久久书院 - 都市言情 - 开着房车,去古代逃荒种田吧在线阅读 - 第267章 你是一家之主 一更

第267章 你是一家之主 一更

        客人都送走后,两口子携手往回走,这会儿已经亥时,孩子都睡下了,院子里安静的只听到见风吹树梢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顾欢喜问,“今晚吃的咋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眉眼飞扬,带着几分少年人的义气,乐呵呵的道,“很棒,撑住了场面,也给我长脸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没有那些豪华繁复的花架子,处处都是小惊喜,身处其中,不自觉地就能放松下来,人只感到温馨舒适,岁月静好。

        顾欢喜挑眉,“真的?不是哄我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就是火锅而已,不说见多识广的苏喆和乔怀谨,就是小富即安的赵三友跟王秋生,平素里也是酒楼常客,京城大小的饭馆,几乎都尝遍了,哪里就至于稀罕一顿火锅?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叹道,“媳妇儿,你对自己的手艺和才华还没有个清醒的认知啊,居然妄自菲薄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说人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嘿嘿,人话也是真的没哄你,他们确实吃嗨了,今晚用了多少羊肉和配菜,你还能没数儿?当他们是饭桶啊?不是,这几个人里头,苏喆嘴巴最挑剔,寻常之物都入不了口,乔怀谨最讲究,到别人家做客,只会吃几分饱,其他人,也没到放开肚子大吃二喝的地步,但偏偏却一个个的吃撑了,这说明啥?当然是你的厨艺高超啊,彻底把他们征服了,我脸上老有光彩了,他们都羡慕我有个贤惠媳妇儿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顾欢喜打量着他的脸色,半信半疑,“没给你丢人就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当时没准备,猝不及防的跟客人面对面时,还分神庆幸了下,今天穿戴的还凑合,月白色的对襟立领袄,松江布的,既不奢华,也不寒酸,下身是藕荷色的马面裙,绣着简单朴素的花纹,虽无华丽贵气,却透着几分雅致,勉强算是能以气质取胜,当然,她这幅身子的容貌也长的不差,白皙秀美,颇有几分小家碧玉的味道。

        除去这些,能拿出手的便是厨艺了,山珍海味没有,就只能以新奇制胜,好在有穿越者的光环,秘方啥的不缺,总算撑住了场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丢人,不丢人,恰恰相反,是增光添彩了,以后啊,他们谁也不敢再小觑你,把你当寻常后宅女眷看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俩口子说着话,进了屋里,屋门一关,又闪进房车,再说话,更是随意自在,顾欢喜问,“啥叫以后不敢小觑我?你是不是在他们面前胡说八道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边脱衣服,边随口道,“没有啊,我说的都是事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事实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他们问我,奶茶是谁琢磨的,火锅底料蘸料是谁做的,还有那些辣条豆干之类,我还能撒谎说是旁人的秘方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这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媳妇儿,就这些还不够?女人能做到这一步,已经很了不起了,当得起心灵手巧,喔,对了,我还说你会读书,有跟着岳父游历的经验,才华见识不缺,可这也是事实吗,没必要藏着掖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再没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,我还说你是一家之主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顾欢喜无语了片刻,在他靠过来的时候,没好气的掐了他一把,“你喝多了?说这个做什么?我是一家之主,你是啥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不以为意的道,“上门女婿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欢喜噎了下,又好气又好笑,“上门女婿很光彩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搂着她肩膀,靠在柔软的大抱枕上,喟叹一声,“没有多光彩,但也没有不光彩,媳妇儿啊,只有我不把这个身份当回事儿,别人才不会以此来说事儿,他们不明白,你该知道的,我是真无所谓,又不是强颜欢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闻言,顾欢喜还是有些恼,“那也用不着说我是一家之主啊,你这么捧着我做什么?我又不需要抛头露面,往我脸上贴金有什么用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总会有用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不是有啥事儿瞒着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,媳妇儿,我瞒谁也不可能瞒着你啊,再说咱家本来也是你说了算嘛,你知道的,我这人又不会撒谎,嘿嘿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笑了一会儿,许怀义才跟她提起生意上的事儿,“我瞧着他合作的诚意很足,具体的,回头我再跟他细谈,主要商讨下价格和数量,咱这边把控好秘方和质量,尽量互不干涉,也给彼此留点余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欢喜点点头,“你那边谈好,要是需要的数量大,这边还得再招人,扩大规模,把产量提上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我估摸着,应该少不了,尤其是火锅底料,肯定受欢迎,腐乳、豆干、豆皮之类的,也不愁卖,至于奶茶,那个好琢磨,就算是个搭头,送他得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决定就行,明早你去豆腐坊走一趟,跟徐村长说一声,免得他心里不踏实,总怕压住货,再干不下去了,断了村民们的生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我找他聊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夜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翌日,许怀义天不亮就起来了,顾欢喜躺在床上,迷迷糊糊的问,“怎么起这么早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解释道,“这段时间忙赈灾,怕是没空休息,攒了一堆事儿,趁在家,我去找他们说道说道,省得你出面一个个应付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先在车里吃点东西垫垫肚子再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我热了包子,还有牛奶,你继续睡吧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昨晚这冤家喝酒后劲上来,兴奋的不得了,硬是折腾出小别胜新婚的气势,他倒是神清气爽,顾欢喜却是真累,撑着叮嘱了几句,便又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吃饱喝足,给媳妇儿掖好被角,裹着件厚实的披风出了门,卫良要跟,被他制止,“守好家就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,老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天还黑着,冷风刺骨,上工的村民,却都已经在豆腐坊里忙碌了起来,许怀义去的时候,一溜的房子里都点着蜡烛,灯火通明,大家正埋头干的热火朝天,任是谁看了这场景,都不由受到鼓舞,心生激荡。

        看见他,村民们很是惊喜,纷纷打招呼。

        徐村长最为激动,大步迎上来,“怀义,你来啦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笑着喊了声“村长叔”,又跟孟二柱、许怀孝寒暄了几句,这俩人此时最忙,正赶着毛驴拉磨,有了豆浆,才能煮开点豆腐,后续的一应豆制品也才有原材料制作,随着豆腐的需求量增大,石磨又多加了两座,一上午都不带停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高壮和刘修文也都来了,围着许怀义高兴的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epzww.com      3366xs.com      80wx.com      xsxs.cc



        yjxs.cc      3jwx.com      8pzw.com      xiaohongshu.cc



        kanshuba.cc      hmxsw.com      7cct.com      biquhe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