久久书院 - 都市言情 - 开着房车,去古代逃荒种田吧在线阅读 - 第398章 不速之客

第398章 不速之客

        李垣惨死的消息,对许怀义来说,着实有点意外,他原本都想着李垣很可能会改头换面在外面逍遥一辈子了,虽不甘心,可目前依着他的实力,也不允许派人去追杀,只能寄希望于大皇子和朝廷,但报的期待值并不算太高,谁想,说死就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是被抓,是乱刀砍死的下场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不像是朝廷的手笔,难道是大皇子的人?

        “师傅,确定死的是李垣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孙钰反问,“你担心是他诈死脱身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点了下头,“李垣诡计多端,很可能为了摆脱朝廷追捕做出这种事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孙钰道,“可惜,他的诈死之计还没用上,就真的死了,你不用怀疑,那人的的确确是李垣,禁军确认过身份,不会有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尸体运回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在路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昌乐侯府知道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消息还没公开,他们若是没盯着李垣的话,应该是不知道。”孙钰声音一顿,“你是想看一下昌乐侯府对此事的反应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“嗯”了声,“若是做戏,必会有破绽,尤其是大皇子妃那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孙钰挑眉,“你怎么总不相信李垣是真死了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苦笑,“就是觉得他死的太突然、也太简单了点,既然当初费心离开,必然有保命的手段,哪至于被人轻易就杀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孙钰若有所思的道,“那说明,他遇上厉害的人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紧接着问,“您觉得会是谁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孙钰缓缓看向他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嘴角抽了下,“师傅,您别逗了,弟子就是有那个心,也没那个本事啊,家里就几个护院,学的还是速成的功夫,对付几个小毛贼还行,追捕杀人的活儿,可干不了,您抬举弟子啦!”

        闻言,孙钰扬唇笑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试探的问,“不会是您替弟子出气、一劳永逸的解决麻烦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孙钰无语的瞥他一眼,幽幽的道,“你想的倒是挺美,可惜,不是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嘿嘿两声,“那会是谁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怎么不猜是大皇子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呵,总觉得他没那个实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孙钰点了下头,“确实不是大皇子的作风,看来,李垣得罪的人不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您觉得是寻仇报复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对方明明有能力一刀砍了李垣,却非猫戏老鼠一样的虐杀,显然,对李垣有着深仇大恨,不如此,不足以平息恨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恍然,心里忽的闪过一个念头,要说跟李垣有深仇大恨的,韩钧绝对首当其冲啊,不会是他吧?

