久久书院 - 都市言情 - 开着房车,去古代逃荒种田吧在线阅读 - 第353章 跟前世不一样了

第353章 跟前世不一样了

        听弟子插科打诨,孙钰哼笑一声,“还下次?查到姚家身上,你不也没打算告诉为师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换成别的徒弟,就该识趣的赶紧跪下请罪了,但许怀义一点不心虚,坦荡自若的解释道,“弟子是不想给师傅惹麻烦呀,姚家在这京城里头是不起眼,可姚家跟平远伯府是姻亲,平远伯府又关系到大皇子身上,您说,弟子若让您出头撑腰,岂不是拖孙家下水?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还夸张的叫屈邀功,“您待弟子亲厚,弟子能陷您于两难之中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闻言,孙钰抬手点了点他,没好气的道,“好话、歹话都叫你一个人说了,为师是不是还得谢谢你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当即嬉皮笑脸道,“不用,都是弟子应该做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孙钰忍不住又笑骂他两句,如此一来,师傅关系倒是越发亲近起来,气氛轻松了后,他才问道,“既然你知道了是姚家算计你,你就没想着反击回去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无奈的一摊手,“弟子确实不想咽下这口气,但形势比人强啊,意气之争,万一坏了大事儿,弟子哪里承担的起责任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提醒,“您忘了之前姚家的书房被人偷窃的事儿了?还报了案,只是可惜,听说衙门没查出来,啥线索没有,成了桩悬案,甚至归到了厉鬼头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心想,古人的智商,却是不容小觑啊,听听,十八的少年,搁在后世还在昏天黑地的应付高考呢,人家却已经游刃有余的在分析朝局了,还看的这么透彻,唉,自叹不如啊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想也不想的道,“当然,一点点的挫折,还能把弟子压垮吗?弟子是遇强则强,迎难而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皇帝没有当场发作他吗?”许怀义讶异的问,“行贿不是大罪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被问的措手不及,“啊?”了声,才点点头,脱了鞋,往床上一躺,长叹道,“姚昌骏被下狱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?是建慈幼局、安置那些孤寡老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呃?依着弟子的性情,那自然是黑就是黑,白就是白,他做过什么,就该得到什么惩罚,真相不该被淹没,但弟子也清楚,很多时候要顾全大局,身不由己,唉,想做个好官,也不容易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孙钰点头,“确实不容易,所以你还想出仕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她能未卜先知断吉凶,之前,曾断言她父亲在春水楼上有血光之灾,事实证明果然如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话锋一转,压低声音问道,“师傅,皇帝是不是不太想问罪姚昌骏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她也去求过公婆,公婆倒是没直白的拒绝,可也没急吼吼的冲上去帮忙,只说得耐心等待机会。

        事后追查,也没抓到是何人放火,最后不知道咋传的,把这场大火也归为是厉鬼来报复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回到寝室,李云亭便直白的问,“孙师傅叫你去,可是说了今日早朝上的事儿?”

        无奈之下,姚长远求到了平远伯府,他姐姐是府里的嫡次媳,孟重楼是个没啥大本事的纨绔,但架不住有个争气的好女儿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姚昌骏下狱,这几天,你就好好修葺院子便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孙钰闻言,心里一动,“你莫不是怀疑那位……是扮猪吃虎?”

        孙钰语气复杂的道,“暂时收押下狱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点了点头,道了声谢,“你也安分些,听师傅说,最近京城恐会不消停,总之老实的当几天鹌鹑总没坏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可机会在哪儿呢?

        最后,只能是求闺女出马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顶多姚昌骏被罢官,但说不准以后再寻个由头再起复,就是不起复,也会对姚家有其他补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孙钰喃喃道,“收到了消息?”

        孙钰似随口问,“你说的坏了大事儿是指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怀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若是那样,姚昌骏如何还敢报案?”

