在被搜检之列。

        顾欢喜听的冷笑,果然是用这招,但不得不说,这招粗劣,却很是管用,若真让他们借着这由头闯进来搜查,随便给哪个人按个罪名被带走,为了保下村民,其家里人还能不凑银子赎人?

        多抓走几个,他们这一趟的油水就够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再说,还有廖老爷,那才是大头,衙役们就说怀疑他有作案嫌疑,要带回去审问,廖老爷能咋辩解?只能花钱消灾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即便他们不进城,该来的灾祸,还是躲不过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在,他们提前做了安排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衙役出现,村民们开始新一轮的哭嚎,情真意切,声势震天,丝毫不叫人疑心其真实性。

        再说,还有难民们给作证呢,刚才看戏也不是白看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衙役们询问的时候,就有难民声情并茂的给描述了一遍,啥被野狼咬了,人已经疯了,逮谁咬谁,随行的神医都束手无策,有的严重的已经昏迷不醒了,有意识的也被敲晕了就怕他们再犯病,廖家跟村民们翻脸的戏也没落下,总之,现在许家村就是一危险传染源,离得越远越好。

        xunshu.cc      yanqingw.com      11kt.cn      lwxs12.com



        mfxsw.net      ranwen2.com      ranwen52000.com      dushuge.com



        hahawx.com      xs520.net      xsjie.com      dushula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