久久书院 - 都市言情 - 开着房车,去古代逃荒种田吧在线阅读 - 第244章 沸沸扬扬 二更

第244章 沸沸扬扬 二更

        默了片刻,顾欢喜感慨道,“慧信真是听你的话,这种事儿,都敢跟你合作作局,就不怕昌乐侯收拾他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不以为意的道,“他不是听我的话,而是赌他自己的前程罢了,左右他不会吃亏,你当他老实啊?他可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,等知道昌乐侯府里天降雷电后,他才会往昌乐侯头上泼水呢,不过是说几句话,却能让他的名声再上几层楼,何乐而不为?看着吧,今晚过后,信奉他的百姓会越来越多,他的名头,能跟皇家国寺的主持相媲美了,届时名利双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就不怕与虎谋皮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放心吧,他不敢,事情如果暴露,第一个遭反噬的就是他,至于我,我咬死不认就行了,反正谁也没证据,就算慧信说,大家也得信啊,那些神迹,是人为能操纵的吗?就是慧信自己,也不觉得背后是我搞鬼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他是咋想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呵,估摸着是觉得我有几分神通吧,所以我才不怕他反水,他肯定怕报应,再者,他品性还凑合,也是真心向佛,干不出背后捅刀子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这些,顾欢喜才安心了,又开始催他,“你什么时候出去?等到天亮,昌乐侯府的人都起来了,你还咋离开?”

        火烧着后,立刻就有人跑了过来,许怀义怕被发现,闪身进了房车,躲是躲开了,但等下出去,也还是在原地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道,“再等会儿,凌晨两三点最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凌晨两三点,正是睡得最熟的时候,许怀义在车里稍微眯了会儿,出去的时候,媳妇儿搂着闺女毫无所觉。

        昌乐侯府,也无所察觉,谁能想到有人能隐身,会留在这里守株待兔呢?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顺利的出了侯府,一路上也没遇上什么人,找了处僻静的地方,他又闪进房车睡了一小觉,再出来时,天微微亮,卖早点的已经摆好了摊子,正高声吆喝着,他寻了个人少的地儿,买了两笼包子,姿态闲适的在长条凳上坐下来,一边吃,一边听着周围热闹的说话声。

        昨晚的事儿,果然传的沸沸扬扬、人尽皆知,而天降雷电的惩罚,也如他所愿,跟灾民扯到了一块儿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最开始,倒也想过跟灾情扯上,那才能将昌乐侯府彻底扳倒,但昌乐侯府的分量不够,这样生拉硬拽,显得刻意,容易叫人起疑心,再者,他得为大皇子考虑,昌乐侯府分量是不够看,可再加上个大皇子,那就够用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皇帝正瞅着没人背锅,替他抗下罪己诏,真要传出大皇子跟灾情有关的消息,大皇子可就翻不了身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到底是小鱼的亲爹,不到必须,许怀义还是不想坑他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他只能退而求其次,让慧信拐弯抹角的把天降雷电,跟灾民捆绑起来,如此,为了平息天罚,挽救名声,昌乐侯府势必要站出来救济灾民,有昌乐侯府带头,其他的高门大户为了脸面也好,做戏给谁看也好,或是做了恶事心虚求安慰也好,多半都会跟风掏银子救灾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此,灾民的危机,便能解了大半,只要能坚持到明年春,京城的灾民们有了安置之地,慢慢的也就能把日子过起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其他地方,灾情应该也会有所缓解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不是神,能做到这一步,已是问心无愧。

        吃完饭,许怀义不疾不徐的走回学院,在大门口,碰上几个匆匆赶来的权贵子弟,他们正热火朝天的讨论着什么,表情都颇有些微妙难言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进了丁三班,立刻有人围了上来,七嘴八舌的问。

        赵三友嗓门最高,力气最大,把其他人都给划拉到后头,当了代表,“怀义,你昨晚去看慧信大师念经祈福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赵三友激动的又问,“那你听到慧信大师说什么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摇头,“我离着宝灵寺远着呢,大师在哪儿都看不清楚,还能听到他说啥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知道昌乐侯府的事不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听说了,昨晚天降雷电,劈中了昌乐侯府院子里的树,火势凶猛,闹到动静很大,现在人尽皆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赵三友感慨道,“是啊,都知道了,可没看到啊,太遗憾了,早知道我也请假去看慧信大师念经祈福了,还能亲眼目睹天降雷电的神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问,“你们在学院里没看到?”

        赵三友一脸痛悔莫及的表情,“咱这儿离着昌乐侯府太远,位置也不够高,真是太可惜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们咋知道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同窗昨晚去了春江楼玩儿,站在春江楼上,能俯瞰半个京城呢,昌乐侯府里电闪雷鸣的时候,他们看的一清二楚,据说持续了一盏茶的功夫,声势非常壮观,当时但凡看到的人都吓懵了,到后来起火了,才回神,不过,一个个的还是心惊胆颤的,嘿,要我说,没做亏心事,有啥可怕的?天打雷劈,只劈恶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清了下嗓子,提醒,“事情还没定论呢,你可别乱说,省得惹上麻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赵三友不以为意,“这话也不是我一个人说,现在大家伙儿谁不知道啊,定是昌乐侯府欺压灾民,导致京城附近的灾情恶化,灾民暴动,上天这才看不惯,降下雷电以作惩罚,如今只是劈了棵树,如果昌乐侯不赎罪,后头指不定劈谁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这番话,得到了其他人的赞同,纷纷应和,“没错,昌乐侯府要是没对灾民作恶,缘何上苍降下雷电惩罚?昌乐侯府必须给灾民一个交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是,如今灾民们不时暴动,已经在城外发生好几起打斗了,每天都有上百人死亡,导致附近的村民都不得安生、人心惶惶,若再不加以遏制,后果不堪设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都是昌乐侯府造的孽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李垣就是昌乐侯府的二少爷,他今天没来上学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呵,他现在还有脸出门吗?说不定就是他对灾民做下恶事了,他经常跟一帮子纨绔少爷出城赛马,谁知道有没有打杀灾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那个弟弟也不是好东西,名声比他还差,吃喝嫖赌,无恶不作,说不定也有他的份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子不教,父之过,昌乐侯也脱不了干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昨晚上,还是昌乐侯夫人的生辰,老天爷选在这一天降下盛饭,或许,昌乐侯夫人也不清白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一家子,都有可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听说大皇子妃昨晚也回去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到皇家人身上,话题就危险了,好在上课的钟声敲响,大家伙儿都坐回自己的位置上去,话题终于打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epzww.com      3366xs.com      80wx.com      xsxs.cc



        yjxs.cc      3jwx.com      8pzw.com      xiaohongshu.cc



        kanshuba.cc      hmxsw.com      7cct.com      biquhe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