久久书院 - 都市言情 - 开着房车,去古代逃荒种田吧在线阅读 - 第179章 准备去考试 一更

第179章 准备去考试 一更

        如今,许家村的人,除了老弱病残,几乎没闲着的,每家每户都抽出几个人来去摆摊,不出摊的在家里做绒花,或是开荒,就像许茂元家里,他俩儿俩女,大儿子和大儿媳忙着小吃摊子,小儿子在豆腐坊上工,小儿媳妇儿看孩子做饭,小闺女做绒花,也就他稍微有点清闲点儿。

        许茂元沉吟道,“咱村里,确实不好招人,不过十个八个的还是有的,先紧着他们,不够的,我去找扈村长谈谈,请他给推荐几个靠谱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点头,“您做主就行,扈村长是个明白人,他既有心跟咱们交好,那就不会在这种事情上做啥手脚,您只管踏实用,另外,还有那四十来亩山坡地,种不了庄稼,我想都种上果树,您看咋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侄子跟他请教,许茂元心里无比熨帖受用,脸上忍不住露出几分欣慰的笑意,“种果树是对的,我之前沿着村里的地头都看了一遍,地确实薄,旁人都传湖田村的地收成不好,看来不是谣言,想改变这种情况,得多用肥料养地,三年两年的或许才能看见成效,山坡地就更没啥指望了,但闲着也是浪费,栽果树正正合适,苹果、桃子,梨都行,柿子、核桃就更不挑地方了,总归是个进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道,“我也是这么想的,反正坡地便宜,就是随便栽点杨树啥的,长个十年八年也能卖木头换银子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茂元应和着,想到啥,又建议道,“你那庄子上,总不能光种庄稼吧?要不要养些鸡鸭和猪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成啊,那等盖好了房子,大伯您再帮我张罗着找个下风口的地方盖几间鸡舍和猪圈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行,这事儿我给你记着,另外,你建这么大庄子,以后请谁给你打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打算再买些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闻言,许茂元怔了下,又见他说的一脸平静,心头难免复杂,几个月前,侄子还在许家被欺压的毫无存在感,谁能想到,如今已经能使奴唤婢了,买人啊,作为乡下人,有几个会想到这茬的?

        在他们的印象里,只有有权有势的人家,才会往家里买人,普通百姓,养活自家几口人都费劲呢,谁会舍得花银子买个下人?

        原以为买下卫良三兄妹,是因为在逃荒路上,恰好碰上了,听说当时也没花银子,这才没引来太多的关注,现在再买人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会不会太破费了?买人也不便宜,五两银子是有的,而且以后,你还得给他们发月钱,负责他们的食宿、衣裳……”许茂元说着说着,都替他发愁,“还不如雇村里人干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笑着解释道,“买人省事儿,以后我说不准还要置地,不能光指望村里人帮衬啊,雇外人的话,又不知根知底,用着不放心,买来的下人,卖身契攥在咱自己手里,不怕他们整幺蛾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茂元闻言,这才不说什么,“还是你思虑的周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俩人商量完,许怀义就走了,回家后,跟媳妇儿汇报了一遍,又被按到书桌前看书学习。

        用顾欢喜的话来说,就是“临阵磨枪,不快也光”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认命的往脑子里塞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晚上睡觉,梦里都在背诵兵法谋略。

        翌日,两口子早早起来,许怀义为了节省体力,连每天的跑步打拳都暂停了,顾欢喜比他还紧张,早上的饭菜都是她亲手做的,就怕他吃的不舒坦,到了考试场上,再影响发挥,临出门时,又不厌其烦的反复叮嘱。

        末了道,“要不我陪你去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失笑,“真不用,你就算去了,也是在外头等,更焦躁,我让卫良跟着,不会有事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顶多就是考不上呗。

        顾欢喜也想到了这茬,低声提醒,“要是你觉得里面有什么猫腻或是不妥,就弃考回来,我是盼着你进最好的武学院,但也犯不上冒险,回头去其他学院也是一样的,你可别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“嗯,嗯”应着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和卫良赶着骡车离开后,顾欢喜在屋里实在坐不住,就抱着闺女去了豆腐坊,看着旁人进进出出、忙忙活活,她心里的焦躁多少缓解了些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今的豆腐坊,每天要出十几板豆腐,那座石磨从早转到晚,就没个停下来的时候,足见生意之好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说到赚钱,还是五香豆干和豆皮等衍生品,腐乳也做了,但还需要装在坛子里发酵,远没到卖的时候。

        徐村长看见她,还以为有事,便过来问了声。

        顾欢喜道,“没事儿,我随便过来转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徐村长顺嘴又问了声,“怀义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顾欢喜道,“去考试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啥?”徐村长吓了一跳,声音都拔高了,“考试?今天去考?他咋没吱一声呢?谁陪他一起去的?这孩子,心咋这么大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顾欢喜见他焦躁的都开始原地打转了,莫名的竟平静了下来,笑着解释,“他说本也不是什么大事儿,没必要嚷嚷的大家伙儿都知道,他带着卫良去的,旁人跟着也进不去,白白搭上功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搭上工夫怕啥?多几个人陪着,哪怕是图个心安呢,哎,怨我,这几天忙,都没顾上问他,咋说考就去考了呢?怀义来得及准备不?”徐村长一脸的紧张,接着想到啥,又紧跟着问,“怀义报的哪家武学院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声音不小,把刘修文和许怀孝也给招了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顾欢喜一一应答,“三天前去报的名,安排的考试时间很紧凑,但准备是早就准备的了,前两年我就教过他认字,逃荒路上,每天也都练字读书,到了京城安顿下来后,更是每晚学俩时辰,那几本武经,也简单翻了一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徐村长闻言,松了口气,又不解的问,“武经是啥?”

        刘修文解释道,“村长叔,武经是科举必用的书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四书五经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许三哥报考的应该是武举,武举不考四书五经,而是排兵布阵,还有各种兵法谋略,武经中才有这样的知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徐村长恍然“喔”了声。

        epzww.com      3366xs.com      80wx.com      xsxs.cc



        yjxs.cc      3jwx.com      8pzw.com      xiaohongshu.cc



        kanshuba.cc      hmxsw.com      7cct.com      biquhe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