久久书院 - 都市言情 - 开着房车,去古代逃荒种田吧在线阅读 - 第174章 皇室的热闹 二更

第174章 皇室的热闹 二更

        可惜,两口子没有获取消息的渠道,实在看不透这位安平县主的打算,只能无奈作罢,上了车后,许怀义见她还在琢磨,劝道,“别想了,跟咱也没啥关系,不管她抱着啥目的,最起码难民得了实际好处,这就够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欢喜“嗯”了声,但一路上,脑子里还是没停下琢磨。

        回到家,吃完饭,两口子进了西屋,前几天火炕上的席子褥子都做好了,他们就搬到了这间来住,夜里把炕烧热,能舒坦一宿。

        门一关,顾欢喜就脱了鞋,惬意的躺到了炕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坐在她边上,熟练的给她捏腿。

        顾欢喜闭上眼,打算睡个午觉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这时却道,“媳妇儿,你是不是有啥想法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顾欢喜平静的道,“有啥想法,目前也不能施展,咱们力量太小了,随便一个人就能把咱们踩死,所以,还是得苟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道,“苟着没错,但咱也得悄悄发育啊,不然啥时候才能不用看旁人脸色,想咋滴就咋滴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欢喜提醒,“只要是在皇权社会,这辈子都得看人脸色行事,你就别惦记自由公正平等了,顶多就是将来我们站的位置高些,需要我们行礼的人少点罢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大大咧咧的道,“那也行啊,要是将来能混个王爷当当,一人之下万人之上,嘿嘿,就只需要看皇帝一个人的脸色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欢喜睁开眼,看着他道,“你咋不说干脆舍得一身剐,把皇帝拉下马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搂着她腰躺下去,凑近了低声道,“你同意吗?你要是同意,我就去干,到时候,封你做皇后,嘶,轻点啊,媳妇儿,疼死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疼死你算了,省得你出去作死,还得连累我跟孩子。”顾欢喜扭着他腰上的肉转了一圈,出了气才松手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赶忙讨好,“我刚才就是开个玩笑,我哪有那胆子?就是有那胆子,我也没那本事,有那本事,也没那机会,现在天下太平,想造反都没由头,不像咱们那位穿越前辈,过来的时机正好,前朝末年,皇帝昏聩无能,折腾的民不聊生,这才逼的百姓反抗,成全了他的帝王霸业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顾欢喜凉凉的问,“你很羡慕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小声嘀咕,“只要是男人,哪有不羡慕的?但不是谁都有那个命、有那个机会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要是给你机会,你会抓住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?这个嘛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见他还认真考虑上了,气的顾欢喜又想掐他的肉,“你光看见那一位成就帝王霸业如何风光了,怎么就不想想他背后受的那些罪了?跟着他打天下的人,你知道战死了多少吗?光妻子,就死了两任,夭折的孩子更多,他的第三任皇后只给他生了一个儿子,你知道那孩子在兄弟中排序第几?十三,可实际上,他登基时膝下活着的只有三个而已,其他的都在战乱中没了,这种一次次的丧妻丧子之痛,那是正常人能承受的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听的浑身都冒冷汗了,使劲的摇头,“不能,你要是跟阿鲤有点事儿,我肯定活不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给你机会,你也抓不住。”能当帝王的人,堪称绝情绝爱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彻底死心,“如果成就帝王霸业,需要付出这么大代价,那我肯定不干啊,还是老婆孩子热炕头适合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倒也不用摆烂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整理好心情,又忍不住八卦的问,“那位娶了仨媳妇儿,最后让谁的儿子当了皇帝?”

        顾欢喜道,“第二任妻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家伙,不占长,又不占幺,他是咋上位的?凭心计手段?”许怀义顿时脑补了一出夺嫡大戏。

        顾欢喜语气复杂的道,“大概是凭运气吧,当时的嫡长子在战乱中伤了腿,落下残疾,便失去了继承资格,至于第三任皇后生的儿子,跟前面的两位兄长年纪实在差的太多,那位驾崩时,十三皇子才几岁大,怎么上位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羡慕的道,“那先皇属实运气好了,捡了个大漏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欢喜揉揉眉头,“不说那些了,跟咱们都无关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别啊,我还没听够呢,媳妇儿,再说说呗,那位十三皇子现在还活着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顾欢喜本来不想说,那个圈子实在太复杂了,但想着他将来进了武学院,或许会接触到,要是两眼一抹黑,啥也不清楚,万一惹出啥事儿,就麻烦了,于是点了点头,“活着,被封为楚王,据说跟当今皇上同龄,也是他那一辈里,唯一还活着的王爷了,辈分最高,现为宗正,在外的风评不差,实际上如何不知道,对了,他亲娘还活着呢,也就是说,如今宫里,有皇后,有太后,还有太皇太后,热闹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听的眼睛发亮,“好家伙,这热闹劲儿,都够拍八十集宫斗剧了,你说这位楚王跟他亲娘甘心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我哪儿知道?甘心不甘心的,事情都成了定局,如今在位的是他侄子,当叔叔的抢侄子皇位,怎么都说不过去,就算当今皇上出了啥意外,下面还有七八个儿子等着继承皇位呢,也轮不到他头上去。”除非这些皇子都没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也不一定。”许怀义脑洞越开越大,“要是当今皇上得位不正呢?不就有理由把他给废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顾欢喜提醒,“当今也有兄弟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一母同胞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闻言,顾欢喜回忆着原主听过的那些消息,若有所思的道,“说起来他也不占长,不占幺,他上面有个嫡长兄,早早就被立为太子,但后来因病过世了,这才轮到他上位,他下面还有两个弟弟,都是庶出,与他年龄相差的也挺多,在皇室中很是低调,极少出来走动,这么看的话,当今太后也不是世人夸得那样好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啥意思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原主之前跟着父亲来京城游历时,经常陪父亲去茶楼听说书,我刚才跟你说的那些,大多就是这么听来的,茶楼里的人说起太后,基本都是好话,说她慈善大度,主动为先皇选秀,充实后宫,当时的后宫里少有争端,可谓是妻妾和睦的典范,可她要真这么慈善大度,宫里能只有俩庶子出生?还是跟她的亲生儿子差了那么多岁,又低调的毫无存在感,这里头能没猫腻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肯定有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epzww.com      3366xs.com      80wx.com      xsxs.cc



        yjxs.cc      3jwx.com      8pzw.com      xiaohongshu.cc



        kanshuba.cc      hmxsw.com      7cct.com      biquhe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