        这么想着,嘴上却道,“要说对李垣恨之入骨的,非湖田村的村民了,像郑善那样的,家里人都枉死在那场假瘟疫里,活着就是为了报仇,李垣不死,他们如何甘心?只不过,没能力去杀罢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孙钰沉思着没接话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继续道,“还有可能是李垣背后的人,怕他跑出去胡说八道,干脆直接灭口,一了百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问题有点超纲,但许怀义说的坦坦荡荡,孙钰也没大惊小怪,很是平静的问,“你觉得昌乐侯支持的不是大皇子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摊手,“很显然不是啊,大皇子瞅着就没那心思,昌乐侯府但凡还有点野心,就不会吊在他一棵树上混吃等死,那就得另寻靠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觉得他们支持的是谁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摇摇头,“弟子猜不到,也没见昌乐侯府明面上跟谁来往密切,只听说,那位嫡出的李大小姐,所嫁的夫家小姑子,好像进了二皇子的后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孙钰道,“确实如此,但不是二皇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您觉得是谁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自己琢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顿时一脸苦相,心里则透亮,看来孙钰是猜到楚王头上了,只是这种事儿还没法明说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,转了话题,“师傅,弟子下个月初搬新家,您和师母有空吗?届时海棠花开的正灿,您带着师弟也去逛逛呗,小鱼都念叨师弟好几回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孙钰应下,又问,“那天你请的人多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道,“不多,弟子才认识几个人啊?就几个同窗好友而已,再就是村里的亲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江先生和焦大夫可去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?那自然是要去的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孙钰提醒,“那江先生的消息,可就瞒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挠挠头,“江先生许是不在意了吧,还是他主动提及要去赏海棠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孙钰了然,略带几分酸意的道,“你小子,运道是真不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一本正经的道,“能拜您为师,得您教诲庇护,弟子确实是占了大运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孙钰被他逗笑,抬手指了指他,“你就贫吧,为师羡慕的是你能让江先生瞧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很实诚的道,“江先生瞧上的是小鱼在读书上的天分,弟子那点资质,您还不清楚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作为武学生,文化课好的就没几个,真要是读书苗子,就去国子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接着,他又一脸委屈的道,“不瞒您说,江先生时常嫌弃弟子愚笨不开窍,一篇简单的文章,也能学的磕磕绊绊,背诵更是一塌糊涂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孙钰挑眉,“江先生还指点过你的文章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叹了声,“算是吧,偶尔会考教几句,每每弟子都如临大敌,过后必会挨骂,实在苦不堪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孙钰笑骂,“你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,不知道多少人求着江先生指点,便是挨骂也甘之如饴,你倒好,还抱怨委屈上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无奈道,“可弟子真的不是读书的料啊,学个兵法还凑合,其他的,一看就头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头疼也得学,不然跟个莽夫有何异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到了夜里,两口子说起此事,许怀义自是不需要瞒着,把自己的猜测说了,“媳妇儿,我怀疑,凶手很可能是小鱼的舅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欢喜讶异的问,“你怎么会想到他身上了?不是下落不明吗,连小鱼也不知道他如今是个什么情况,还有余力去杀李垣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沉吟道,“直觉就是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欢喜拧眉问,“若真是他,那是不是意味着他已经知道小鱼来京城了?甚至也知道小鱼就在咱家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郁闷的“嗯”了声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初韩钧把顾小鱼暂时托付给别人,是为了引开追杀,只是后来,韩钧迟迟没去接人,超过了约定好的时间,生死不知,见状,收留顾小鱼的那家人变了脸,不但贪了银子,还想把小鱼卖掉去逃荒,小鱼无奈之下,不得不自救,这才进了顾家门,又阴差阳错的再次回到京城。

        最危险的地方也最安全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没想到,韩钧会这么快寻来,还手刃了仇人,那接下来,不会也对昌乐侯府施行打击报复吧?

        顾欢喜担心的是,“他不会想带小鱼离开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分析道,“若他足够聪明冷静,就该知道小鱼留在咱家才是最妥当的,眼下,大皇子都被发配到皇陵去了,啥时候回京都不知道,让小鱼归家,显然不安全,跟着他东奔西跑的,也不是个事儿,不若暂时隐姓埋名的跟着咱们,一来不会再招来暗杀,二来,有江先生这样的名师教导,以后恢复身份,比其他皇孙也不差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但愿吧。”将心比心,顾欢喜很难放心的把孩子交到别人手上,哪怕是为了孩子好。

        两天后,负责追捕李垣的禁军低调回京,随行带着李垣的尸体,进宫面圣请罪,逃犯没抓回来,还让人虐杀了,杀了就杀了,反正李垣死有余辜,只是,凶手却没查到半点线索,这也算是他们这趟任务失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建兴帝并未生气,不痛不痒的敲打了两句,便把这事儿揭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尸体,还给了昌乐侯府。

        自此,李垣被杀的消息,也一下子传开,百姓们很是津津有味的议论了一阵子,比如昌乐侯看到儿子惨不忍睹的尸体时,痛不欲生,当场喷了一口血,整个侯府都慌了,哀声一片,还比如,大皇子妃得知后,哭的声嘶力竭,发了疯一样的想冲出院子,却被大皇子留下的护卫毫不留情的给拦下来,最后晕厥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李垣是逃犯,丧事办的很简单,也没人上门吊唁,就匆忙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昌乐侯府越发闭门谢客。

