久久书院 - 都市言情 - 开着房车,去古代逃荒种田吧在线阅读 - 第249章 大手笔 一更

第249章 大手笔 一更

        赈灾筹备会?

        听着有点怪,但苏喆并不在意,他想要的,是加入,而不是质疑,虽然目前这个赈灾筹备会看起来就是个草台班子,一点不严肃正经,很多人不以为然,还瞧不上眼,但不过短短一天时间,就做到这个地步,绝对大有潜力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候还端着架子,那是傻。

        跟做生意一样,眼光看得远的,先下手吃肉,后下手的只能捞点汤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多谢,多谢……”苏喆笑眯眯的拱着手,一副入会后与有荣焉的欢喜样子,“小弟定为筹备会鞠躬尽瘁,必不让许兄和其他几位学弟失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声许兄,一声学弟,可见亲疏远近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云亭冷着脸,惜字如金。

        王秋生心宽通透,也不会计较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赵三友哼唧了声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只作听不出来啥区别,比苏喆笑得还像狐狸,“好说,好说,那七少打算为咱筹备会干点啥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不能光打嘴炮啊,鞠躬尽瘁得体现在行动上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暗示的那么明显,苏喆焉能不懂?作为商户子,面对那些权贵时,被拐弯抹角索要钱财好处可以说是家常便饭,他早就习惯,内心憎恶,面上却能笑如春风,可此刻,却不觉厌烦,还给的相当情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弟不才,就先捐一万斤粮食,一万白银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轻飘飘的语气,仿佛捐的不是一万斤、一万两,而是一斤一两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慕了,啥时候他也能有这般挥金如土的豪气和潇洒啊?“哈哈哈,七少真是敞亮,我代灾民们先行谢过七少的慷慨仁善之举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一本正经的弯腰行了个大礼。

        甭管人家真诚不承真诚,银子和粮食是真的,那就当谢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喆上前把他扶起来,“许兄客气了,举手之劳,何足挂齿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感慨道,“七少的举手之劳,却能救助无数的灾民,免于他们饥寒交迫啊,这是大善,不止要挂齿,还得让子孙后代都记着你的恩德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喆笑得越发灿烂,嘴上一个劲的道,“哪里,哪里,都是应该的,小弟也是有私心的,为家母家父祈福,小小诚意,不当的说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意味深长的道,“好人会有好报的,你的诚意,帮到了灾民,老天爷一定会看到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喆眨了眨眼,“真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一脸信誓旦旦,“当然,做了坏事,老天爷都知道,还为此降雷示警,没道理做了好事,他老人家就视而不见啊,自是看在眼里、记在功劳薄上,等攒够了功德,就可以降下福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喆默了下,再次问,“你还真信这个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问的声音很轻,带着点试探和小心翼翼,还有那么一点不可言说的敬畏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重重点头,“当然信了,善有善报、恶有恶报,不是不报,时候未到,老祖宗既然传下来这话,肯定是有道理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喆,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刻,口粲莲花的他,竟然语塞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又道,“再说,我是亲眼见过佛光普照的,还有梵音唱颂,我还能不信佛、不信天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喆喃喃道,“对啊,你是湖田村的人,是见过大场面的,这么说,这世间是真的有神鬼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有,就算你不信,也要怀有敬畏之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的对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其实他现在就有点信了,不然那些神迹都怎么解释?尤其昨晚的电闪雷鸣,他当时也亲眼目睹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打雷闪电不稀奇,可稀奇的是只在昌乐侯府的头顶上啊,还能不诡异?但凡还能有别的可能,昌乐侯那老狐狸也不会割肉放血去救助灾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想通后,苏喆做了个冲动的决定,“我再捐两万斤粮食,两万白银,家里还有些旧的被褥衣服,回头我也让下人收拾出来,届时分给灾民们御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忙不迭的道,“好,好,好,七少对灾民们的拳拳之心,真是令人敬佩感动啊,你放心,老天爷也肯定会欣慰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喆闻言,立刻笑得像是已经被老天爷奖励了一样,“希望如此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其他人就默默看着,谁也不插嘴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到苏喆摇着扇子,心满意足的离开,赵三友才不解的自言自语,“都说苏喆精的像猴一样,谁也甭想占他的便宜,今天是咋回事儿?掏了一回银子不够,还又加了一回,冤大头当上瘾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煞有其事的反驳,“啥叫冤大头?人家七少这是在行善积德,为父母祈福,这是仁厚之举,是正义之举,是值得大力肯定和提倡的,你咋还取笑上了?你这思想觉悟还是不够高啊,得继续磨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赵三友,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是他脸皮还不够厚、心不够黑吧。

        王秋生笑着冲他拱拱手,“佩服,佩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坦然笑着拱手回应,“都是为了灾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是啊,都是为了灾民,他们又不会中饱私囊,为己谋利,所以不管怎么忽悠苏喆银子,也问心无愧。

        孟平则有些担心,低声问,“苏七少要是等会儿明白过来,会不会反悔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道,“放心吧,三万斤粮食,三万白银,对咱们来说,是个天文数字,对人家来说,那就是九牛一毛,哪值当反悔啊?不要面子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要是羞恼成怒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也不至于,他这人心胸还凑合,再说作为首富巨贾,深谙生意之道,赔了赚了都是常事儿,若是整天患得患失输不起,那指定也赚不了大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孟平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走了,走了,忙活了一天,吃饭去!”许怀义招呼着几人去食堂,“今天我请客,多谢大家伙儿义无反顾的站在我这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早上刚拉起摊子来时,其他人都当成个乐子,并不觉得他能办成事儿,但李云亭、赵三友、王秋生,甚至胆小的孟平,都毫不犹豫的支持他,帮着他一起操持安排,这才渐渐撑住了,没变成个笑话。

        赵三友哈哈笑道,“说谢多外道,好兄弟不就不该这样?朋友有事不帮忙,那还算啥朋友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秋生附和,“言之有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云亭没说话,却给了许怀义个“感谢纯属废话”的眼神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,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句客套感性的话,还要犯众怒不成?

        epzww.com      3366xs.com      80wx.com      xsxs.cc



        yjxs.cc      3jwx.com      8pzw.com      xiaohongshu.cc



        kanshuba.cc      hmxsw.com      7cct.com      biquhe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