久久书院 - 都市言情 - 开着房车,去古代逃荒种田吧在线阅读 - 第306章 谢礼 二更

第306章 谢礼 二更

        孙尚书平时打交道的人哪个不是心有弯弯绕?说话不拐几个意思,都好像不会开口似的,头回跟许怀义这般性情的人接触,被他的几记直球打的都不知道咋应对了,偏偏人家那样子,也不是装傻卖呆,也不是天然憨直,咋形容呢?就是爽直的让你都不好意思跟他坦然对视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不得不重新调整心态,语气亲切了不少,“你媳妇儿写的确实不错,老夫看了,颇受启发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道,“能帮到您就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孙尚书点头,“能用上……”顿了下,他转头指了指不远处的架子,吩咐骆志安,“把那块端砚拿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骆志安愣了下,不过很快反应过来,小心翼翼的从架子上取下来后,恭敬的送到孙尚书跟前。

        孙尚书没接,“给怀义送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回,连孙钰都愣了,架子上那块端砚他是知道的,老爷子很宝贝,时不时的就拿出来把玩一番,平时他想看两眼都不行,现在竟舍得送人?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对笔墨纸砚的了解很有限,不过能让孙尚书出手,猜也知道不会是普通凡品,砚台用精致的木匣子装着,他也不好打开看,搓着手,不好意思的道,“师祖,徒孙练字还没几天,就用这么好的砚台,完全是牛嚼牡丹,太糟蹋它了,要不,您还是赏我点别的吧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孙钰没忍住,被口水呛的咳嗽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孙尚书却被他逗笑,胡子翘了翘,“你倒还有脸说这话,你那把字,比狗刨也强不了多少,老夫再大方也不会把这砚台给你用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脸皮薄的人听到这话,正常都该羞愧的脸通红,但许怀义的反应跟别人不同,他十分赞同的道,“师祖说的对,有多大手,端多大碗,徒孙眼下那点本事,用二两银子的砚台就足够了,再好的,就是暴殄天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孙尚书深深看他一眼,“你倒是活的通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笑道,“徒孙是有自知之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孙尚书仍旧示意骆管家把装着砚台的木匣子递给许怀义,“拿着吧,不是给你的,是给你媳妇儿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份册子的价值,如今还不好说,但凭经验,他觉得定会有意想不到的妙处,到时候,那就是他的政绩啊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回个谢礼,是应该的,他又不是爱占小辈便宜的糟老头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听是给媳妇儿的,许怀义不再犹豫,麻利的接过来道谢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副样子,不但不会叫人觉得眼皮子浅,反而大大取悦了送出东西的人,反正孙尚书心里挺舒坦,接着又问起别的书籍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解释道,“送给师傅,还有师伯、师叔们的书,是徒孙媳妇儿誊抄的,原本该徒孙誊抄,可徒孙那把字,实在拿不出手,只得辛苦徒孙媳妇儿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闻言,孙尚书点点头,他也不会信那些兵法谋虑之类的书,会是女子所写,誊抄就对了,“从何处誊抄来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一本正经的道,“不敢欺瞒师祖,那些书的原稿,都是岳父在外游历时,四处淘换来的,因为有的书籍损坏严重,才重新誊抄下来,不然徒孙就直接把原来的书稿拿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孙尚书恍然,他就说,一般送书都是送原稿才是,手抄本不够彰显诚意,敢情是损坏的没法出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接下来,孙尚书又问了几句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一一应答。

        俩人一问一答间,聊的竟很是投机。

        孙钰看的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家伙,他有生之年,第一次见亲爹这么慈爱可亲,不但不骂人,还关心许怀义的学业和家里人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到底谁才是亲儿子?

        在他都要忍不住吃味的时候,一老一少总算结束了话题,孙尚书让骆管家亲自送了俩人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离得书房远了,孙钰还有点恍惚。

        头回从书房全身而退呢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喊了声,“师傅?师傅?”

        孙钰回神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道,“接下来是不是没啥事儿了?弟子是不是能回去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着急走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弟子一出来大半天,家里肯定担心,弟子迫不及待想回去,跟他们说说今天在师傅家过得有多风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孙钰被逗笑,忽地感慨,“你比为师可强多了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一头雾水。

        孙钰朝着他手里拿的木匣子使了个眼神,“为师这么多年,都没从老爷子手里得过几件像样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倒是挨骂,哪回都落不下他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闻言,立刻笑起来,“弟子跟师祖投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孙钰被他噎了下,酸溜溜的道,“是够投缘的,聊了小半个时辰,父亲居然没发过一次火,连沉脸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还破天荒的笑了两次,差点惊掉他下巴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嘿嘿一声,“那是师祖脾气好呗,舍不得对小辈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孙钰嘴角抽了抽,舍不得?舍不得打死才是真的,他心塞的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,转而说起砚台来,“知道这块砚台的来历不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孙钰解释道,“这是老爷子拿东西跟旁人换的,是他最喜欢的几块砚台之一,这叫端砚,为群砚之首,石质细腻滋润,涩不留笔、滑不拒墨,但凡文人,都以有一方端砚为荣,你……暂时算了,回去给你媳妇儿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打开看了眼,但他的眼力,也看不出好赖,却不妨碍他高兴应着。

        来时,拉了一车礼物,走时,也拉了满满一车,有孙家给他的见面礼,也有给顾欢喜和孩子的,另外,还有些吃食和布匹、药材,以显示两家亲近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坐在自家骡车里,高壮在外面赶车,刘修文问,“许三哥,你回村里还是回学院?”

        顾欢喜的意思是不希望他回去,怕被老许家缠上,不好脱身,但眼下,收了一车礼,不回去给个交代实在不合适。

        再说,他也躲不了一辈子,总得面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回去住一晚,明早再去学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路过学院附近,几辆车分开,许怀义从车窗探出头去,“今天辛苦兄弟们了,改天再道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赵三友直爽的道,“道谢不用,请吃饭就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哈哈笑道,“好说,想去哪儿吃,你们挑地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赵三友道,“春水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立刻做出一副肉疼模样,“为了你们,豁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赵三友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喆凑趣,“我比较贪心,除了吃饭,我还想要个礼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瞪大眼,“你不会想要书吧?那个真没有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喆笑眯眯的,犹如看到肉的狐狸,“我对读书不感兴趣,只喜欢做生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觉得,你送给孙家小姐和少爷们的礼物不错,怎么样,合作一把?”

        epzww.com      3366xs.com      80wx.com      xsxs.cc



        yjxs.cc      3jwx.com      8pzw.com      xiaohongshu.cc



        kanshuba.cc      hmxsw.com      7cct.com      biquhe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