        同时,低调下来的还有平远伯府,李垣的惨死,传到孟重楼耳朵里时,让他很是恐慌了一阵子,他不知道是李垣得罪的人寻仇,还是被人灭了口,总之升起兔死狐悲之感,连楚王那头都冷淡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京城里,一时陷入诡异的平静期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最近忙着新宅子最后的修整,听了一耳朵,也没放在心上,直到搬家前一天,有人找上他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晚上歇在新宅子里,饭后,围着院子又转了一圈,检查下还有哪里收拾的不够满意,回到寝室,下意识的脊背紧绷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不动声色的打量了一圈,没发现什么异常,但直觉是不会错的,屋里进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是敌是友不知,许怀义提起心来,不慌不忙的走到搁置刀的架子那儿,长刀在手,他才踏实了几分,冷声道,“阁下既然来了,藏头露尾的算什么?还请出来一见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说完,屋里安静的只有他自己的呼吸声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不由蹙了下眉头,难道他猜错了?

        “阁下到底是谁?若再这般遮遮掩掩,休怪在下不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若不是他没察觉到任何恶意和杀机,他也不会这般先礼后兵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话落,终于有人从屏风后走出来,脚步轻的几不可闻,可见武功造诣之深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盯着他,心里隐隐有了猜测,只是对方带了个面具,他便按兵不动,转而问,“阁下不请自来,所为何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对方也在盯着他打量,目光深深,开口时,声音暗哑,嗓子像是被烟火熏过一样,“你便是许怀义?久仰大名,幸会!”

        对方态度倒是很客气,还又补上句,“不请自来,冒昧打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是挺冒昧的,搞的像要暗杀他似的,许怀义干笑了两声,“还不知阁下尊姓大名?”

        对方平静的道,“韩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想装傻,可对方显然有备而来,装傻也不过是拖延时间而已,没多大意思,他一时悻悻,回应了句,“原来是韩大侠,久仰久仰,幸会幸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韩钧眼神闪了闪,“看来,你都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不愿意这般被动,一脸无辜的反问,“我知道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韩钧盯着他没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顿时又觉得没意思,指了指椅子,“来者是客,坐下说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韩钧走过去,与他面对面坐下,接过他递过来的茶杯,毫不犹豫地喝了两口,姿态十分洒脱豪迈。

        见状,许怀义倒是愣了,“你不担心我给你下毒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行走江湖的侠客,咋没点戒备之心呢?

        韩钧道,“我百毒不侵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瞪大眼,“真的啊?你咋练的这门功夫?还是吃了啥灵丹妙药?”

        百毒不侵,他可太需要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韩钧无声勾了下唇角,“你还真信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,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感情是在耍他?

        韩钧没多少诚意的道,“抱歉,跟你开个玩笑,活跃下气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呵呵两声,神特么的活跃气氛,这位咋看都不像是活泼幽默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刚才分明是在逗他,或是试探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这么一闹,气氛确实松弛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韩钧正色道,“我是因为信任,才毫不犹豫的喝下茶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心头一动,假装不懂,“咱们这是第一次见面吧?互相都不了解,哪来的信任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韩钧反问,“刚才,你既然察觉到屋里进了人,为何不主动出手攻击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面不改色的道,“因为我没感觉到杀机,万一是有朋友跟我开玩笑呢?我一出手,误伤了对方咋办?”

        韩钧“喔”了声,“倒是我自作多情了,还当是你早已了解过我的一切,这才能稳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笑了笑,提醒,“我都不知道刚才躲起来的人是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韩钧点头,“是我想多了,不过,我事先倒是深度了解过你的一切,还暗中观察了几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怀义嘴角抽了下,难怪这几天他总有种被人窥视的感觉,只是总也寻不到人,只当是自己太辛苦,出现错觉了,敢情还真没冤枉他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忍不住挤兑了句,“那可真是我的荣幸。”

        dengbi.net      dmxsw.com      qqxsw.com      yifan.net



        shuyue.net      epzw.net      qqwxw.com      xsguan.com



        xs007.com      zhuike.net      readw.com      23zw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