久久书院 - 都市言情 - 开着房车,去古代逃荒种田吧在线阅读 - 第217章 他赌赢了 一更

第217章 他赌赢了 一更

        马自诚在这一刻,对许怀义有了新的认识,不得不承认,孙钰比他的眼光好那么一点点,这一拨学生里,他最看好李云亭,因为李云亭的习武天赋是最高的,又背靠着定远侯府,即便是外室子,只要搬出定远侯爷来,外人多少也会卖几分面子,所以,有能力又有家族支持,他觉得李云亭会是走的最远那个。

        但现在,他忽然觉得,跟许怀义一比,李云亭的短板凸显的格外明显,这位不光有武力值,心计、嘴皮子都不差啊,而且,秉性看起来仁义厚道,这就太讨喜了,光凭他讲义气,肯为兄弟两肋插刀,就能俘获好人缘儿,如此,他将来的路,还能难走了?扶摇直上,也未必不能。

        难怪孙钰对他赞不绝口,动了想收徒的念头。

        换他,也心动啊。

        也对,能一路从青州顺顺当当的逃荒到京城,还这么快就站稳脚跟,能是泛泛之辈?

        “怀义啊,你想不想拜个师傅?我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山长找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马自诚刚开了个头,话没说完,就被疾步赶来的孙钰给打断了,他幽幽的问,“山长找我做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谁不知道,鲁山长最看重的人是孙钰,大事小事的都喜欢找孙钰去处理,活像学院里的其他人都是个摆设。

        孙钰一本正经的道,“许是听说了这里的事儿,找你问话了解下情况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马自诚气乐了,“山长他老人家日理万机,还有空理会这点小事儿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不就是怕他挖墙脚嘛,但找理由,好歹也找个稍微靠谱点的,鲁山长是啥性子?又不像他这么喜好八卦。

        孙钰淡定的瞥他一眼,“刚才那事儿是小事儿吗?咱们学院多久没有学生决斗了?山长想了解一下,不是很正常?”

        闻言,马自诚倒是一时拿不定真假了,半信半疑的打量着他。

        孙钰好笑又好气,“我能拿这种事儿忽悠你?快去吧,刚才你看了全程,最是清楚,跟山长实话实说就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马自诚这才走了,走之前,还拍拍许怀义的肩膀,“我是真心想收个徒弟继承衣钵,我们马家枪,在大雍,可是跟杨家枪,赵家枪,并称三大枪法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孙钰作势撸袖子,“你也想跟我决斗是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马自诚蹭的窜出去老远。

        孙钰笑骂了一句,转过身来,看着许怀义时,目光复杂,“刚才怎么就没沉住气,去挑战李云轩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先歉疚的道,“学生给您添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孙钰摆摆手,“这点事儿,还不至于麻烦到我,我想听听你的想法,为什么会走到这一步?你若是想避开,完全有办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苦笑,“确实有办法,可所谓的办法,就是忍气吞声,单一个忍字,学生能做到,昨天向朝他们在食堂羞辱我们,我们不就忍了?但结果呢?忍气吞声并不能让我们安生的在学院里学习,只会助长那些人的恶意,让他们变本加厉的欺压羞辱,最后等待我们的只有三种下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孙钰眼神闪了闪,“哪三种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道,“第一种,一直忍,忍到丧失了血性、斗志和尊严,匍匐在那些人的脚下,彻底变成他们的走狗,以换取将来可能会出仕的机会,但以那样的下场出仕,还能为朝廷全心全意的做事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孙钰按下内心的波动,面无表情的问,“那第二种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第二种,无非是忍到一定时候,再也承受不住那些人的折磨,精神崩溃,退出精武学院,或者还能另寻其他学院,或者就直接绝了仕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孙钰点了点头,“还有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第三种,打不过就加入,变成跟他们一样的施暴者。”许怀义说完,自嘲的笑了笑,“您说,这三种结果,学生能选哪种?”

        孙钰沉默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说的这三种结果,便是精武学院里的平民学生们,这几十年的现状,一拨接一拨,都逃不开这三种下场,还有更惨的,命都交代在这里,真正能堂堂正正从这里武举出仕的平民学生,可谓万中无一。

        半响后,孙钰道,“所以,你这三种都不选,选了另一条更艰难、也更危险的路,可你又怎么知道,这条路走到最后的下场,会是好的,会如你所愿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叹道,“这条路,没人走过,我也不会未卜先知,所以下场是好是坏,学生并无把握,但能确定的是,这条路,让人走的不那么憋屈,不会被人碾碎了骄傲和血性,能让我们活的像个人,宁肯站着死,不愿跪着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除非关系到他媳妇儿和闺女。

        孙钰的心又一次被震动到,“不后悔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平静的道,“不后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怕事后被打击报复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学生相信,学院定会保护我们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喔?为什么这么认为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本来就是精武学院建造伊始的初衷,不是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闻言,孙钰的眸光倏然加深,嘴角却是翘起来,“你说的没错,咱们学院建院伊始,便有规定,但凡进入学院,身份地位便一概抛开不论,没有权贵和平民之分,人人平等,若遇不公,可向对方挑战决斗,事后,双方认赌服输,均不得打击报复对方,更不能动用家族的力量向对方施压,一旦触犯,做开除处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被精武学院开除的学生,名声毁了,仕途差不多也就绝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以前,那些平民学生们,被权贵子弟吓破了胆子,便是有这样的规定在,都下意识的忽略了,他们自身立不起来,让学院的先生师傅们,也就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抱拳行大礼,“多谢孙师傅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赌赢了!

        果然,他之前的猜测是对的,开国皇帝建造这座精武学院的初衷,肯定是想从平民中多选拔一些优秀人才,一来充作武将,二来挟制那些有军功的权贵之家,怕他们居功自傲、揽权自大,所以,定下那么多校规,以此保护平民学生,然而,几十年过去,风气又退化了,好在,还有人记得。

        看样子,还很支持。(本章完)

        epzww.com      3366xs.com      80wx.com      xsxs.cc



        yjxs.cc      3jwx.com      8pzw.com      xiaohongshu.cc



        kanshuba.cc      hmxsw.com      7cct.com      biquhe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