久久书院 - 都市言情 - 开着房车,去古代逃荒种田吧在线阅读 - 第302章 拜师二 二更

第302章 拜师二 二更

        这本兵法书里的内容,是他从未见过的,不光有令人拍案叫绝的谋虑,也有令人意想不到的神来之笔,还有惊艳绝伦的排兵布阵,他只随意翻看了两眼,就爱不释手了,眼睛恨不得黏在上面,若不是拜师流程还没走完,他都想抛下一切,赶紧回书房研究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旁人看不到内容,但能感受到孙钰的激动和欢喜,到底啥宝贝书籍啊,能让他亢奋成那样?

        不光看客们抓耳挠肺,就是孙家人若不是顾忌形象,都想凑上去瞄两眼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孙尚书老成持重,原本是很稳得住的,但见儿子这么失态,愣是被撩拨起好奇心来,他作为大家长,不需要顾虑啥,咳嗽一声,给儿子个自行体会的眼神,孙钰就立刻乖乖的把还没捂热的书递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不忘语气幽怨的提醒,“父亲,儿子刚开始看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不让他看完,他今晚能被勾的睡不着觉。

        孙尚书听的懂他的暗示,可惜仗着老子的身份,完全无动于衷,好奇的翻开看了几眼,神情就变的凝重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看向许怀义,有很多话想问,但众目睽睽之下,有些话不方便直言,只得暂时按耐下。

        众人见状,心里更痒痒了,到底是啥书啊,连孙尚书都这么郑重对待?

        唯独许怀义波澜不惊,给孙钰送完,就又恭敬的把给孙尚书两口子的礼物递了过去,给孙尚书的,是一本薄薄的册子,众人不知道啥内容,也无非推断有没有价值,但给孙家老夫人的礼物却是明明白白摆出来,谁都能看见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是两株柿子树,高约一米左右,枝干优美,上面挂了一个个红彤彤的柿子,如年节里的灯笼,透着股欢闹的喜庆。

        初看,众人还以为是真的,细看,才发现这竟是人为做出来的,栩栩如生,才显得手艺不凡,叫人惊叹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厅里,也因为这两颗柿子树的出现,显得鲜亮了不少。

        众人交口称赞。

        孙老夫人听说是许怀义的媳妇儿亲手做的后,更是笑着夸了几句心灵手巧,还让身边伺候的嬷嬷去拿了一盒子首饰来,慈爱的说送给顾欢喜,随后,便让人直接把那两盆代表着事事如意的柿子树,摆在了大厅显眼的位置上,供所有客人欣赏。

        接下来,给孙家其他人的礼物,也都一一搬上来,孙家大爷如今在南方的府城任职,哪怕他不在场,礼物也没落下,同样是书籍,被见猎心喜的孙尚书给暂时拿去保管了,孙家还有几位爷,不过是庶出,许怀义不好太厚此薄彼,但也不能跟嫡出的一样,于是送的虽然也是书,却不如给孙钰等人的有价值。

        便是如此,依然都被孙尚书用父亲的威名,一一收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得先睹为快,完全无视儿子们的哀怨。

        孙家几位夫人得到的都是假花摆件,没有那两株柿子树壮观震撼,但因为市面上没有,也显得颇为稀罕,尤其,许怀义两口子事先打听了几位夫人的喜好,送她们的都恰恰是她们的心头好,如此,这礼物就显得更诚意十足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下一辈的孙家少爷们,给的便是那些木制的益智玩具,市面上更不曾出现过,许怀义搬出来后,简单解释了一下,就让他们自己挑选,每个人至少能选两件,绕是如此,都挑花了眼,这个喜欢,那个也舍不得放下,最后决定,大家先玩自己选中的,后面再互相交换着玩儿,这样就谁都不眼馋别人的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想到,就连玩具,孙尚书都插了一手,愣是无视孙子们眼泪汪汪的控诉,从大箱子里挑了俩,交给身边的长随。

        唯独‘躲过一劫’的就是绒花了,他实在用不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孙家的小姐妹们,围着个大大的匣子,笑吟吟的挑选着自己中意的绒花,每个人都能选两三朵,最难得的,这些绒花不但精致,还件件不重样,戴出去,绝对为人瞩目,女孩子家,哪里有不喜欢的?

        可以说,就算忽略之前许怀义的那些表现,单从送礼这关,就能看出此人的心智和手段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礼物,当不得一个贵,避开了许家底蕴不丰的短板,却件件都是诚意的体现,简直送到了孙家人的心坎上,讨喜讨巧,却不叫人觉得他市侩奸猾,只感慨他思虑周全、办事圆融。

        拜师送礼的环节可谓是重头戏,这波结束后,就是开席,孙家在京城向来低调,也没大操大办,只请了各种姻亲故旧,再就是跟孙钰交好的同僚好友,这些才是有交际价值的人脉关系。

        由此可见,孙家的诚意也摆的很足,是真心想把这些资源介绍给许怀义认识,带着他进入上层的圈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步,至关重要,许多人哪怕科举考试位列三甲,都未必能踏入这个高端局,身份地位的差距犹如天堑,一辈子都难以跨越,但现在,他轻悄悄的就抬腿迈进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孙家给了机会,而他也完美的抓住了机会,如果他自身不够出色,刚才的表现不够优秀,便是有孙钰带着,旁人也未必认可,更多就是个面子上的情分,但如今,他端着酒杯周旋在众人之间,所到之处,大家笑容都挺真切的,摆出了常来常往,深度了解的姿态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对这种应酬场合,竞也不卑不亢,处理的游刃有余,见到什么人该说什么话,都不需要孙钰多提醒,他就能从容答对,半点不怯场,也不落下风,甚至还能不经意间冒出几句真知灼见,叫人惊艳他的见识和通达。

        孙钰与有荣焉,甚至觉得今天就是他的人生高光时刻,再难复制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同僚好友简直都羡慕的眼红了,像马自诚,尽管早就知道许怀义身上有不凡之处,但今天表现的如此不凡,还是让他惊讶不已,更是深深羡慕孙钰,能捡了这么个宝贝徒弟,以后指不定还会有多少惊喜呢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连着灌了孙钰三杯酒,才心理平衡了些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孙家的姻亲们,就是纯粹的高兴了,许怀义是自己人,他越出息,对孙家越有利,他们只有满意的份儿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去敬酒的时候,年长的态度可亲,同辈的也表现出交好的意味,彼此都其乐融融。

        孙钰给他重点介绍的,是他的几个师兄弟,除了在西北抗击鞑子的那位二师兄没办法来,大师兄石啄,四师弟刘皓然都到场了,一位锦衣卫的指挥俭使,一位在西山大营,身份都不低,且握着实权,刘皓然身后还有镇远侯府,这样的实权派人物,谁不愿意交好?

        epzww.com      3366xs.com      80wx.com      xsxs.cc



        yjxs.cc      3jwx.com      8pzw.com      xiaohongshu.cc



        kanshuba.cc      hmxsw.com      7cct.com      biquhe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