久久书院 - 都市言情 - 开着房车,去古代逃荒种田吧在线阅读 - 第350章 姚家的秘密

第350章 姚家的秘密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听了他的话,倒是心里一动,瞬间有了点想法,他装作好奇的问道,“啥人投不了胎,会变为厉鬼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赵三友神秘兮兮的道,“死时怨气太重,心有不甘,据说就会化为厉鬼,不肯去投胎,等着报复仇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何谓怨气太重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比如遭受了不公平的对待,或是受了莫大的冤屈,还有怀着仇恨死去的,都怨气很重,要不咋有个词就死不瞑目呢,那种人,多半就不会正常去投胎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一本正经的点点头,“受教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赵三友干笑,“这算啥,那个,怀义,你打听这个干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,打的信息差,这是她手里最重要的筹码了,她知道前世是大皇子坐上了帝位,所以眼下在谁也不看好大皇子时,就把孟家女送了进去,即便是为侧妃都在所不惜,可她为什么又要让亲爹去跟着楚王世子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再说了,要真是我,我又不傻,都有办法摸进书房了,不赶紧找能拿捏姚家的把柄,偷那些玉石干啥?有把柄,才能收拾姚家,只让他们破点小财,也太便宜他们了。”许怀义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,很是镇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个重生者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你说的对,姚昌骏应该是领了他的命令,才跟外放的那些官员联系,这是在为楚王培植势力,已经有好几家了,位置还不低,连咱们桐县的县令都是,神不神奇?”

        李云亭若有所思,“你说的对,难道真的是去寻姚家报仇的厉鬼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眼皮一跳,“难道是楚王暗中支持大皇子?觉得大皇子性子软和好掌控,想扶持他上位后,自己做摄政王?所以,大皇子最后能打败其他皇子坐上皇位,不是捡漏,而是楚王的功劳?而孟瑶知道这些内幕,知道大皇子即便当了皇帝,手里也没啥实权,还得提前巴结楚王才行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你排除一切不可能的情况,剩下的,不管多难以置信,那都是事实。”许怀义说完,补了句,“这话不是我说的,是从书上看来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点点头,一头雾水,“对啊,咋了?她不就是利用自己多活了一辈子,打信息差嘛,这点,咱们确实比不过,但能盯着她,也能分析出点有用的内容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也可能是被害死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些名字,你认识几个?”

        李云亭瞥他一眼,没再追问什么话本子,转回刚才的话题,“若是厉鬼所为,那也算是间接为你出了口气,姚家这次的损失可不小,不光是破财,还伤了人,名声也受了影响,我问了,今天姚长远都没来上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得知后,高兴不已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道,“种什么因,得什么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理所当然的道,“名声不好听呗,当今建兴帝活下来的就有六位皇子,保不齐以后还得继续生,就算全部干掉了,论亲疏远近,也有亲王,平王、安王呢,他们膝下嫡子庶子加起来也有好多个,楚王想上位,那得弄死多少人?皇室要是死那么多人,就剩下楚王一脉,你说满朝文武和全天下的百姓得咋看他?他还坐得稳皇位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沉吟道,“暂时不了,姚家眼下正处在风口浪尖上,我这时候出手,很容易被盯上,我已经安排人混进姚家去盯着,再有什么情况,也能提早知晓,不过我觉得……既然姚家被厉鬼缠上,想来厄运不会就昨晚那么一出,以后八成还会遭罪,我等着看戏就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耸耸肩,“所以啊,咋可能是我?我跟着师傅学轻功,还没几天呢,勉强能利索的翻个墙头,飞檐走壁都不行,更别说来无影、去无踪了,我可没那么大本事,再说,照姚家传出来的消息,书房里丢的东西,有好几个体积巨大的玉石摆件,加吧起来得有一两百斤,我背起来都费劲,还能背着它们躲开府里的护院再逃走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顾欢喜见他一脸惊恐的表情,没好气的道,“至于吗?那么多宫斗剧白看了?皇宫里死个人很稀奇吗?嫔妃、皇子,皇帝,都是易受害群体好不好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喆见他说的坦荡自若,心里即便还有点怀疑,也没法证实,毕竟,他也想不通,一个人扮作鬼容易,可扮的那么像,骗过了所有姚家的人,这就匪夷所思了,尤其姚家传出来的那些描述,飘忽不定、来无影、去无踪,就算轻功高手也做不到吧?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接过来,越看眼睛瞪得越大,嘴里喃喃道,“好家伙,真是好家伙,没想到姚家这么能耐啊,一个小小的五品官,都能搅风搅雨,藏的真够深的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孟重楼?平安县主孟瑶的亲爹?不是说是个纨绔子弟吗?楚王世子还能跟他玩一块儿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呃,话本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恍惚道,“说明姚昌骏早就是楚王的人了,姚家嫡长女嫁进平远伯府,保不齐都是楚王的谋划,虽然平远伯前几年每况愈下,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,还是有拉拢的必要的,看看,倒是让他给蒙着了,孟家出了个平安县主,在京城又让人高看了几分,大小也算是股势力,难怪啊,上次在春水楼吃饭,我见孟重楼跟在楚王世子身边呢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絮叨了一会儿,才算平静下来,拿着纸,挨着媳妇儿半躺下,“咱们先说这账本上的猫腻,看这些记录,远的居然长达十几年,也就是说,从他进了官场,就开始留底了,真是个深谋远虑的人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李云亭拧起眉头,“确实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欢喜摇头,“不知道,看姚昌骏的那些信件,里面并没有楚王府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拭目以待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楚王肯定谨慎啊,写信容易留下把柄,有什么吩咐,派个心腹手下去传话就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欢喜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    同时,学院里之前闹鬼的事儿,也再次被提及,如今,那个院子还空着呢,没人敢进去住,这桩旧事都快被人忘了,如今姚家又传出闹鬼,好嘛,给联系到一起了,私底下,不少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