久久书院 - 都市言情 - 开着房车,去古代逃荒种田吧在线阅读 - 第316章 打脸 二更

第316章 打脸 二更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自诩是有好事儿惦记着师傅,却不知,他师傅正被亲爹骂的狗血淋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孙尚书骂完后,喝了一杯茶,才细细的问了一遍。

        孙钰灰头土脸地重复了许怀义的话,心里暗暗决定,再也不当这传话筒了,啥便宜没占到,光捞着骂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老爷子有火气咋不冲着徒孙发去?又不是他提的建议。

        孙尚书琢磨了片刻,忽的问道,“你觉得他的提议如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孙钰头皮发麻,却还得硬撑着道,“儿子觉得,可以冒险一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撑死胆大的,饿死胆小的,想要政绩,总不温不火的求稳妥,可抓不住机会。

        孙尚书又问,“那你觉得他的目的是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孙钰斟酌道,“为了您,也为了登州的灾民?”

        孙尚书淡淡瞥他一眼,“你还有脸给人家当师傅?你都不如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孙钰,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孙尚书哼了声,“他今晚请同窗去了春水楼?”

        孙钰点点头,怕老爷子误会,还多替徒弟解释了两句,“不是他故意摆排场,是那几个人起哄架拢的,去了也就是吃饭而已,不沾染旁的,他那人在这方面老实的很,吃喝嫖赌唯恐避之不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孙尚书摆摆手,“我不关心那些,你去打听下,他们今晚都说了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您是怀疑,他去春水楼请客另有玄机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没有玄机,问一下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您明日大朝会上,到底提不提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孙尚书没理他,摆手把他给撵出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翌日,早朝上的刀光剑影,孙钰不知道,他趁着课间休息的空当,喊了许怀义去套话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只做不知,他问啥,自己答啥,老老实实的很是配合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孙钰听到青州到京城的灾民数量不对时,面色变了变,“你昨天怎么没说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眨眨眼,无辜的反问,“跟您说这些做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平白揽麻烦。

        孙钰秒懂,又忍不住想起昨晚在书房里挨的那顿骂,要是他连这种事儿都敢提,怕是得刺激的老爷子直接动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,你就跟他们几个说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憨憨的一笑,“弟子说啥了?啥也没说,就是纳闷,想不通而已,身为青州百姓,关心一下自己的同乡,不是很正常吗?我们都顺利到了京城,其他人就算晚走,顶多路上曲折点,可也不至于折损率那么高吧?其他州府可没那么惨淡,难道就青州百姓倒霉?”

        孙钰拧起眉头,试探着问,“那你有什么想法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摇头,说大很是坦荡,甚至带着几分狡黠无赖,“弟子啥想法都没有,弟子还没入仕呢,朝堂上的事儿都不懂,还得靠师傅多多提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孙钰,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还用为师提点?你都快精成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师徒俩默默对视片刻,自始至终,许怀义都是一副坦荡真诚的模样,倒是孙钰没绷住,失笑,“行,为师提点你,这事儿就到此为止,你能做的已经做了,其他的就不要再插手了,那不是你现在能沾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立刻点头,他本来也没想再多管,他有自知之明,如今还掺合不来那种高端局,还是看戏的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师傅,那师祖有没有……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知道,看情况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就算孙尚书动心,也在大朝会上提了,可能不能通过,还能看各方博弈的结果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心里再急,也没有办法,地位还是太低了,手伸不了那么远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在两天后,就有了定论,之所以这回效率高,也是因为登州的民乱越演越烈,朝廷再没个说法,乱民打着起义军的旗号,都要做大成一股让人忌惮的造反势力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平叛大军开拔那天,京城的百姓们都去围观了,两万人马,浩浩荡荡,战意汹涌,很有震慑人心的力度。

        同行的还有锦衣卫和户部的官员,另外,还派了一位巡检御史,三方合力,摆出要彻查登州灾情和民乱的态度。

        朝中一时人心惶惶。

        灾民们却是欢欣鼓舞,彻查好啊,揪出那些不作为的官员,说不定他们很快就能回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京城居,大不易,这里再好,都不是他们的家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军离京后,众人就都在等消息,半个月后,有消息传回来,大军日夜兼程,终于赶到了登州,沿路遇上不少被野狗啃噬的面目全非的尸体,其惨状,让京城里这些没见过世面的人看的头皮发麻,不少直接吐的一塌糊涂,腿软的走不了路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这些还只是开胃菜,到了登州城外,看到的犹如人间炼狱一般的场景,才是让他们终生难忘的大餐。

        哀鸿遍野,惨不忍睹。

        灾民们已经彻底抢疯了,从最初只是为了填饱肚子,到后来见人就杀,早已没了神志。

        几天后,两方交战,原以为会是一面倒的碾压之势,毕竟一方是天天训练的正规军,一方是临时组建的草台班子,谁优谁劣,一目了然,但谁能想到,灾民们会爆发出来那么强大的战斗力,一场仗打下来,竟是不分输赢,各有伤亡。

        消息传回京城,百姓们都炸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朝堂上,文武大臣们也难以置信,而建兴帝勃然大怒,这次派去镇压乱民的两万大军,大多是从西山大营抽调的,也有部分禁卫军,两拨人互相牵制,在他看来,完全不用多费心思和力气,就该打的那些乱民落花流水,谁想,却反被打脸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简直就是朝廷的耻辱。

        大朝会上,建兴帝狠狠发落了几个人,才勉强平复了怒气,又另派了一支队伍,出京去支援登州。

        精武学院里,学子们也在议论此事儿,走到哪儿都能听到各种质疑和猜忌声,质疑平叛大军的战斗力,猜忌灾民们如有神助的战斗力是从何而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寝室里,李云亭也在问,“你觉得是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烦躁道,“很可能,有人在浑水摸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意思就是,灾民里面,混进去些别有用心的,不然,灾民们哪有啥战斗力?他们大多都是普通百姓,就只会种地而已,能打得过西山大营的正规军?”

        搞笑呢!

        李云亭沉思片刻,“可对方混进灾民里头,跟朝廷作对,目的何在?总不能想利用灾民起义,想搏一把龙椅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那更搞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摇头,“我也想不通,总之事出反常必有妖,谁知道背后的人打的什么主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其实他心里隐约有个猜测,觉得对方很可能还是打着吸纳这批灾民的主意,不想他们被朝廷镇压后,再疏散,闹到无法收场,无法用法不责众来给灾民脱罪,那这些灾民便没了退路了,要么跟朝廷死战到底,要么跟着背后的人躲起来,成为对方将来搞事儿的筹码。

        epzww.com      3366xs.com      80wx.com      xsxs.cc



        yjxs.cc      3jwx.com      8pzw.com      xiaohongshu.cc



        kanshuba.cc      hmxsw.com      7cct.com      biquhe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