久久书院 - 都市言情 - 开着房车,去古代逃荒种田吧在线阅读 - 第295章 毁了名声 一更

第295章 毁了名声 一更

        许茂元忍着难堪愤怒,把事情零零碎碎的说完,见卫良面无表情,没有鄙夷,也没有同仇敌忾,他默了默,才道,“你回去,就这么跟阿鲤她娘说吧,让她不用放在心上,本就是两家人,不用跟着掺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卫良应声后,推着车子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走后,许怀孝低声劝道,“爹,您难受啥啊?又不是咱们干的,是他们丧心病狂,您至于这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茂元没好气的朝着他后脑勺拍了一巴掌,随后痛心疾首道,“一笔写不出两个许字,那到底是你亲二叔和堂兄弟,他们没了名声,咱们还能落得了好不成?一荣俱荣,一损俱损,旁人只会抨击咱们许家门风不好,为了活命,又是送闺女去做妾,又是卖孙女换粮食,遇上危难,抛下媳妇儿逃命,这一桩桩的,随便哪条都让人诟病,好人家的闺女,还敢嫁进咱们老许家?”

        闻言,许怀孝悻悻然道,“那咱们也没办法啊,俩家分了二十多年了,即便您是当大伯的,可也不能手伸的太长,去管兄弟家的事儿,除非,您拿出族长的身份,狠心给他们个教训,或者,干脆把他们除族得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闭嘴,除族是能随便说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孝小声的嘀咕,“这不是没辙吗,您也看了,他们现在完全是破罐子破摔,后面指不定还要惹出啥事儿来,小打小闹的,村长能用身份压一压,可万一捅出大篓子呢?谁去承担?还不得是咱们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茂元拧着眉头,嘴上不松口,“那也不能就除族啊,他们干的那事儿,还不到除族的地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就让他们这么死皮赖脸的扒着咱?再说,你还得替怀义想想啊,怀义可是越来越出息了,将来的前程准差不了,可有他们拖后腿,谁知道将来会不会连累到怀义头上?村长叔对怀义可是非常看重的,如果他们真连累到怀义了,信不信村长立马就把他们给撵出村去?那比除族可狠多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茂元面色变了变,“明日我跟你四叔公商量下,看看咋办才好,不到万不得已,怀孝啊,族人是不能随意抛弃的,一旦开了这个头,以后谁犯了点错,就把谁踢出去,那还有人情味吗?啥叫宗族啊,就是要所有族人凝成一股绳,互相庇护,互为助力,谁有了难处就帮谁一把,谁有了出息,就多为族人尽些心力,哪能有问题就舍弃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孝抿抿唇,不再吭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卫良回去后,一字不漏的跟顾欢喜汇报了一遍。

        顾欢喜听完,嘱咐了句,“你让抱朴和守拙,轮流着去盯着点那家人,若有什么动静,随时来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,太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到了夜里,两口子躺在房车的床上,顾欢喜把卫良送去许大伯家的那车东西,大体说了一遍,末了道,“有这些东西,旁人就不好说嘴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搂着她的腰,语气略有些郁闷,“都是为了我,让你受委屈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不心疼那些东西,他是烦这些破事缠上媳妇儿,这里是古代,就算有那张断亲文书在,俩人若啥都不表示,也难免会让人诟病。

        顾欢喜枕着他胳膊,随意道,“倒也没觉得委屈,我只是不耐烦应付而已,行了,也就这一开始事儿多点,慢慢的,他们看清咱们的态度,也就死心了,再说还有村长压着,他们不敢太蹦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如今村里蒸蒸日上,一片欣欣向荣,比起附近其他村子,后来者居上,从被人嫌弃排斥到令人眼热羡慕,徐村长绝对不允许有人破坏这样的大好局面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怏怏不乐的“嗯”了声,“摊上那么一大家子人,简直倒了八辈子血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欢喜抬眼,“咱们算是好的,虽说付出的代价比较大,可也脱离苦海了,你知道老许家的其他人,都是个什么下场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拧起眉头,“你说说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顾欢喜道,“你那个最小的妹妹,许红莲,因为容貌长的不差,一直娇养着,老许家原打算着攀门好亲事,可谁知,逃荒的时候,他们胆小怕事儿,跟灾民一起走,唯恐被抢被杀,正好遇上青州城里的一家富户,对方携家带口的也要来京城投奔亲戚,就冲着对方有护院,他们就把许红莲送去做妾了,对方给了百两银子,钱倒是不少,可对方已年近四十,都当祖父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忍不住骂了句脏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就是为啥,别人家都缺了至少三五口人,而老许家却几乎一个不落的到了京城的原因,那些没来的,也不是死在了路上,而是被卖了换成粮食,大房家的俩闺女就是这么被卖掉的,至于二房的李秋华,是遇上暴乱的时候,被冲击散了,老许家的人急着逃命,没人去找她,算是丢了吧,生死不知,当时她身边还有许四郎和最小的闺女小丫,据说当时就生病了,也没药吃,活下来的几率不大,还有三房的小赵氏,也是在那场暴乱中小产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冷笑道,“所以,又是送闺女做妾,又是卖孙女,又是弄丢儿媳,最后才换来家里的男人们都活着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虽然许怀礼的腿瘸了,许怀玉据说胳膊也折了,但确实一个不落,大郎、二郎、三郎都在,只四郎跟在李秋华身边才丢了,最严重的,倒是赵婆子,受刺激过大,中风了,这个病别说不好治,就是好治,依着焦大夫的聪明,也不会下狠劲给她治,瘫了还能安分点,省得到处找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的对,我那个爹咋没一起跟着瘫呢?那才是老许家最狠的人,赵婆子是嘴上厉害,他是心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子女在他眼里,估计都是可利用的工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搞了这么一出,短时间内,老许家的名声算是毁了,拿着女人不当人,谁家闺女还敢嫁进去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活该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咱们基本不受啥影响,许大伯怕是要跟着愁坏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也没辙,他宗族观念太强,不到万不得已,撇不开那家人,注定只能跟着受累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俩人聊完老许家的糟心事儿,又说了说明天拜师的事儿,顾欢喜得在家里带孩子,她本也不喜应酬,又加上老许家的人到了湖田村,三桩事赶一块,她心安理得的不用去孙家了,理由充分的很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本还打算请许大伯一起,如今也不方便了,最后定下,明早让高壮、刘修文,还有扈英杰去,这仨人跟后来的灾民几乎没啥牵扯,离开一天不要紧。

        epzww.com      3366xs.com      80wx.com      xsxs.cc



        yjxs.cc      3jwx.com      8pzw.com      xiaohongshu.cc



        kanshuba.cc      hmxsw.com      7cct.com      biquhe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