        姚昌骏犯了错,不能不罚,不罚不能震慑朝堂法度,但看在平安县主的面上,又不能重罚,所以,打了一巴掌,还得再给颗甜枣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云亭点点头,“平安县主一定会求情,那是她的外家,一旦获罪,于她的名声也不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云亭语调平静的道,“下狱,也许只是权宜之计,皇帝不会治罪他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说她聪慧无双,甚至能未卜先知,断吉凶,是身负大运的有福之人,这样的人,百年难遇,师傅,这些传言,都是真的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先是姚家大晚上的着了火,烧了一处小院儿,那是姚昌骏书房所在的地方,当时火光冲天,哭喊声把附近宅子里住的人都给吓的四散而逃,就怕被殃及池鱼,因为是夜里,巡城的兵士和衙役都来的比较迟,所以,姚家损失惨重,等到灭了火后,那处院子里的房屋全都毁之一俱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好奇又八卦的问,“姚昌明的病还有救不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都是什么样的传言?”

        姚长远上门,拜见了长辈后,也是去见得外甥女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皱起眉头,不解的道,“既然如此,那皇帝在今日早场上,干脆罢了姚昌骏的官多好,直接定罪,也不必交给刑部主审了,万一刑部审出啥来,岂不是罪加一等?而且,万一有哪怕申出什么来的,再杀人灭口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“嗯”了声,“十有八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个大皇子而已,还不至于引起储位之争,谁叫大皇子早就被排除在外了呢,其他几位并不把他放在眼里,又哪里会去与之争夺?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听出他话里的意外之余,想了想,决定还是提醒一下,“师傅,不到最后,谁知道哪位才是赢家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乖顺的应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孙钰讳莫如深道,“真真假假,为师也不能断言,但她确实有几分断吉凶的能力,她也是因此,才得了平安县主的封号,原本在孟家不被重视,如今,是孟家捧在掌心里的娇娇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毕竟,还指望着哪天再提前感知到危险,去提醒皇帝避开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好说?”许怀义琢磨了下,反应过来,“看来,有人想循着姚昌骏这条线深挖下去,好揪出更多的人,也有人不想再横生枝节,到此为止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而如今的孟瑶,内心却正翻涌着惊涛骇浪,她哪有什么未卜先知断吉凶的本事?不过是因为多活了一世,提早知道一些事儿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猜的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最大可能,就是把好处补到姚长远的头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不是的不重要,重要的是,要稳住,不要入了别人的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娘家有难,姚氏自然不会袖手旁观,准确的说,从姚昌骏被下狱,她就一直在想办法,奈何,丈夫指望不上,哭也哭了,求也求了,但他认识的人都是些吃喝玩乐的纨绔子弟,朝中的事儿,压根说不上话。

        说到这里,他眼皮一跳,“皇帝,不会是把姚昌骏当成个鱼饵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随意道,“平安县主呗,他是县主的外公,而那位县主,弟子还没进京时,就听过她的许多传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孙钰下意识的点了点头,意味不明的说了句,“大皇子最近办的差事还不错,得了皇帝的夸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孙钰面色微变,“你的意思是,有人从姚家的书房里,寻到了账本之类的东西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交给刑部去审,但刑部的态度很耐人寻味,所以,最后会是个什么结果,不好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可让她惊惶不安的是,这一世竟然跟上一世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也许是对方没拿走账本,只是把上面的重要内容给记下来了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孙钰露出几分笑模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倒是也有可能,只是姚家对厉鬼的说法深信不疑,先后请了几波道士进门做法,还请了御医给姚昌明看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孙钰噎了下,“总得有几分依据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这才笑着解释,“您之前不是还问弟子,为什么那两位大人要自爆其短,弟子说,是因为藏不住了,干脆先下手为强,主动请罪总比被动问罪要好,至于为什么觉得藏不住,自然是他们很可能收到了什么消息,知道姚家向他们行贿的事儿已经被人所知,为了不被要挟掣肘,以至于犯下更大过错,这才干脆坦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至于最后如何,就看两拨人的博弈结果,而姚昌骏便只能在这夹缝里求生存。

