久久书院 - 都市言情 - 开着房车,去古代逃荒种田吧在线阅读 - 第315章 养兵?一更

第315章 养兵?一更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的话,足以让屋里的几人浮想联翩,但再说下去,就有点过于敏感了,恰好伙计端了菜来,苏喆便热情的张罗起来,众人顺着他的话,纷纷举起筷子开吃。

        春水楼贵有贵的道理,菜品不但做的精致,味道也是极好的,一时间,几人都顾不上再闲聊。

        菜过五味,有个小伙计进来,凑到苏喆耳边低声说了几句,等他出去后,苏喆也没瞒着,“楚王世子来了,就在咱们隔壁的包间里吃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楚王是当今皇帝的叔叔,可实际年龄,俩人其实只差了一岁而已,楚王是开国太祖爷最小的儿子,还是嫡子,可惜太祖爷驾崩时,他年纪太小,皇位便给了当时的贤王,也就是先帝,先帝在位二十多年,后又传给当今建兴帝。

        建兴帝是嫡次子,长兄因为腿疾,错失皇位,被封了秦王,平时养养花草,溜溜鸟,过得很是逍遥自在。

        说起来,如今京里封王的,就那么几个,却都很是低调,身上也没什么差事,只楚王担着个宗令的头衔,管着宗人府的大小事宜,却是个老好人,整天笑眯眯的,皇室中的人都不怎么怕他,不过,这些年,皇室倒也没拿出什么乱七八糟的事儿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位楚王世子,跟他父亲很像,人缘很好,谁都不得罪,说话三分笑,待人十分亲和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再亲和,也不是他们眼下的身份,可以随便去结交的,所以苏喆说了后,众人都没啥反应,该吃继续吃,该喝继续喝,只敏感的话题不再提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防着隔墙有耳。

        谁想酒足饭饱,众人离开时,刚出了包间的门,就撞见了楚王世子元廷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身后还跟着一个,生的风流多情,一看就是情场上的高手,大冬天的摇着把扇子,颇有些些意味深长的看着他们一行人。

        那眼神,属实叫人不舒服。

        倒是那楚王世子一脸温和的笑,叫人有种如沐春风之感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喆上前行礼,其他人只管跟着他照做。

        照着规矩,见了礼,就该离开了,谁想元廷似乎对他们一行人很有兴致,拉着苏喆硬是闲聊了几句,还一一问了他们几人的名字,寒暄过后,才回了包间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自始至终没抬头,表现的十分老实低调,只在元廷转身时,不动声色的打量了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嗯,看起来倒是人模人样,就是不知道内里如何。

        下楼的时候,赵三友低声道,“楚王世子看着一点架子都没有,很礼贤下士啊,难怪在士林中风评那么好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元廷虽为皇室中人,但在国子监读了好几年,写的文章诗词,流传出去的不少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喆笑而不语。

        王秋生低声提醒,“皇室中人,咱们还是少议论为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赵三友抿抿嘴,不吭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好奇的问,“跟在楚王世子身边的那位公子,是谁啊?瞧着面生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喆接过话去,“平远伯府的二爷孟重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恍然“喔”了声,原来是他啊,随后又好奇,这位可是平安县主的亲爹,孟家人行事皆有用意,已经把孟家女塞进大皇子府当了侧妃,怎么还跟楚王府又扯上关系呢?

        难道楚王爷俩后面混的也不差?

        “想什么呢?”苏喆好奇的问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笑了笑,随口道,“就是觉得,他们俩站一块儿,好像有点违和,感觉不是能玩到一块的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喆闻言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    从春水楼回到寝室后,李云亭问,“之前在包间里,青州灾民的事儿,你是故意说的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心里一动,面上还得装无辜,“没有啊,就是想到了,随口提一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云亭定定的看着他,虽然不说话,但眼神里道尽一切,他要是没发现,又怎么可能会配合?

        见状,许怀义简直装不下去了,无奈的道,“看破不说破,还是好兄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闻言,李云亭眼里闪过笑意,“放心,我不给你宣扬,不过,你为什么说给苏喆听?是想让二皇子管这件事?可他未必愿意趟这浑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见瞒不过,许怀义索性道,“登州的事情可能会牵扯到三皇子,而青州的灾民消失又可能和四皇子有关,这可是抓把柄的好机会,他就算察觉危险,也不一定能挡住诱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毕竟,在皇子们眼里,大皇子已经提早出局,其他皇子又小,不足为虑,只要扳倒了三皇子和四皇子,那皇位就只能是二皇子的了,况且,二皇子还是嫡子呢,简直再名正言顺不过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家提早便在他身上下注,也是基于此原因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云亭点点头,“那你又为什么插手呢?你不是不站队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理所当然的道,“我是不站队啊,但我怕乱,登州那点民乱,派兵就能镇压,但青州无故消失的那些灾民,若是真被人利用,谁知道会捅出多大的乱子?我还想安稳的出仕呢,可不想等咱们站到朝堂上后,没精力保家卫国,净陪着某些王八蛋勾心斗角了,有那闲工夫,多想想咋让百姓吃饱穿暖多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云亭眉头动了动,“你是怀疑……有人借着灾民养兵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无语的瞥他一眼,“你知道有个词叫心照不宣不?”

        李云亭翘起唇角,难得开起玩笑,“不是心有灵犀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夸张的搓搓手臂,一副受不了他的表情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云亭笑了笑,又问,“你估摸会有多少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闻言,表情一下子凝重起来,“不知道,但光算灾民,起码也得有一万左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顿了下,继续道,“而且,我怕的是,这不是开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谁知道对方啥时候养兵的啊?要是持续了数年,那兵力可不是小个小数目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云亭意会,拧眉想了想,意有所指的道,“前年,南方还患过水灾,我记得,上报来的死亡数字,也不是个小数目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摆手,“别说了,越说越心慌,让二皇子查去,咱们不能碰,螳臂当车的事儿,绝不能干,能提醒一下,就是有良心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云亭揶揄,“那二皇子得谢谢你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当了他的刀用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丝毫不心虚,“他也是为了自己,左右,就是他们皇家的事儿,咱们是外人,不掺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有好事想着师傅,那是自己人,有麻烦,当然是撇给外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epzww.com      3366xs.com      80wx.com      xsxs.cc



        yjxs.cc      3jwx.com      8pzw.com      xiaohongshu.cc



        kanshuba.cc      hmxsw.com      7cct.com      biquhe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