久久书院 - 都市言情 - 开着房车,去古代逃荒种田吧在线阅读 - 第395章 惩罚

第395章 惩罚

        到了夜里,小两口也在车里不止一次的讨论过这些似是而非的八卦消息,真真假假的,跟上演大戏似的,你方唱罢我登场,实在热闹。

        对皇家来说,却不是件体面事儿,几乎是把几位皇子的不睦摆在了明处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感慨道,“朝廷就这么草率的结案了,唉,也就能糊弄一下百姓,明眼人,谁信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接着又讥诮的道,“不过,也不是没好处,最起码剿匪了,百姓们来往京城就安全多了,只是,下回再行这种暗杀的脏事儿,可就没借口遮掩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相较他的不爽,顾欢喜就心平气和多了,“朝廷不这么处置,还能如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真由着那些猜疑满天飞,可不止皇家丢脸,朝堂都会不稳。

        快打斩乱麻才是正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真相,再慢慢查便是,建兴帝肯定也不会让这事儿稀里糊涂的就揭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郁闷又无力的道,“我明白,这是眼下最好的处置方式,只是这样处置,便是建兴帝认定了是几位皇子所为,怕丢脸,想关起门来解决,但却放过了真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继续嘟囔,“这次暗杀,肯定是楚王派人干的,你说建兴帝就一点都不怀疑他这位同龄的小叔叔吗?包括舆论背后,也必有楚王的手笔,那几位皇子互相往对方身上泼脏水,他就把这摊水搅和的更浑,好洗清自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师傅正儿八百的提醒了,不让我掺和,唉,我本来想说一下孟重楼跟楚王世子玩在一块儿的事儿,把风向往他身上引,后来想着,但凡做过必有痕迹,真让他查出来,小命难保啊,所以,还是继续苟着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过,那几位可就冤枉死了,一个个的谁都没落了好,像二皇子,名声给糟践成啥样了?三皇子和四皇子也成了不够安分、暗地里蹦跶的小人,虽说都是事实吧,但以前好歹有块遮羞布,现在可好,都被扒干净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要说最惨,还得是大皇子,他是真冤枉,过去经营的人设全崩塌了,那些隐忍也都白瞎了,以后怕是没人相信他清白无辜,真甘心当个闲散王爷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吐槽到这里,压低了声音道,“我瞧着,他也有一争之心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欢喜挑眉问,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道,“我之前不是在大皇子府里塞了个内应进去吗,对方传出来的消息,大皇子如今跟过去可不一样了,性情大变,不再整日沉迷那些风雅之事,对府里上心了许多,儿子也带在身边亲自教养,喔,之前当成摆设的幕僚也重视起来了,帮着他操办慈幼局的事儿,比起年前中规中矩的态度,现在嘛,就没那么纯粹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欢喜默了下,淡淡道,“这样也好,不然将来捡漏上位,也是个摆设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政事儿拎不起来,手里的权利就只能下放给大臣,被架空了,不是摆设是啥?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却皱起眉头,“可我就是怕他真起了这争夺的心,却没那个实力,会被那几个心眼多的人给提早玩死了啊,那可就没捡漏的机会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前世能捡漏,绝对是因为他游离在外,河蚌相争,才被动得了便宜,现在心态变了,想去争了,那几位还能由着他再坐山观虎斗?

        肯定会把他拉进局里啊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大皇子有啥本事和筹码,能扛得住那几人的谋算?

        顾欢喜想的却是,“他最大的筹码,是小鱼,皇长孙的身份总归是不同的,况且小鱼又那么聪慧,建兴帝肯定喜欢,小鱼失踪已经快一年了,皇家虽没什么大动作,但皇长孙的名号,却也没给旁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反应过来,“你的意思是,他若起了争夺的心思,肯定会急着想法子把小鱼找回去,对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顾欢喜点了下头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冷笑道,“那他这个亲爹可够势利眼的,之前不急着找,现在想起手里还握着一张王牌,能给他好处了,倒是上心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欢喜实话实说,“他之前未必没找过,只是那会儿许是有所忌惮吧,想着韩钧把小鱼带走藏起来也是好事儿,总比被昌乐侯抓到杀了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现在就不忌惮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把李婉玉给锁在院子里,这便是痛下决心,要立起来了,还忌惮什么?再说,昌乐侯如今在禁足,又没了官职,就算手里有楚王的人,眼下风口浪尖上,他也不敢再轻易出手杀人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瞪大眼,“你不会是觉得现在是让小鱼回去的好机会吧?我不同意啊,大皇子光有那份心没用,他护不住,搞不好连他自己都会折进去,小鱼跟着他,万一被连累咋办?”

