久久书院 - 都市言情 - 开着房车,去古代逃荒种田吧在线阅读 - 第189章 心凉了 一更

第189章 心凉了 一更

        晚上,两口子躺在火炕上,悄悄说着私房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媳妇儿,小鱼的身份,我旁敲侧击的打听出来了,你猜他亲爹是谁?”

        顾欢喜心里有数儿,也不着急猜,她关心的是,“你找谁打听的?没露出什么把柄让人猜疑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信誓旦旦的道,“放心吧,我小心着呢,今天中午在学院吃饭的时候,大家都聚在一块儿说闲话,本来没打算问,就是怕露出啥痕迹,巧了,有人把话题扯到京城最有名的那几个纨绔子弟身上,因为他们也在精武学院读书,所以聊起他们顺理成章,其中就有李坦,我就顺势问了一句,当然其他的几个,我也都跟着问了,旁人只以为我是从青州来的,啥也不懂好奇呢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闻言,顾欢喜安心了,这才问,“这个李坦的庶姐进的是哪家的后宅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唏嘘道,“大皇子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欢喜拧了下眉头,“原来是大皇子府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出她语气不对,许怀义赶忙问道,“咋了?这个大皇子不靠谱吗?是不是一点夺嫡的希望都没有?”

        顾欢喜似笑非笑的看着他,“你这么着急干什么?大皇子能不能上位,跟你还有关系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干笑道,“我哪有着急?我是替咱家小鱼心焦,皇家夺嫡之战有多凶险,咱们没吃过猪肉,还能没见过猪跑?胜者为王败者寇,输了的皇子,有几个善终的?大皇子要是没指望,那小鱼咋办?岂不是得跟着倒霉?”

        顾欢喜哼了声,“小鱼现在又不是大皇子府的嫡出皇孙了,他是咱们的儿子,跟我姓顾呢,大皇子就是失败,全被圈禁或是处决,也连累不到他身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话是这么说,可万一呢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什么万一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噎住。

        顾欢喜白他一眼,“除非你不安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心虚又讨好的道,“媳妇儿,天地良心,我真没啥野心,我难道还会稀罕一个从龙之功不成?我就是替小鱼不平啊,当然,更重要的还是替咱俩打算,现在咱们跟他已经撕扯不开了,扔了他也做不到,那就只能风雨同舟呀,他的身份,我有种直觉,瞒不了一辈子,不管是被旁人发现,还是他自己不甘心主动暴露,都免不了将来一争,他身上流着皇家的血脉,注定这一生就安分不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欢喜如何不知?从他们收养顾小鱼开始,命运的齿轮就开始了,转动的方向,不会以他们的意志为转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顺其自然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闻言,试探着问,“你不拦着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顾欢喜幽幽的道,“我拦的住么?以后你就住到武学院去了,整天做什么,跟什么人打交道,只要你不说,我就什么都不知道,我怎么拦?还不都由着你糊弄?以后,我就是个睁眼瞎子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立刻道,“咋可能呢?媳妇儿,你这话可戳我的心口窝了,我糊弄谁也不能糊弄你啊,我是住到学院回不来家,但旁人不知,你还不知?咱俩想见面,那就是分分钟的事儿,中午还是晚上,你一召唤,我立刻现身,你想知道啥,更是一句话的事儿,我哪回出门不给你汇报行程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顾欢喜见他都要急了,心头一软,嗔道,“行了,逗你玩呢,你倒当真了,真是不识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哀怨的道,“我待你之心,可昭日月,哪里受得了你这么逗?”

        顾欢喜只得哄了他几句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趁机讨了些便宜,才又笑起来,接着刚才的话继续道,“媳妇儿,你是不是也觉得咱们迟早都要站队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顾欢喜无奈的“嗯”了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因为小鱼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只是其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其二呢?咱俩的身份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,是那个重生者平安县主孟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说,我都差点忘了她了,也对,但凡重生者,就自诩受上天庇佑,是老天爷的亲闺女,不搅风搅雨,就对不起她重活一世的机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等你去了学院,暗地里打听一下,看孟家有没有姑娘送进皇子后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眼神一亮,“对啊,她既然是重生回来的,那肯定知道将来谁当了皇帝,把孟家女早早嫁进去,就当是提前投资了……”话音一顿,他又拧起眉头,“要是孟家女进的是其他皇子的后院咋办?”

        那岂不是意味着大皇子压根没希望?

        本来夺嫡就是千难万难,再改变历史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饶是许怀义,这会儿都有点心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顾欢喜淡淡的道,“大皇子是庶长子,虽然占了个长,但并不受宠,而且他生母早逝,外家的地位也不高,据说是南方哪个府的知府,离着京城远着呢,完全借不上力,而二皇子是中宫嫡子,三皇子、四皇子的母亲都位居妃位,且外家也得力,五皇子生母,是皇帝宠妃,这几个都有一争之力,唯独大皇子,不被看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听完,心头更凉了,“这希望属实渺茫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要是想上位,除非把那些皇子都干掉。

        顾欢喜又道,“据说大皇子性子温软柔和,喜好舞文弄墨、养花养草,连只鸡都不敢杀,早些年便一派闲散王爷退休的生活状态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,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啥也别说了,洗洗睡吧。

        翌日,吃过早饭,许怀义就打发卫良去集市上买菜,准备中午请客用,他自己去豆腐坊转了一圈,还要去各家里请人,相熟的,都得通知到位,徐村长和许茂元自不必说,高家、刘家,还有四叔公家,都跑了一趟,扈村长那里也亲自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扈村长听说他考进精武学院,很是激动,拉着他问了好多问题,要不是知道他还有旁的事儿,都不舍得撒手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走后,扈村长对长孙道,“老天爷总算开眼了,终于给了咱村里一条活路,许家村的人来的太好了,太好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许家村一来,村里就有人气了,没几天就降下奇迹,佛光普照,彻底洗清了困扰村里五年的不祥名声,之后,又是置地,又是开豆腐坊,还去各处摆摊,这份热闹自不必说,虽然还未惠及到他们这些人身上,但这份生机勃勃,他们终是能感受到。

        最重要的,还是有许怀义这个人。

        epzww.com      3366xs.com      80wx.com      xsxs.cc



        yjxs.cc      3jwx.com      8pzw.com      xiaohongshu.cc



        kanshuba.cc      hmxsw.com      7cct.com      biquhe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