久久书院 - 都市言情 - 开着房车,去古代逃荒种田吧在线阅读 - 第377章 得封诰命

第377章 得封诰命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见苏喆一副破釜沉舟,势要追究到底的架势,也不多劝,若是连这点血性都没有,那也别争什么会长和家主之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等着看他如何做,却不想,还没等来苏睿和苏宣的处置结果,倒是先把媳妇儿的诰命给等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北方旱灾区的疫情,以登州最为严重,后来处置不力,离得近的州府也有波及,当地的百姓苦不堪言,先是大旱,庄稼颗粒无收,家家户户挨饿受罪,后又经历民乱,厮杀的血流成河,还未缓过那口气来,瘟疫又来雪上加霜,如果没有那张立竿见影的药方子,谁都不敢想象,接下来的那些州府会面临怎样的灾难。

        十室九空都是轻的,严重点的,很可能会有人趁机作乱造反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如此一来,药方子的作用就显得尤为重要,朝廷厚赏顾欢喜也就理所应当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这其中也有太医院和孙尚书的功劳,太医院周院使跟焦大夫是师兄弟,他明里暗里的替顾欢喜说好话,而孙尚书则盯着各处,防着有人抢徒孙媳妇儿的好处,有他插手干预,才没人敢背后搞小动作。

        湖田村头回见到朝廷的人来宣读圣旨,都给激动坏了,上工的,种地的,都顾不上手里的活儿,跑到顾家大门外长见识,谁叫这事儿稀罕呢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时间,顾家门口被围了好几层,个个踮着脚、伸长脖子,徐村长维持秩序都不好使了,主要他也激动的失了分寸,兴奋的搓着手,不知道干啥才好。

        得亏许怀义提早得了消息,请假回了家,有他出面操持应对,才没闹出啥笑话。

        摆好香案,他打头带着一众人下跪,恭恭敬敬的聆听圣旨的内容,之后领旨谢恩,还不忘塞给前来宣读圣旨的一行人,每人一个厚厚的荷包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行人满意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走后,鸦雀无声的现场才终于敢发出点动静,刚才的气氛,把他们都给镇住了,原是来看个稀奇,谁想被唬的战战兢兢,跪在地上,连圣旨上说了啥,都没听懂,就看到赏赐了一堆东西,什么金元宝、头面首饰,绫罗绸缎,都闪闪发着光,瞧着就好贵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最能彰显皇恩浩荡的,还是那个六品安人的封号,虽无实权,但有俸禄啊,而且这也是身份的象征,最起码以后见了官,不用动不动就行跪拜大礼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村民们羡慕的眼睛都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啥泼天的富贵吆,他们早就摊不上呢?

        尤其是女人,后宅女人无不是妻凭夫贵,丈夫授官了,且官职达到一定的级别,才能为妻子请封,就是请封后,还未必能获得朝廷批准,但顾欢喜不用男人,自己凭本事就成了六品安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六品啊,掌管一县的父母官才是七品呢,殿试新科状元,初进翰林院也仅仅是六品,可他们得需要苦读多少年,才能有此殊荣?而顾欢喜用一张药方子就办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怎么能不叫人眼热?

        可再眼热也没用,她们没那个本事,碍于顾家如今的势头,也没谁会脑抽的去嫉妒搞事儿,顶多在心里酸两下,明面上还得笑着道喜。

        顾欢喜不擅应酬,只会微笑以对,见对方夸得离谱了,就谦虚几句打断,她们想看诰命服,她也很配合的穿上给她们展示了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得不说,穿上那身衣服,气势立马就不一样了,平素,她穿的素雅,有种人淡如菊的恬淡闲适,毫无威慑力,如今,脸还是那张脸,可静静的站在那里,却莫名让人觉得敬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此刻,她们更深切的感受到,顾欢喜从此以后,就彻底的跟她们成了两个阶层的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以前,顾欢喜只是有钱,只是富贵,但如今,她还多了诰命这层身份,放在城里不算什么贵人,但对普通百姓来说,足够震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男人们则围着许怀义打转,好奇的去看那些赏赐的物品,摸是不敢摸的,多瞅两眼也是好的,还有那道圣旨,本朝的诰命文书是卷轴形式,分为苍、青、黄、赤、黑五种颜色,按照官品等级的高低,图案和轴头也有严格区别,比如六品安人的,卷轴俱用葵花乌木轴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东西,都要当成宝贝供起来,许茂山对此遗憾不已,如果还在许家村,而许怀义没有入赘顾家,那就能把这份诰命文书供到祠堂里,供后世的子孙瞻仰。

