久久书院 - 都市言情 - 开着房车,去古代逃荒种田吧在线阅读 - 第164章 路遇陌生人 二更

第164章 路遇陌生人 二更

        翌日,许怀义吃完饭,就带着卫良出门了,顺便还拎着顾小鱼一起,“年纪再小,也是个爷们,爷们哪有整天缩在家里的,那能有啥出息?读书也不行,闭门造车,非读傻了不可,得多走出看看,开眼界,长见识,要不咋说,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呢,走,跟着爹出去耍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是买菜!

        他不觉得买菜能开什么眼界,但顾小鱼也只是象征性的抗议了一下,就乖乖的爬上骡车坐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顾欢喜等他们走了,抱着闺女去菜园子溜达了一趟,菠菜、芫荽、冬寒菜都出苗了,细细密密的,长势不错,她还种了些乌塌菜和羽衣甘蓝,也不知道时下有这两种菜吗,现在单看苗,是分辨不出什么来,等长大些,有人问起,她就只能推给原主跟父亲,他们曾去南方游历,带回来些当地人没见过的种子合情合理。

        从菜园离开,她又去湖边走了走,凉风徐徐,不觉得冷,只感到舒爽,尤其是湖上景色娴静美好,只觉得心旷神怡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湖因为形似月亮,所以称作如月湖,听说夏天还能看到荷叶田田,荷花摇曳,端的是清雅秀丽,便是现在,没有那层动人的绿意,岸边也有芦苇飘荡,彰显着秋天的独有韵味。

        顾欢喜看的入迷,不知不觉走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太太,前头好像有人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卫慈紧张小声的提醒,顾欢喜顿住步子,抬眼看过去,果然,一丛芦苇后,隐约有两道身影,一坐一站,皆是男子,而且,好像年纪还不小了,另外,地上还铺着一层竹席,上面摆着茶壶、茶杯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应该不是许家村的,村民们都还在发愁生计问题,没哪个有这般闲情逸致来湖边品茶赏景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湖田村的?

        顾欢喜迟疑起来,她心里是想继续逛下去的,但眼下不是后世,女人抛头露面,还遇上男人,就该立刻避开,省得被传闲话,所以纠结了下,还是打算掉头,谁知,闺女却不配合,她还没玩够呢,于是在她怀里抗议的扭动着小胳膊小腿,嘴里也“啊啊”有声的表达着她想继续玩的决心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动静,很快就引得那俩人看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正脸,彼此都愣了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对方大约是没想到会是个带孩子的小妇人,而且这小妇人胆子还挺大,一点没惊慌失措不说,与他们对视,神情坦荡平静,甚至还点了点头,算是友好的打招呼。

        顾欢喜点头打招呼,纯属是礼貌习惯,尤其这俩人,一看便是一主一仆,那老仆微微弯腰,看不出什么来,但主子的气度却不似寻常人,哪怕身上穿的也是麻布做的衣服,不带任何配饰,却依旧让人不敢小觑。

        尤其那眼神,睿智深远,仿若能洞悉一切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多少有点社恐,所以打过招呼后,就想越过他们继续往前,却不想,闺女又拆台,竟是冲着人家伸手要抱抱,还扬起一抹大大的笑脸。

        顾欢喜,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可真是许怀义的亲闺女,小社牛。

        对方又怔了下,反应过来后,也不由勾起嘴角,只是守着礼,不好唐突,遂婉拒道,“老夫近日身子不适,恐过了病气给令嫒,倒是遗憾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顾欢喜忙道,“是小女不懂事,打扰您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对方摇头,含笑道,“令嫒聪慧可爱,让人见之心喜,何来打扰?”

        话落,拿起旁边一个用芦苇编织的蝈蝈,示意老仆递给阿鲤,“这是老夫随手编的,不嫌弃的话,送与令嫒玩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怎么好意思……”不等她客气的拒绝,就见闺女已经伸手接了过来,还抓的紧紧的,后面的话顿时噎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阿鲤冲着对方“啊啊”了几声,笑容灿烂,像是在道谢。

        对方畅快的笑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顾欢喜干笑着说了声“多谢”,给闺女擦了擦口水,也不想再逛了,俯了下身子,赶忙转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再让闺女待下去,她得社死。

        娘俩离开后,那老者抚着胡子道,“这应该是新来的那些村民的妻女吧?能从青州一路顺利逃荒到这里,果然有些胆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老仆恭敬的道,“听说许家村的人,一路上也遇到过几次危机,有狼群,有山匪,却都顺利解决了,有惊无险,落户在湖田村时,每家每户都带着粮食家当,看上去并未损失什么,村民们的精神头也不差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老者若有所思,“那这村里有能人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老仆道,“奴才打听了,是一个叫许怀义的年轻人,遇上的几次危机,皆是他出头化解的,村里人都很信服他,如今更是要靠他吃饭了,湖上的那座宅院,便是他买下来的,连扈村长都对他青眼有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老者听的来了兴致,“仔细说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老仆便说的更详尽一些。

        老者听完后,忽然道,“你说,那晚上的佛祖显灵,会不会跟他有关?所谓的天降神迹,只是他为了洗清湖田村的不祥之名所做的手段?”

        老仆愣了下,“应该不会吧?他如何有本事办到?老爷,您不是都没参透吗?他怎么可能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老者笑道,“你老爷我也不是万能的,山外有山,人外有人,我不懂的,别人懂,再正常不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老仆还是半信半疑,懊恼道,“早知道那晚上,奴才就出来看看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原没当回事儿,倒是错过了,等发现那光亮,听到声音时,再出来查探,却是晚了一步,什么线索都没有。

        老者宽慰道,“不急,若真是与他有关,总会寻到机会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不知道已经被人惦记上的顾欢喜,等到走远后,忍不住教训了闺女几句,奈何闺女只顾着玩那蝈蝈,都不理她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能咋办?只能先惯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想着不能白来一趟,她便让卫慈去掰了好几束芦苇,拿回家插瓶,一瓶摆在顾小鱼的房间,一瓶放在堂屋,还有一束寻了个大点的黑陶坛子,摆在了有火炕的那屋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今火炕已经晾干,可以用了,只是还缺尺寸合适的炕席和褥子,许怀义已经找村里人去编了。(本章完)

        epzww.com      3366xs.com      80wx.com      xsxs.cc



        yjxs.cc      3jwx.com      8pzw.com      xiaohongshu.cc



        kanshuba.cc      hmxsw.com      7cct.com      biquhe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