久久书院 - 都市言情 - 开着房车,去古代逃荒种田吧在线阅读 - 第319章 噩梦 一更

第319章 噩梦 一更

        俩人聊的话题算是很深入了,许怀义看着他,饱含深意的道,“你的消息,比我师傅还灵通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云亭坦然跟他对视,“因为我有打探消息的人手和门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闻言,许怀义不由暗暗心惊他的坦白,见他还要张口说,赶紧打断,“别告诉我太多,秘密之所以是秘密,就是因为不能对外人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云亭扬起唇角,“我都不怕,你怕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苦笑,“我怕不能守住你的秘密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云亭道,“我信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轻飘飘的三个字,却重若千钧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摆摆手,“别太相信我,我没你以为的那么品德高尚,不过,还是谢谢你的信任,虽然我做不到同样的回应,我只能承诺,对朋友,绝不会有算计和利用之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云亭眼底闪过笑意,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若不是看明白这点,他又怎么会对许怀义毫不设防呢?他又不是缺心眼儿。

        聊完,俩人各自安睡。

        放下床帐没一会儿,许怀义就忍不住闪进房车。

        顾欢喜早就在等他,见了人,迫不及待的道,“城里下的雪大不大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掀开被子,挨着她躺进去,面色沉凝的道,“大,从早上下到现在,还没停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欢喜枕着他的胳膊,忧心忡忡,“再不停,明天的雪,怕是得过小腿了,这可不是好事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“嗯”了声,比她更愁眉不展,“可能会闹雪灾,城里还好,顶多让雪压塌几间屋子,出行不方便些,买菜受点影响,但乡下普通百姓,就得受点罪了,缺衣少食的,生病的人肯定多,老人孩子,怕是不好熬过去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谁叫现在的医疗条件太差呢,一场风寒就能要一个人的命,而且,看病很费银子,多少人家吃不起药,只能硬抗。

        顾欢喜提醒,“尤其是灾民那儿,新的村子还没全部建起来吧?这么大雪天,睡在窝棚里,一天只能喝两碗粥,年轻人火力壮,还能抗一下,老人孩子,多半要出事,万一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拧起眉头来,“万一死的人多了,灾民们情绪崩溃,那之前做的安置工作,可就白费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欢喜道,“最怕这期间,还有人挑唆闹事儿,那才是雪上加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猛然想起拦截二皇子的那股不明势力来,对方是谁,他还猜不到,但十有八九,是不想皇室消停,利用灾民制造乱子,对方很有可能会抓住这个机会,他当即做了决定,“明天我跟师傅申请下,再带人去灾民新村那儿执勤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亲自盯着,防着有人做手脚,有点小苗头,也能赶紧灭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顾欢喜并未阻止,倾巢之下、焉有完卵?这世道若乱了,他们也无法独善其身,“那你多穿点衣服,里头再加一层保暖内衣,暖宝宝也贴几个,最重要的是口罩,别嫌难看,一定戴上,省得被传染了啥疾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一一应着,跟她商量,“光指望我们学院的人去维持秩序肯定不行,想解决根本问题,还是得指望朝廷拨款救助,可现在国库空虚,实在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呢?你不会想再出啥损招,忽悠城里的那些权贵富户们捐粮捐银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会,总不能光薅他们的羊毛,他们又不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薅谁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记得之前陪你看过一本穿越,上面有个来钱特别快的办法,你说我给孙尚书献计,让他去劝皇帝咋样?有了银子,啥灾情都不是事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闻言,顾欢喜略一怔愣,便想起那个情节来,“你是说,让皇帝拿出抄家得来的那些古玩字画拍卖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忙点头,“对,就是这个点子,还可以搞成盲盒,调动大家活儿的热情,也更有趣味和期待感,可行不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行是可行,就是不知道孙尚书愿意不愿意出这个头,还有建兴帝,能不能拉下这个脸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孙尚书应该会愿意,他算是官员中,难得还有几分为民办事的良心了,况且,这事要是操作成了,户部最得利,不差钱了,省得他为了往各处调拨银子愁的头秃,再说,这也是一笔不小的政绩,只要不傻,就会抓住,至于建兴帝,哼,都穷的拆东墙补东墙了,他还顾得了脸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行吧,你想好了,就去办,不过三五天怕是完不了事,灾民那儿,可等不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想了想,“明天,先帮着他们倒换一下房子住,窝棚是不行了,都先搬到土坯屋里去将就下,好歹不漏风,多烧柴火,保证炕上热乎乎的,最主要的还是药……要不,我再去药铺,鼓动几家去做慈善?”

        顾欢喜摇头,“没有好处的事儿,谁愿意去干?上回,你是给了对方白酒提纯的秘方,他们才同意,这次呢,你拿出什么去打动他们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拧眉沉思。

        顾欢喜道,“我明天去找一下焦大夫吧,他手里那本医书,还没研究透,但有些方子,肯定是确认过了,届时,就从里面抄写几个,作为奖励,谁给灾民捐药,谁就有资格得到那些方子,根据捐药的多少,决定方子的数量和含金量,如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闻言,顿时大喜,抱着她,用力的亲了几口,“这法子好,先用方子吊着他们,反正以后,这本书也会印刷,传出去之前,先收点利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俩口子商量好,已到子时,顾欢喜给闺女换了次尿布,又喂她吃了回奶,这才睡下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却一宿没睡安稳,他做了个噩梦,梦到了那个被放火烧过的偏僻村子,他们九死一生的打败野狼的围攻后,忽然又冒出一群穿着黑衣、带着面具的杀手,见人就砍,他便是身手再好,也无法护的所有人周全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大声喊着,让村民们快跑,让卫良护着媳妇儿孩子往山里躲,他留下跟那些杀手死磕,给他们争取逃跑的时间,梦里都是红色的血,是人们的惨叫声,是那些杀手青面獠牙的脸,他战到筋疲力尽,却不敢退后一步,直至被领头的人挥剑刺过来,他再也躲不开,倒地的刹那,看到他悬挂在腰上的玉佩,莹润如月光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豁然睁眼,背后已是冷汗涔涔。(本章完)

        epzww.com      3366xs.com      80wx.com      xsxs.cc



        yjxs.cc      3jwx.com      8pzw.com      xiaohongshu.cc



        kanshuba.cc      hmxsw.com      7cct.com      biquhe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