        顾欢喜翻了个白眼,无语的吐槽,“就你担心他,我不知道心疼?再者我啥时候说让他回去了?我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去当夺嫡的筹码,被那几人盯上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松了口气,讨好的道,“嘿嘿,是我小人之心了,媳妇儿大人大量,莫要跟我计较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顾欢喜哼笑了声,由着他耍了一会儿宝,才道,“这件事,咱们都不要再多打听了,明面上结了案,私底下再有什么,那是皇家关起门来的事儿,旁人知道的多了,只会置自己与危险之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应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他能忍住不打听,身边却有艺高人胆大的,好奇的一直在暗中调查。

        偏李云亭查到什么消息后,都毫不藏私的跟他分享,他又是高兴又是忧愁,该听不该听的,还是知道了不少。

        比如定远侯接了秘密任务,私底下一直在查,还是不计后果的,由此可见,这件事触碰到了建兴帝的底线,他真动了肝火,势必要揪出幕后凶手来,哪怕是自己的儿子,他也不会轻易放过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有,李云亭查到,之前舆论折腾的那么热闹,几个皇子都深陷其中,背后有人浑水摸鱼,暗中操纵,而这个人,很可能是孟重楼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能查到这个消息,定远侯八成也知道了,就是不知道建兴帝如何处置。

        孟重楼是个不务正业的纨绔,他掺和进去,没人相信是他个人的意思,那他背后代表的是谁?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听到这事儿时,还替大皇子紧张了一把,谁叫孟家女是大皇子侧妃呢,孟重楼为谁做事,简直是不言而喻,反正旁人都会把俩家捆绑在一起,不做其他想法。

        之后,他特意盯着大皇子府的动静,大皇子被叫进宫里一次,回来后,就带人去了皇陵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把这事儿说给顾欢喜听,很是无语的吐槽,“建兴帝对自己的儿子真是一点不了解啊,大皇子是个啥性子,他还能不清楚?真要有夺嫡的心思,就不会一直摆烂了,大皇子也是够无能的,进宫面圣,你倒是解释啊,又没做过,坦坦荡荡的,建兴帝不是傻子,自然会看明白,实在解释不清,就哭求,那是你亲爹,耍赖都能混过去,他可倒好,啥挽回措施没有,回家就收拾包袱去皇陵了,明面上,说是领了修善皇陵的差事,可谁不知道是犯了错被发配到那荒郊野外的受罪去?”

        顾欢喜平静的道,“这未尝不是件好事儿,他现在的处境,退一步,去皇陵避避风头,反而更安全,省得留下给那几人当活靶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愣了下,恍然大悟后,笑了,“倒是小瞧他了,还有这份心计呢,不错,不错,不过,也可能是他府上那些幕僚的建议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顾欢喜没跟他争这个,转而问道,“那对孟重楼,是如何处置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闻言,一下子郁闷了,“没做处置,建兴帝压下这事儿了,没看处置大皇子都是找的修善皇陵的借口么?唉,那个安平县主孟瑶,对建兴帝的影响力,比咱们以为的还要大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孟重楼是孟瑶的亲爹,真处置了孟重楼,孟瑶势必也得跟着受连累。

        顾欢喜蹙起眉头,“一点惩罚都没有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点了点头,无奈道,“反正明面上是这样,就算私底下有其他安排,想来,也不会做的太绝吧,小惩大戒,建兴帝只要还在意孟瑶的卜算本事,就不会下狠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觉得,建兴帝怀疑到楚王头上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帝王多疑,应该猜忌上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孟重楼跟在楚王世子身边,经常出入青楼楚馆,在京城又不是啥秘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建兴帝会对楚王下手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就不好说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连建兴帝都没见过,对这位帝王好不了解,如何能猜得透他的心思?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没多久,他就知道了这位帝王的态度。

