久久书院 - 都市言情 - 出狱龙王:开局秒娶女总裁在线阅读 - 第五十四章 二叔要车

第五十四章 二叔要车

        叶欣雨在苏若雪耳边道:“苏姐姐,我哥手里是不是有你什么把柄?”

        叶辰耳朵多尖啊,听到后气坏了,屈指敲了一下叶欣雨的脑袋,笑骂道:“你以为我靠什么拿下你嫂子的,我是你亲哥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哎呀,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欣雨捂着头,“苏姐姐仙女一样的人物,突然成了我嫂子,我不相信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辰指着自己,“你哥我也很优秀的,别觉得是癞蛤蟆吃上天鹅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欣雨:“呵呵,我不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若雪看着兄妹俩,脸上充满笑容。

        走出酒吧之后,又说了一会话,苏若雪和保镖回苏家,而叶辰和叶欣雨回自己家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坐进库里南汽车,叶欣雨问出自己的疑惑,“哥,你身上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人生改变的?我发现你现在实力很强的样子,而且我不信单凭这点你会被苏家看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辰道很欣慰妹妹不是傻白甜,回道:“简单一句话,哥遇到贵人了。我现在有了脱胎换骨的改变,以后你渐渐会知道。哦对了,爸妈还不知道我订婚,不过我也不打算瞒他们了,但今天别说,我担心他们睡不着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欣雨点头,“嗯。我能想象爸妈知道后的激动心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辰伸手拍了拍妹妹的脑袋,“走了,回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人回到家后,自然是一副其乐融融的场面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夜无话。

        翌日一早,苏若雪派了一辆车,把叶欣雨接出去玩了,但没有叫上叶辰。

        叶辰不由无语,自己倒成了外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未婚妻能和妹妹关系融洽,这是好事。

        中午的时候,二叔一家却是来到了家里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家三口围着门口的奥迪车转了两圈,走进了院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叶辰并没有热情相迎,之前他问了爸妈,这三年二叔从未来往过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家里最困难的时候,父母曾上二叔家去借钱,连一分钱都没借到,二叔更是连家门都没让进。

        叶辰不知道二叔一家突然前来有什么事情,他能让这一家人进门,已经算不错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二叔叶建文在官方任职,到大哥家都跟领导视察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看到叶辰后,端着官架子道:“叶辰,你既然出来了,今后就好好做人,别再给老叶家丢脸。老叶家还是第一次有过坐牢的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二婶跟着撇嘴,“你二叔的工作多体面,有个坐牢的侄子,脸上都觉得无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辰冷淡的道:“你们就是上门说这些的吗?我没时间听你们说教,没正经事就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旁的堂弟叶岩不愿意了,闻言怒声道:“叶辰你什么意思,你对我爸妈什么态度?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岩不学无术,有一批狐朋狗友,一直就看不起叶辰。即便叶辰坐过牢他也不怕,因为叶辰本来就不是那种恶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叶辰淡淡道:“人在外,面子是自己挣来的,进门就数落人,还想要我什么态度?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建文指着叶辰怒斥,“你就是这么对长辈的?果然坐过牢就是没素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行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建东走出来打断叶建文,也有些不热情,但维持着表面的礼节,摆手道:“你们进来坐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建文一家,进入了客厅。

        马春梅没好气问道:“你们突然来我们家,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二婶戳了叶建文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建文咳嗽一声,开口道:“是这样,叶岩马上要订婚了,之后很快会结婚,你们家的新车也用不到,就给叶岩开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闻言,叶辰一家顿时无语透顶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建东还以为是邀请他参加订婚宴的,原来是这?

        马春梅没忍住,站起来道:“你们家从来是见便宜就上,怎么净想好事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她怒不可遏,即便平时老实巴交,此时再也忍不了了,“我们家面临困难,你们从不登门,你哥倒在路边脑溢血差点死了,你们装不知道,现在我们家买了一辆车,你们立刻上门,说要开走,怎么好意思说出口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建文面子上挂不住,皱眉道:“你作为长子媳妇,怎么能如此刻薄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少来道德绑架我,我今天就刻薄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马春梅直接将他打断,怒声道:“我这个长子媳妇以前就是太贤惠,才被你们欺负那么久,我受够了!!今天这些话要不是我说,叶建东一辈子拉不下脸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车是我儿子买的,你想开走给自己儿子充门面娶媳妇,你是真敢说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建文皱眉,“你今天太过分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二婶在一旁道:“反正叶辰一个坐过牢的,也不好找媳妇,先让我儿子结婚,也是给老叶家延续香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岩附和,“就是,叶辰开这么好的车也浪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马春梅更怒了,“你们来占我家的便宜,还敢嘲讽我儿子,你们太把自己当回事了吧。我儿子现在很好!我们自己买的车,是不是浪费轮不着你们说!”

        二婶嗤笑,“嘁,叶辰一个坐过牢的,怎么可能很好,这辆车肯定不是正路来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……”马春梅气的要爆炸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妈,你别生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辰拍了拍母亲的后背,站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就是要看一看二叔一家的嘴脸能恶心到什么程度,然后才好决定和他们的关系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看向这一家三口,问道:“我们家困难时,你们借钱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没有人回答。

        叶辰接着道:“你们如果伸出援手,哪怕是象征性的借给一千块钱,叶岩的车我包了,想要什么车,到店里随便选。可是你们一分钱都不借,我不会帮助你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岩挑眉道:“叶辰,你跟我装什么比,还什么车随便我挑,几百万的车你买得起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叶辰淡淡道:“买不买得起都已经和你没关系,因为我不会给你买,也不会帮助你们家任何一件事,不会给你们家一分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建文豁然站起来,喝道:“叶辰,你把自己当成什么了,你以为自己是大人物吗,居然是这种居高临下的态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二婶哼道:“买辆车就喘上了,鬼知道你买车的钱哪里来的,偷的还是抢的,说不定哪天就被抓起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岩附和,“就是,还在这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建文看向叶建东,发出最后通牒,“我最后说一遍,车给不给叶岩,如果不给,咱们两家从此断绝联系,毫无瓜葛。”