        可现在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只能是顾家的荣耀。

        徐村长不觉遗憾,只有激动和惊喜,甭管圣旨供在哪儿,只要顾欢喜和许怀义还是许家村的人就行,那就是他们许家村的骄傲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他高声张罗着要摆流水席庆祝,却是被许怀义给拦下了,理由也是充分的,如今登州的疫情是处置好了,但后续的重建没三年之功,根本不可能,不光登州,附近的州府都需要重新投入精力去改善。

        要做好这些,就的需要大量的银子,去年因为许怀义的拍卖点子,好不容易充盈的国库,这么一折腾,又开始入不敷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朝廷上下的官员,不约而同的开始节衣缩食,倒不是家里真缺银子了,而是怕高调了被锦衣卫盯上,等筹措银子的时候,拿他们开刀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许怀义也不敢太高调,三天流水席的钱他舍得,但不能那么干啊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最重要的还是,他深知媳妇儿的性子,不喜欢大张旗鼓的热闹,要庆祝,自家人吃顿饭就行,顶多请几个相熟的人,再多,就是负担,好事也变成了麻烦。

        徐村长经他这么一解释,只得打消了大操大办的念头,但这是天大的喜事儿,也不能一点动静都没有吧?最后定下,办上两桌热闹热闹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没意见,宴席定在了晚上,他把人都送走后,才跟媳妇儿研究起那份诰命文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东西可得好好留着,一代代的传下去,到了后世,定然是价值连城的古董啊,嘿嘿,当然,最重要的还是让咱们的子孙,见识一下她们老祖宗的能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欢喜打趣,“那你这个老祖宗的能耐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一本正经的道,“我争取用上玉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本朝,镇国将军玉轴,辅国将军用犀牛角轴,奉国将军是抹金轴,再往下就是角轴和乌木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顾欢喜揶揄的冲他竖起大拇指,“镇国将军和文官一品才能用玉轴,好志气,那我可就等着当夫人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只有一二品的高官,其妻才能被称之为夫人,三品的为淑人,四品恭人,五品是宜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如今是六品的安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被揶揄的干笑起来,“媳妇儿,想当镇国将军,首先,你得同意为夫上战场厮杀搏命,不然,凭啥被封为将军?”

        顾欢喜轻哼了声,“所以,你就是做不到呗?”

        自己吹的牛,咋滴都得圆过去,许怀义忽然凑近她,低语,“其实,我倒是有办法能捞个爵位,王公的爵位不敢想,侯爵还是能惦记一下的,侯夫人也是一品的诰命夫人,见了皇家郡主都不必行礼,厉害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顾欢喜凉凉瞥他一眼,“还没喝酒,就先醉了?天还没黑,就开始做梦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道,“媳妇儿,我是认真的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顾欢喜见他确实不是说笑,好奇的问,“那你说说,怎么捞个爵位?”

        本朝的爵位实在太稀罕了,想封侯可不容易,那得有天大的功劳吧?