        雪上加霜的是,姚昌明因为被接二连三的大夫判定为没有治愈的希望,导致性情大变,家里的生意也不理会了,每日喝的酩酊大醉,醉后,就是一阵乱砸,身边的小厮长随无不带着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觉得哪样更好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扯了下嘴角,心想,看来还是不能停,过两天再给添把火,他就不信了,若是烧到了楚王头上,建兴帝会不会还要给平安县主留体面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眼神闪了闪,“所以皇帝看在她的份上,也得留住姚昌骏的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孙钰端起茶杯来,低低的“嗯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云亭翘了下嘴角,温和的“嗯”了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就凭这个让皇帝封了她县主之位?”

        孙钰咳嗽了声,开始撵人,“行了,回去歇着吧,最近老实些,京里恐会有些不安稳,省得再惹事上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就算是看在平安县主的面子上要大事化小,可也得榨干他的剩余价值,呵,真不愧是帝王心呐。

        明明之前,她说的那几件事都应验了,她说父亲会在春水楼有血光之灾,父亲不信,结果真断了腿,后来又说了几件小事儿,让她在孟家站稳了脚跟,谁也不敢再小瞧她。

        接下来的两天,许怀义就忙着上学和修葺宅子,其他多余的事儿,啥也没干,但关于姚家的消息,却是层出不穷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云亭瞥他一眼,“姚昌骏就是个鱼饵,谁沉不住气,谁就上钩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皇帝就那么看重平安县主?”

        孙钰不动声色的问,“为什么会这么想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知道啊,你不会觉得我是那条鱼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孙钰摇摇头,“据说希望不大,姚家这几天愁云惨淡,日子不太好过,早朝上,袭大人和左大人又主动交代了收受贿赂的事儿,姚昌骏的官,怕是要做到头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一本正经的道,“我本来就在修葺院子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嘿嘿笑着道,“就是那啥之争呗,弟子几斤几两还是知道的,哪敢掺和那些事儿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摇头,“弟子不了解,不好妄言,弟子只是觉得事无绝对,万一呢?历史上,让人意想不到的事儿,还少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不止如此,大皇子妃和侧妃,也做了不少善事,得了几分美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“喔”了声,“可惜,这点美名,因为孟家的事儿,怕是要剩不下多少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,具体为何,我并未查到,宫里猜测很多,应该是这个平安县主不知道让其祖父跟皇帝提醒了什么,从而避免了一桩危险,这等同于救驾了,皇帝如何能不看重她?”

        闻言,许怀义蹭的又坐起来,“你也这么认为?”

        于是,姚家又开始遍寻道士,一波波的请进府里来作法,甚至,病急乱投医,连和尚都请进来念经超度,姚家主母,为表心诚,徒步上山求慧信大师能帮忙为家里祈福,奈何却被拒绝了,回去后,便一病不起,家里更乱了套。

        孙钰定定的看着他,“有为师护着,你倒也不必活的这般谨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孙钰眼神闪了闪,“你觉得姚家的事儿,会牵连很多人、不止袭大人和左大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份本事,对皇帝来说,何等重要?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,姚家不能倒下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她还帮建兴帝避开了一桩宫里的危险,助她得了县主的封号,有个这样的身份,将来便能谋划好姻缘,她还把小姑姑嫁进了大皇子的后院,有这层保障在,平远伯府便能成为外戚,地位更加稳固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谁能想到,后来的事儿,就脱离了她的掌控呢?

        城外的灾民没有暴乱,昌乐侯府被天降雷罚,大皇子出头主办慈幼局,最让她震惊的是,她外公竟然下狱了,这在前世,可没有发生。

        怎么就不一样了呢?

        心头再焦灼不耐,面对别人时,她依旧是一副云淡风轻、化外高人的风范,这副样子,出现在一个几岁孩子的身上,怎么看怎么违和诡异。

        dengbi.net      dmxsw.com      qqxsw.com      yifan.net



        shuyue.net      epzw.net      qqwxw.com      xsguan.com



        xs007.com      zhuike.net      readw.com      23zw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