        楚王世子和孟重楼在春水楼吃完饭,离开时,跟一波喝醉的人发生了肢体冲突,两方都不相让,越闹越大,最后矛盾升级,打起来了,还一发不可收拾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又一次中午去看会所的装修进度时,苏喆很是兴奋的跟他详细描述了当时的激烈场景,“顶楼给祸祸的不成样子,好几个包间的门窗都砸破了,墙上的字画,摆件、花草全都毁个差不多,还伤了不少伙计小厮,流的血顺着楼梯往下滴答,把其他客人都给吓跑了,连饭钱都没掏,哈哈哈,这回春水楼的损失可大了,没个十万八万两银子,可恢复不到原样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调侃,“那糟践的是苏家的银子,你这个未来的家主,就一点不心疼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喆满不在乎的笑道,“比起银子,我更想看苏睿的麻烦,他一直以春水楼为傲,觉得满天下,谁也不如他会经营,把春水楼鼓吹成京城第一酒楼,为此沾沾自喜,完全不去想,春水楼若不是背靠着苏家,如何能让那些达官贵人们趋之若鹜?现在好了,惹出这等晦气事儿来,短时间内,是没人愿意去了,看他还得意不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道,“那对他确实是不小的打击,尤其眼下,他正急着翻身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喆闻言更乐了,“可不是嘛,这些天他没少在春水楼上下功夫,想再搞出点新鲜花样来,去证明他的经营手段,比我要厉害,好打压我竞争会长的实力,呵呵,现在完犊子喽,真是天助我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打趣,“照这么说,你还得去感谢一下楚王世子和孟家二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喆笑道,“我倒是真想去表示表示,可不敢啊,眼下俩人指不定多窝火呢,我去探望,不得火上浇油啊?还是算了,以后再找机会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好奇的问,“俩人伤的很重?”

        打架的事儿是传出来了,但具体的,被人瞒的严严实实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苏喆身为苏家人,事情发生在苏家的地盘上,他得帮着善后,自然就知道内情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喆幸灾乐祸的道,“是挺重的,尤其是孟重楼,不知道被谁从楼上推下去了,跌断了腿不说,脑袋还磕伤了,听楼里的小厮说,满脸的血,当场就晕了,至于楚王世子,只伤了胳膊,不过听说是右手,不知道日后影不影响握笔写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眼神闪了闪,若这出打斗不是意外,是建兴帝私下的惩罚,那这惩罚可不轻啊,孟重楼那条腿,不知道还能不能好利索,磕伤脑袋更是可大可小,而楚王世子伤的胳膊,看似轻点,实则能做手脚的地方太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另一波人呢?抓住了没有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喆摇头,意味深长的道,“那仨人是混江湖的,行踪不定,哪那么容易被抓?他们最擅长的就是隐藏自己,武功又高,说不定早就混出城去了,天大地大,想找到这么几个人,难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深以为然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喆凑近些,低声问,“怀义,你觉得这是那俩人倒霉,还是被人给算计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反问,“你觉得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喆道,“一般人谁敢同时得罪王府和侯府的人?即便那仨人是混江湖的,也该有所忌惮,民不与官斗嘛,可当时他们下手,丝毫没犹豫,更没留情,若不是楚王世子身边跟着护卫,那后果,不堪设想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替他说完,“所以,八成是被人算计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喆点头,“可为什么算计他俩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道,“或许是他们俩得罪了谁,人家报复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可能,但谁有那么大胆子呢?楚王可是宗令,太皇太后也身体康健,还有镇国侯府在,谁敢捋虎须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几座靠山,谁敢挑衅?

        dengbi.net      dmxsw.com      qqxsw.com      yifan.net



        shuyue.net      epzw.net      qqwxw.com      xsguan.com



        xs007.com      zhuike.net      readw.com      23zw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