        她以为他会说扶持小鱼上位,占着这份从龙之功,再加上养育的情分,封个爵位,倒也不是不可能。

        谁知,他琢磨的是房车里的那些种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古代最难解决的是啥?就是百姓的吃喝啊,受各种条件限制,想提高粮食产量太难了,现在的麦子,风调雨顺,伺候的好了,也不过是亩产三四百斤,豆子和高粱略好点,顶天也就七八百斤,可玉米和红薯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眼里闪着璀璨的光,激动的道,“玉米随便种种,也有七八百的产量,稍微精心伺候一下,就能达到亩产一千多斤,最重要的是,玉米耐旱,适合北方,而且口感比高粱要好吃多了,玉米秸还能喂养牲畜,浑身上下,没一点浪费的地方,多好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过最好的还得是红薯,那玩意才是真正的能让全天下百姓都吃饱的好东西,生命力顽强的很,再贫瘠的地都能种,还不用咋管理,亩产就能有几千斤,之前我看报道,绵阳那儿突破了万斤大关,你就说吓人不?一万斤啊,种上这么一亩地,就能保全家人饿不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欢喜听完,平静的看着他问,“所以,你打算今年就种玉米和地瓜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被她瞧得心虚起来,“我是挺想的,毕竟早一点拿出来,百姓也能早点受益,但是我也知道,眼下并不那么合适,发现高产粮种,一经推广,让天下再无饥饿,这么大功劳,我现在还拿不下,就是有孙家护着,也会有人垂涎,毕竟这功劳太有诱惑力了,足以封侯拜相、受百姓敬仰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咳咳,所以我就是先幻想一下嘛,那天总会来到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欢喜无奈的道,“你能明白就好,欲速则不达,咱们根基不稳,你又备受关注,一举一动,难免被有心人放大,就算真的想拿出玉米,也得找好取信于人的借口,不然,就不是天大的功劳,而是个能灭家的祸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忙不迭的点头,“我知道,媳妇儿,放心,我不会冲动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欢喜“嗯”了声,接着很随意的道,“等搬了新家,在新宅子里辟出点地方,先试着种点玉米吧,咱们房车里的种子也不多,总得收上一季,才有足够的种子去大面积的试行推广,这个过程,至少也得三五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那会儿,保不齐就是大皇子上位了,届时,他们就算功劳大点,名声好点,也不至于引起帝王的忌惮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只有激动应下的份儿,“嘿嘿,媳妇儿,没想到你也有这份心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顾欢喜翻了个白眼,“就你是菩萨心肠,我难道就是冷心冷肺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不是啦,我媳妇儿最心善慈悲……”许怀义讨好的将人搂进怀里,甜言蜜语不要钱的往外崩。

        两口子闹了一会儿,瞅着时间不早了,才出去准备晚上的宴席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去厨房安排菜单,一个挨家去请人,徐村长,许大伯,四叔公,高家、刘家,扈家,都没落下,唯独没请老许家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许大伯见状,张张嘴想说点啥,被儿子拽了下袖子,到底没出声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也请了焦大夫和江先生,怕江先生不愿凑这种热闹,还特意提出,可以单独给他办一桌,将菜送到江家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想到,江墉拒绝了,欣然前往。

        来的人自然没有空手的,多多少少的都带着贺礼,江先生送的是一幅画,可把许怀义给惊喜着了,他之前去奇珍阁问过价,价值连城啊,还有价无市呢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没想到,孙家也派人送了贺礼,整整拉了一马车,有贵重的能提门面的,也有实惠彰显亲近的,孙钰是当师傅的,自是不便登门来给徒弟媳妇儿庆贺,但也没随意派个管事打发,而是遣了儿子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孙永琰今年八岁,虽在许怀义的眼里还是个孩子,但俩人却是平辈儿,而且,孙永琰一板一眼的,少年老成的很,进门送了礼,还特意去给顾欢喜行礼,正经八百的表了一番庆贺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看的暗暗好笑。

        顾欢喜想表示一下亲近吧,却又被人家的严肃正经给吓退,只得搬出儿子来,俩人差了两岁,相处起来,应该会自在一些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在顾小鱼的脸上稍微做了些伪装,倒也不担心被人认出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顾小鱼很认真的接待,哪怕对着孙永琰喊师叔,他也没啥心理负担,孙永琰对他也很有好感,俩人坐一块儿互相交流学习,竟都惊喜的发现对方比自己以为的要厉害,不由越说越投机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在同龄中人,能跟的上他们头脑和思路的,实在找不到几个,难免生出几分‘高处不胜寒’的孤独,现在,总算找到同类小伙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场宴席,宾主尽欢。

        dengbi.net      dmxsw.com      qqxsw.com      yifan.net



        shuyue.net      epzw.net      qqwxw.com      xsguan.com



        xs007.com      zhuike.net      readw.com      23zw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