久久书院 - 都市言情 - 开着房车,去古代逃荒种田吧在线阅读 - 第146章 有毒 二更

第146章 有毒 二更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的话,打破了许茂元仅存的那点侥幸,他苦笑起来,“是大伯目光短浅,不及你看的明白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闻言,一直不咋插话的焦大夫打趣道,“咱们活到这把年纪,还能不如他们年轻人看的透彻?不过是人越活的老,这胆子就越小,哪像他们年轻人啥都不怕,敢想敢干,咱们啊,只想求个平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茂元被调侃的老脸讪讪的,不过他心胸也算豁达,并不着恼,而是顺着这番话感慨道,“是啊,老了,就不敢折腾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,得给他们这些年轻后生出力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的对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赶忙谦虚客套一番,给足许茂元面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徐村长这时也有了决定,“怀义说的有道理,咱们就是有三寸不烂之舌,怕也没人肯听肯信,只当咱们是在给自个儿脸上擦粉,毕竟咱们现在也是湖田村的人了,一荣俱荣,一损俱损,说出去的话,没人信服,但要是以身犯险,那结果就立马不同了,到时候,只要咱们都健健康康,没病没灾,啥都不用说,就能堵上他们的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到后面,他情绪还有些激动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笑道,“村长叔,您放心吧,不存在以身犯险,因为就没什么险,这里没被诅咒,也没有不祥之人,有的不过是些幸运从灾难中活下来的可怜人,就像咱们青州的难民,有的熬不过去,死了便死了,有的活下来了,比如咱们,咱们还能成不祥之人、谁沾谁晦气?恰恰相反,咱们这是大运道,沾上有福气才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最后两句,他说的斩钉截铁,很有洗脑的效果。

        徐村长怔愣过后,兴奋的拍着大腿道,“对,对,怀义说的对,咱们可不就是有大运道嘛,之前廖老爷他们,遇上咱,躲过了山匪坑银子,也避开了那些恶吏使坏,这不是福气是啥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越想越觉得是这样,眉毛胡子都要飞起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焦大夫看的好笑,跟许怀义暗暗交换了个眼色,然后站在专业角度,又帮着他和许茂元巩固了一下这个印象,“老夫今天在村里转了一圈,并没有看到有什么不干净或是能致使人生病的东西,就是路边的树木杂草都长势良好,那诅咒一说,完全是无稽之谈,至于五年前的瘟疫,老夫虽没亲眼目睹,但听百姓描述的症状,却不似瘟疫,那些在所谓瘟疫种去世的人,像是误食了什么有毒的东西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毒?”

        徐村长和许茂元皆是大惊失色,对他的这番怀疑说辞,比听到瘟疫还觉可怕。

        焦大夫,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是不是找错方式了?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嘴角抽了下,这是差点弄巧成拙啊,赶忙解释道,“村长叔,大伯,你们别想岔了,焦大夫的意思,可不是那二十九户人家都中毒死了,没有,死了的并不算太多,只是活下来的人,或许是怕连累到村里其他人,或是有什么其他打算,后来都陆续搬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真的?”徐村长惊魂未定的转头看向焦大夫,“不是这村里有啥带毒性的东西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焦大夫摇头,苦笑道,“怨我没说清楚,老夫是怀疑,村里有人在外头沾染了什么是非,被人在外面就下了毒,回到村里后才毒发身亡,跟村里就没一点关系,因为症状跟天花相似,才被误以为是瘟疫而封了村子,可真要是瘟疫,其他村却并未波及,总不能就湖田村的人倒霉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茂元张了张嘴,可不就是湖田村倒霉嘛,外面之所以有那些不祥晦气的传言,也是皆来自于此,人家别的村都没事儿,就可着这个村出事儿,不是被诅咒是是啥?

        他没说出口的话,徐村长替他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焦大夫意味深长的道,“不是天灾,是人祸,这京城里啊,繁华之下,肮脏多的是,只有你想不到,没有他们做不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徐村长打了个冷颤,“那,那会不会连累到咱们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接过话去,“不会,咱们是后来的,以前的是非都与咱们无关,再说便是真有事儿,五年前也了结了,人都死干净了,还能再找谁算账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是说有人搬走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,是有人搬走了,搬去哪儿咱们也不知道啊,就是被追杀,那也不会来审问咱们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说法虽有些无赖,却也没毛病,徐村长勉强松了口气,“也有道理,不过这些事儿,咱们几个知道就算了,以后可不能对外提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配合的点头,“那是当然,咱们就当啥也不知道,跟这村里的人正常相处就行,别乱打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,对,回头我也嘱咐一下村里人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破除了诅咒的谣言,虽说又牵扯进是非中,到底没那么害怕了,徐村长定定心,拉回正题,“怀义,你刚才提的那招可行,如你所说,事实胜于雄辩,但这个时间段,怕是有点长,三日五日的,肯定看不到啥效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,还得请和尚来念经超度,双管齐下,更有信服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时代的人多信佛,那些大和尚的嘴就跟开光了似的,说啥百姓们都信,甚至把某些高僧奉若神明般供着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一句话,就抵过千言万语。

        徐村长闻言,心里更踏实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许茂元迫不及待的问,“那怀义,咱们啥时候去请庙里的高僧来念经文超度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想了想,“干脆明天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茂元脸上露出笑来,比起事实,他还是更信任高僧,“明天好,明天好,到时候让怀孝陪你去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忙拒绝,“不用,大伯,明天我带着媳妇儿孩子去就行,欢喜前些天做了些绒花,想去城里卖掉,之前手里的银子都让我买房置地花的差不多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到这个,许茂元就不赞同的道,“买房置地虽说是应该的,但你也不能太大手大脚,兜里总要留下些,不然咋过日子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好脾气的道,“是,您教训的是,以后我肯定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徐村长担忧的问,“那你之前说开豆腐坊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手里都没银子了,还咋干啊?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大大咧咧的道,“那个不耽误,地不是都买了嘛,前期手头紧,先用土坯盖,后面赚钱了再说,至于石磨,盆子、木桶啥的,都花不了多少银子,明天卖了绒花,就该凑够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徐村长半信半疑,那绒花能值那么多银子?

        epzww.com      3366xs.com      80wx.com      xsxs.cc



        yjxs.cc      3jwx.com      8pzw.com      xiaohongshu.cc



        kanshuba.cc      hmxsw.com      7cct.com      biquhe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